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豪門愛人 第 46 頁


我帶著好奇的微笑問。 「我想吃你那個口味的。」半天來了這麼一句,估計是看我吃得很香。 我只好又去買了只香草口味的,看著楚宇凌像小孩子得到心愛玩具的開心模樣,我突然覺得我移不開眼睛了。 第10二章蜜月(6)
作者:小寶 / 頁數:(46 / 0)

楚宇凌一副極其無語的模樣看著我說:「也許你的眼光已經跟外星人接軌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聽到這麼可愛的話從楚宇凌口中說出來,我還真是不一般的想笑,忍在肚子裡半天極為難受。我突然覺得楚宇凌其實是個冷幽默高手。
逛得實在是太累了,看到路邊有賣捲筒冰淇淋的,我立刻把手中的紙袋往楚宇凌手中一塞,跑去買冰淇淋。
「給你,巧克力味道的。」
我順手遞到了楚宇凌的面前。
楚宇凌晶亮的黑眼睛看著我,接了過去,看著我吃得津津有味,這才開始吃了起來。
看他這遲疑的動作,好像沒吃過這種冰淇淋似的,「你沒吃過麼?」
看了我一眼,只是點了點頭,我突然覺得有一種悲哀,豪門的生活在外人看來如此美好,可是連最尋常的東西都無法接觸。
「味道怎麼樣?」我帶著好奇的微笑問。
「我想吃你那個口味的。」
半天來了這麼一句,估計是看我吃得很香。
我只好又去買了只香草口味的,看著楚宇凌像小孩子得到心愛玩具的開心模樣,我突然覺得我移不開眼睛了。
第10二章蜜月(6)
雖然這一切都不屬於我。 6
自從那次逛街後,這兩天我几乎很少見着楚宇凌,我知道這次法國的蜜月之行,其實只是楚宇凌的工作之便。
東方緒經常來找我,我們兩個人腦袋湊在一起研究路易十六時期留下來的傢具,大理石壁爐,或者去麵包房欣賞或品嚐精緻可口的麵包,玩得不亦樂乎,東方緒溫暖的笑容照亮了我的世界,我們之間單純的友誼讓我忘卻了許多煩惱。
下午我跟東方緒去了著名的巴黎聖母院,她靜靜地矗立在塞納河邊,面目滄桑,神態肅穆。這是歌德式教堂的代表作,走進裡面,它的裝潢嚴謹肅然,彩色玻璃窗設計極為吸引人,飛扶壁和怪獸出水口設計得惟妙惟肖,令人看了讚歎不已。
我和東方緒說說笑笑的剛到門口,東方緒便對我做了個不要大聲說話的手勢,的確巴黎聖母院的神秘威嚴感染着每一個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在高高的穹頂下,一個穿著白衣的女子在祭壇上以空靈純淨如天籟的聲音領唱,謙卑的信徒們則低聲應和着。頓時,我被這樣神聖純淨的感覺深深感染了,彷彿人世間的一切美好和痛苦都成了過眼雲煙,不再被人們想起,只是等待着心靈的洗滌。
我對楚宇凌的感情,在這裡頓時渺小得不值一提,人世間不過如此。失去的,得到的,不過只是一場夢而已。拿的起,放的下,我林落,該做回自己了。
出了莊嚴的聖母院,東方緒眼神閃爍的看著我,我笑着打趣道:「怎麼著,您老有什麼感悟?」
東方緒頓時笑了起來,那笑容在巴黎的街頭顯得格外耀眼奪目:「我似乎又看見以前我認識的小落了。」

我也笑了起來,是啊,一切悲傷就讓它過去吧,想再多,也改變不了什麼,人不能強求,尤其是情感,所以放下,才是最寬心的。
在泰爾特藝術廣場,我跟東方緒欣賞到了這個舉世聞名的露天畫廊,一些畫家在這裡都是即興做畫然後售出。
看了兩個畫家做的人物畫,迅速而又栩栩如生,當東方緒一臉期盼地拉著我的手讓畫家給我們畫像時,我不禁覺得東方緒像個小孩子,於是點頭答應了他,而他卻高興得像得了什麼寶貝,衝我傻傻地微笑。
我跟東方緒手拉著手站在巴黎浪漫含蓄的夕陽下,畫家很快就完成的畫作,畫裡面東方緒的眼睛閃爍着快樂的光芒,而我也是,快樂得如孩童,眼睛笑眯成一輪彎月。
「第1次見你,你的笑容就是這樣,那份最真實的快樂感染了我。」
東方緒看著畫緩緩地說。
第1次見我?是那次噴咖啡?
「噴咖啡那次?」我好笑地看向他。
「不是。」
東方緒想也不想直接說。
不是?我覺得一陣詫異?難道我們以前見過面?
當我不斷詢問時,東方緒只是笑笑說,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說了你也未必記得。說話的時候,剛纔還快樂的眼神有着一點落寞。
是啊,如果真見過,我怎麼會不記得了呢?那一定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吧。 7
晚上我和東方緒約好去酒店的私人遊泳池游泳,當我哼着歌正準備出門時,一身正式打扮的楚宇凌站在了我的面前,這兩天他應該是去BRISTOL酒店和ATHENE酒店考察去了吧,而我此時看見他雖然心裡還是有些不自然,但是我表現得卻是格外令他出乎意料。
「我帶你去用晚餐。」
楚宇凌低沉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不好意思,我已經和東方緒吃過了。」
我微笑大膽地說道,我清楚地看見楚宇凌一隻拿着精美盒子的手緊了緊,表情有點僵硬。
那盒子又是什麼呢?
不容我多說,楚宇凌一下把我拉到了房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我推到了牆邊,當我聽見門被狠狠地踢上時,我的心裡不禁有些害怕,這個表情一成不變的傢伙想怎麼樣?
「你這兩天玩得很開心吧?」楚宇凌從牙關裡擠出這麼一句話。
第10二章蜜月(7)
「是,很開心。」
我鼓足勇氣,眼睛迎向了他的逼視。
楚宇凌有一絲驚噩,過了一會兒,他聲音極度壓抑着說:「你和東方緒在一起就真的那麼開心麼?」
「我們在一起很開心。」

只是我的嘴巴還未來得及合上,他的嘴唇就肆無忌憚狠狠地壓住了我,如狂風暴雨般凶狠。頓時我腦袋一片空白。當我反應過來瘋了般拚命捶打掙扎時,他猛地離開了我,如逃避瘟疫一般,當我感覺嘴唇有絲疼痛的時候,才發現嘴唇已經被楚宇凌咬破,我恨恨地瞪着一臉平靜的楚宇凌,他是狗嗎!竟然咬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