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豪門愛人 第 6 頁


屁也不是這麼拍的。而此時的我恨不得一掌拍死一雙蒼蠅,那就是堂哥和楚宇凌! 而東方緒則是安靜地坐在一邊饒有興趣地看著我們,好看的嘴角掛着一絲玩味的笑。 「你的大腦是不是缺點什麼?」楚宇凌滿是嘲諷地看著我。 可惡
作者:小寶 / 頁數:(6 / 0)

「你是不是剛纔吃了冰淇淋?」東方緒充滿溫暖笑意的眼睛看著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嗯。」
奇怪,他怎麼會知道?
「暗示你大半天了,嘴唇上面一直沾着……」
該死的堂哥意識到自己多嘴了,立刻打住。只是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看著對面東方緒優雅的笑容,再看看楚冰棍一副漠視的樣子,我恨不得立刻抹脖子翹辮子得了。
堂哥見氣氛有些古怪,立刻開始了他的暖場大法:「剛纔不是在談狗麼?那狗後來怎麼樣了?」
這個該死的堂哥,我跟你梁子結大了,你就不能不再提什麼狗不狗的嗎?
「後來吃了冰淇淋……」
楚宇凌看都不看我一眼,不動聲色地說了半句話。
「哇,你真是有愛心,還給咬你的狗狗吃冰淇淋。」
堂哥完全跟白痴一樣在一邊絮絮叨叨,拍馬屁也不是這麼拍的。而此時的我恨不得一掌拍死一雙蒼蠅,那就是堂哥和楚宇凌!
而東方緒則是安靜地坐在一邊饒有興趣地看著我們,好看的嘴角掛着一絲玩味的笑。
「你的大腦是不是缺點什麼?」楚宇凌滿是嘲諷地看著我。
可惡,竟然嘲笑我吃冰淇淋忘記擦嘴這回事。
「你們早就認識?」東方緒看著我的眼睛有些詫異地問。
被這麼一問,我心裡覺得有點怪怪的。我可不認為認識楚宇凌這個傢伙有什麼稀奇。
「只見過一次面而已,但印象深刻。」
惡棍在一邊說,眼神充滿了譏誚。我知道這個傢伙是指的我走錯廁所這回事讓他印象很深刻。陰險的傢伙。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而一邊的堂哥則用一副雲裡霧裡的表情看著我,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從狗的話題一下轉到我了,他更搞不明白,我是怎麼認識楚宇凌的。我估計我那猩猩堂哥此時腦子裡一定裝滿了十萬個為什麼等我解答。只是如果我把來龍去脈跟他說了,估計他會笑得連猩猩牙都飛掉。
「那對我們鼎鼎大名的楚少爺第1印象怎麼樣?」突然東方緒充滿玩味地問,怎麼回事,怎麼連他也跟着一起來整我了?
為了撐起場面,我只有諂媚地稱讚楚宇凌:「完美,無論從哪個角度都很完美。」

可是這嚴重違背良心的話一說口,我就後悔了,因為面前三個人都以看花痴的神情看著我,尤其是東方緒竟然大笑起來,還有堂哥的猩猩腦袋也跟着笑得一晃一晃的,有這麼搞笑嗎?只是楚冰山還是那副不可理喻的冰冷神情罷了,真是笑神經嚴重萎縮。
第2章
莫名的婚姻(4) 2
被那次約會折騰了一次後,我是徹底不敢赴堂哥的約會了。真是什麼狀況都可能發生。而堂哥果然對我和楚宇凌認識的事情詫異不已,並且死纏爛打地問我和楚惡棍是怎麼認識的,十足一個狗仔隊的架勢。
我欺騙堂哥感情地說:「陳優介紹我認識的。」

堂哥繼續詫異,眼睛瞪得比球都大:「那暴發戶堂哥對她沒有多大好感怎麼可能認識楚宇凌?」
無奈我的回答就是如此,他也只有將這殘忍的假象給咽到肚子裡去了。
我也好奇了,我說你跟東方緒怎麼認識的啊?
堂哥老實說是高中時期的同學,我說你自卑吧,堂哥猩猩臉一垮說是。我想他這點倒還是有覺悟。
我繼續打擊堂哥說:「有這東方同學,難怪你高中沒女朋友,全校女生心裡只裝着東方同學吧。對此,小妹我表示深刻的同情。」

堂哥聽我這麼一說,立刻就抑鬱了。我估計是勾起了他那段痛苦的回憶,那段拚死也得不到異性青睞的悲慘時光。
在堂哥的抑鬱精神下,我輕鬆地結束了和堂哥痛苦的對話。
大二基本算是大學玩得最無所顧忌的一年,我和陳優經常趁着教授講課講得昏天黑地的時候偷偷開溜,而我們班的同學大多也屬於沒多大上進心型,所以經常會看見可憐的教授面對一群深度睡眠的學生講課。而我也不得不提一下我的初戀,不能算是戀愛,準確說是暗戀。
高中時期學校的風雲人物,大學籃球隊的主力隊員:元玄。
而當我鼓足勇氣跟他表白時,得到的答案卻是:我不喜歡你這一型的。
而現在,他已經和洋味十足的女朋友去美國留學了,去追尋他的籃球夢想。
多少,我心裡還是很傷感的。沒有太大,但也不算太小。畢竟第1次喜歡男生,卻是以這樣的形式收場。
陳優說我面如滿月,是福相,以後肯定能找到個人中之龍做老公,讓我想開點,真是服了她,這種事情也跟我搞封建迷信。不是變着法子說我臉圓嗎?
這天下午陳優約我去逛街,說要去買一整套的運動裝,這個女人又在想什麼法子亂搞了,難不成想到健美中心弔男人?
「林落,你覺得這套怎麼樣?」陳優試穿了一套粉紅的運動套裝,屁股後面的「HEYBABY」字樣格外引人遐想,渾圓挺翹的臀部曲綫,再加上修長的美腿,尤其是傲人的34D的上圍,完全穿出了運動服的性感美,這個該死的女人簡直就是天生的衣架子,真搞不明白她還要去健身中心幹嗎?我這爛身材都懶得去了。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女人動機不純。
「去哪家健身中心啊?」我隨便問問。
「BOBOBO。」

「什麼意思啊?」這是什麼怪名字啊,一聽就頭大。乾脆去益生堂得了,國產正規得很。
「不懂那是你笨!」死女人還不忘挖苦我一下,接著說:「鼎鼎大名的楚家繼承人在那兒健身,是個女人都該去,懂嗎?」說罷還妖嬈地看了我一眼。
「這個什麼繼承人還真是愛出風頭,他家沒健身房嗎,非得出來嚇人,不安分!」我故意刺激她。我可不希望我最好的朋友真迷戀上那個壞蛋。
果然陳優的白眼又向我無情地殺了過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