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豪門愛人 第 49 頁


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的模樣出去了。 一切和之前沒什麼兩樣,看來是我又多想了。只是東方緒卻一次也沒出現,好像在這個酒店消失了一樣。當我和楚宇凌離開酒店時,也再也沒見到他,我心裡有一陣不安。 到里昂的時候,天氣格外好,
作者:小寶 / 頁數:(49 / 0)

楚宇凌,不管你嘲諷也好,溫柔也罷,或許跟現在一樣曖昧甚至柔情的對待,我林落都不能動搖,這個早有愛人的男人,嫁之前不就死心了嗎?喜歡或不喜歡又有什麼意義呢?這樣的感覺還是趁早結束吧,想到這裡,我的信念又堅定了幾分。不過,我的心怎麼還跳得這麼厲害呢?我的腦海裡又立刻想起額頭印吻的那一幕,覺得又是一陣暈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個人的臉蛋迅速出現在我腦海裡,整天陪在我身邊溫柔微笑的東方緒怎麼辦?他的深情我該怎麼面對?想到剛纔的一幕,我不禁頭垂了下來,傷害到他,真的令我很苦惱。
一天我都沒出房門,飲食全是服務生送進來的,楚宇凌現身了一次,只說了句讓我好好收拾行李明天準備去里昂,就一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的模樣出去了。
一切和之前沒什麼兩樣,看來是我又多想了。只是東方緒卻一次也沒出現,好像在這個酒店消失了一樣。當我和楚宇凌離開酒店時,也再也沒見到他,我心裡有一陣不安。
到里昂的時候,天氣格外好,陽光普照,百花盛開,法蘭西的悠久歷史之風撲面而來。對於這座城市,我所瞭解的只是她的多姿多彩的美食,這裡曾經是法國皇親國戚、達官貴人雲集的地方,自古以來盛極一時,對飲食的質量要求很高,自然這裡的美食是極為有考究的。
我們下榻的酒店是LEONDELYON,這座飯店已經有一百年的歷史了。而且是里昂的頂尖食府,名揚世界。
我們安頓好後,楚宇凌找我一起去吃晚餐,看著我一臉忍不住有些期待的模樣,楚宇凌看著我說:「你嘴饞的毛病還真是一點沒變。」

平常人聽到他這話估計食慾都沒有了,我可沒那麼容易打敗仗,衝著他白了一眼,說:「不饞有本事你就別吃!」
一句話立刻堵住了楚宇凌的嘴,只是他的神情為何如此自在? 12
到了精緻高雅的餐廳,復古柔和的吊燈照得餐廳愈發的高貴典雅,服務生極為禮貌地為我們拉好座位,點上雅緻的蠟燭,再看向桌上的粉色玫瑰,我不禁一陣錯愕,難道這是燭光晚餐?我驚訝疑惑地看向楚宇凌,他正在跟服務生說著我聽不懂的法語,估計在交代什麼,我仔細打量了他一下,白色的西服,白色的領結,切,以為自己是匹白馬啊?不過穿得這麼正式,難道真是燭光晚餐?我腦袋裏不禁一陣慌亂,這傢伙又要搞什麼陰謀?難道是想換個地方把我殺個措手不及?
一會兒,服務生便上完菜,當服務生退下時,屋子裡的大吊燈頓時被關掉,只留下微弱的壁燈光和燭光,屋子裡除了美食的香味,還有楚宇凌看向我的「曖昧」眼神。老天爺,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楚宇凌腦子再次壞掉了嗎?還是他真的有什麼通天大陰謀?
這傢伙的身體裡總覺得藏着兩個人,一個溫柔體貼,一個霸道冷漠,我就算是有十個腦袋也揣測不了他這只老狐狸,看來只有靜觀其變了。
「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
楚宇凌看向我的黑色眼睛在燭光的映襯下亮晶晶的,越發的像隻狡猾的狐狸。
「廢話,當然只有我們兩個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臨危不亂地說。這傢伙就是喜歡說廢話。
「你這樣也算是名門淑女?說話比喇叭都響。」
楚宇凌有點戲謔地說。
哼,哼,真是一句話不到就不離老本行,又來嘲諷人了。
「怎麼著,我就是這樣,有誰規定名門淑女說話要跟蚊子一樣!你說話不也粗魯得要命!」我反擊道。
「你還真是一點沒變,牙尖嘴厲。」
楚宇凌說完這句話就自顧自埋頭開始吃了起來。
反正我也懶得理他,我也拿起刀叉開始吃了起來。
我看了一下菜色,無論從餐具和菜色搭配,都特別精緻,楚宇凌看向我說:「這是G7首腦晚餐。」

原來是G7首腦餐,曾經在一本商業雜誌上看過介紹,現在自己看來,確實非凡。
小頭盤:豬耳酥皮餅;頭盤:奶油乳汁鮮帶子和小龍蝦;第1道主菜:白斑狗魚蛋條燜真菌青蛙腿;第2道主菜:豬腳鴨肝羊肚菌填土豆;甜品:吉仁糖餅加吉仁雪糕。至于美酒就是白葡萄酒PULIGNYMONTRACHET和紅葡萄酒CHATEAUMARGAUX。
第10二章蜜月(11)
尤其是奶油乳汁鮮帶子和小龍蝦頭盤,格外鮮美,非一般海味能比擬。
「味道怎麼樣?」正當我吃得津津有味的時候,楚宇凌突然問。
「還行。」
我點頭道。
「那就好。」
說完後就用白色餐巾輕輕擦拭了一下嘴巴,難道這傢伙已經吃飽了?肚子這麼小?我怎麼感覺這傢伙只吃了幾口而已?
我有點詫異地看著這傢伙收工,似乎食量很小,難道這傢伙在減肥嗎?不過順便提醒一下,這傢伙在家裡吃得也很少。
「你在減肥嗎?」我忍不住好奇地冒出這麼一句。
他看向我的眼神有着一絲笑意,回答:「當然,不知道誰在新婚第1天就說我是熊背的?」
此話一出,我嘴巴裡的食物差點沒噴出來,什麼?這句話他還記得?
想著每次吃飯這傢伙都吃得極少,難道就為了這句玩笑話?不可能吧,除非他腦子壞掉了。
「呵呵,誰說的?你很苗條的。」
我瞪大着眼睛說……
不料此話一出,楚宇凌原先還算平靜的臉頓時笑開了,而且還是開懷大笑的模樣,我一下看傻了,眼前這個有着爽朗微笑的人真是楚宇凌嗎?我嘴巴裡咬着的甜品頓時由於驚嚇過度而掉在了盤子裡。
楚宇凌見狀笑得更開懷了,似乎有笑到一命嗚呼的傾向。這個話題真的很好笑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