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豪門愛人 第 57 頁


我肚子都要被嘔空,楚惡棍樸實無華?那些真正樸實無華的小草聽了還不都自刎,竟然有個敗類加入了它們的團體!楚惡棍也叫沒有少爺的派頭,對我的態度不可一世的好像我是隻小螞蟻隨時能被他大腳丫子踩死似的。只是挖個菜就被大家誇成這
作者:小寶 / 頁數:(57 / 0)

睡完午覺後通常會喊上我去牧場看奶牛什麼的,或者去菜園挖菜回來做食材,這個傢伙尤其愛吃生菜,所以每次都會拉上我去跟他一起挖生菜,每當陽光照着這張熟悉的臉時,我都有種錯覺,覺得這一切不可思議,這個養尊處優高貴到不可一世的傢伙,穿著家居服,拿着小鏟和小竹筐和我在一起挖生菜,這個世界還真是有太多的難以理解。剛開始林嫂林叔他們極力反對楚惡棍幹這所謂的「農活」,可是楚惡棍像鐵了心似的想證明自己是個不怕臟不怕累的社會有為青年,堅持下地干「農活」。後來搞得菜園裡的工人都對這個楚少爺敬佩不已,稱讚他身上沒有那些貴族少爺的流氣,還說他樸素無華。我嘔,每次一聽到這些話我肚子都要被嘔空,楚惡棍樸實無華?那些真正樸實無華的小草聽了還不都自刎,竟然有個敗類加入了它們的團體!楚惡棍也叫沒有少爺的派頭,對我的態度不可一世的好像我是隻小螞蟻隨時能被他大腳丫子踩死似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只是挖個菜就被大家誇成這樣,又不是為社會做了什麼傑出貢獻,還不是這個惡棍自己想吃。而每次我在不滿地嘀咕時,那個令我害怕的小黑都會神奇般地出現在我的面前,瞪大它那雙凶狠的狗眼看著我,像是在警告我不許對楚惡棍不滿似的。我不得不佩服楚惡棍,都到了籠絡狗心的地步了。
唉,反正有一點不得不承認的是,除了林嫂林叔王嫂這三個比較常見的人對楚惡棍極為稱讚和尊敬外,像牧場還有果園菜園花園裡的工人們對楚惡棍也是極為尊敬和喜愛。這個傢伙可謂是大受歡迎,實力不可小覷。尤其是大嫂們對楚惡棍極為疼愛,看著楚惡棍的眼神甜絲絲的,唉,不得不承認一點,這惡棍是個師奶級殺手。而我呢?少男殺手?哈哈!!只是這裡好像都是大叔,沒有少男哦,失望ING! 8
讓我怎麼也沒想到的是,猩猩堂哥、陳優、東方緒、東方仙、東方彌,還有莫憂、莫羽柔會找到這裡來。當這一大幫人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楚惡棍正在睡他的大午覺,別提睡得多香了,嘴巴都向上飛揚着,估計是夢見了什麼天仙美女,就差哈喇子沒流下來了。
而我呢,就完全是個地道的農家女,楚惡棍從上午就嚷着要吃什麼生菜牛肉飯,我正戴着個還算比較美觀的草帽手拿個菜籃子準備去菜園給這傢伙挖生菜呢。
正出門,跟這幫人撞個正着,不過林嫂林叔對這些遠道的客人也太熱情了吧,奔走相告說少爺的朋友來了。瞧瞧,果園子裡的工人都跑過來,興奮得欣賞着帥哥美女猩猩堂哥除外
「大嬸,去幫忙把你們家少爺和少奶奶叫出來,這半天怎麼沒見個人影啊?」猩猩堂哥厚着臉皮衝我說。
瞧這大猩猩,還穿了身西裝,頭髮梳理得倍兒亮,以為幹嗎呢,搞這副德性。估計是大半輩子沒被這麼多人注目過,興奮得挺身問話想出風頭呢。
「啊喲,這位少爺說的什麼話呀,這可不是什麼大嬸,是我們家少奶奶啊。」
林嫂勇敢地站出來指出堂哥這荒唐的錯誤。
周圍立刻死寂般的沉默,除了莫羽柔一副慣性蔑視的神情外,大家都睜大着眼睛不可思議地打量着我。尤其是猩猩堂哥下巴都快掉了下來,依我看他估計是要口吐白沫了。那聲大嬸估計夠他鬱悶大半天的了。
「我戴了個草帽您就不認識我啦?」我衝著滿臉窘色的堂哥說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只見堂哥衝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除了撓他那猩猩腦袋卻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小落,你又在亂搞什麼呀,怎麼弄成這副德性?」陳優個死女人無法理解地衝我發話道。
「我不就戴了個草帽麼?」實在無語,估計陳優這輩子第1次見到草帽長啥樣兒呢。我這是走的田園清新路線,認不出來算是她眼拙。

突然身後有了動靜……

「老婆怎麼這麼多人啊,吵死了。」
說話的人正是楚惡棍,瞧他還邊歪歪扭扭地走路邊嘟囔着,什麼老婆不老婆的,這傢伙八成是沒睡醒才這麼反常。
第10三章美麗的日子(11)
我聽到周圍一陣抽氣聲,接着又是一陣死寂般的沉默。這幫人大老遠跑來就是為了集體沉默的嗎?真是一群沉默的羔羊。
只是東方緒緊握著拳頭,我腦海裡一閃而過東方緒充滿淚水的雙眼,頓時心中一痛,東方緒這個大笨蛋,為什麼要跟着過來,看著這樣的你,我真的好難受。
「你們怎麼過來了?」清醒後的楚宇凌猛地發問,眉頭糾結。
「都這麼長時間沒見着,想見老兄你了唄。」
莫憂笑得露出可愛的虎牙。
「那怎麼帶這傢伙來?」楚宇凌冷着臉指着莫羽柔。
只見莫羽柔臉上一陣紅一陣白還一陣青的,這個楚宇凌還真是個小孩子脾氣,還記着上一次酒會的仇呢,這個男人還真是小肚鷄腸得可以。
我忙走上前拉了下楚惡棍的袖子,對莫羽柔說了聲不好意思,他中午喝酒了頭腦不怎麼清醒。
只是我話還沒說完,楚大少爺就嚷了起來:「誰喝酒了,你哪只眼看見我喝酒了,讓你去挖生菜,挖了半天還提着空籃子,是要等我陪你去麼?」
「……」
這個不折不扣的白眼狼!
還沒等我發話,這傢伙就一手搶過籃子抓着我的手突出人群往菜園子走去,真是要被這傢伙弄瘋,這個一點也不給別人留餘地的傢伙,把一大幫「客人」晾一邊挖什麼生菜嘛。
「客人都在呢,改天再挖吧。」

「他們也算客人呀,我又沒請客!」楚宇凌不滿地嚷着說,有這樣做人的嗎,大家都豎著耳聽著呢,嚷這麼大聲幹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