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豪門愛人 第 66 頁


,為了這樣自私的傢伙這樣的行為心痛有什麼用?他要走就走吧,願意怎麼樣就怎麼樣吧,看不到他,說不定這段日子我會活得比以前不知道幸福多少倍呢!可是為什麼我心裡就是高興不起來呢……林落,難道要回到從前,就真有那麼難麼? 回
作者:小寶 / 頁數:(66 / 0)

阿全的反應立刻戰戰兢兢起來,令我有些後悔剛纔的問話。知道我跟東方緒在一起的楚宇凌,親自跑來警告我還是為了什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回到家中,天已經黑了,楚家豪宅依舊是燈火通明,一副富貴繁華的景象,只是客廳裡除了侍女和管家,主人一個也不在。
見我回來,管家立刻迎了上來,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報告道:「少爺讓我給少奶奶您留話,少爺今天晚上的航班去德國分公司處理時務,此時已經出發了。」

去德國分公司?楚宇凌,一點預兆都沒有就這樣離開嗎?就這樣拋開我們這樣窘迫的關係走掉嗎?你這個不負責任自私的大壞蛋!
我緩緩地走上樓,發覺腳步異常的沉重,我強忍住要落淚的衝動,林落,不是要做回自己嗎,為了這樣自私的傢伙這樣的行為心痛有什麼用?他要走就走吧,願意怎麼樣就怎麼樣吧,看不到他,說不定這段日子我會活得比以前不知道幸福多少倍呢!可是為什麼我心裡就是高興不起來呢……林落,難道要回到從前,就真有那麼難麼?
回到房間,我一下就倒在床上,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眼睛有些不自主地看向牆上那張巨幅結婚照,看著楚宇凌那張笑得有些虛偽的臉,我是越看越不順眼,越看越覺得這張照片可笑。
想到楚宇凌自私的行為,一個氣憤猛的把照片給拽了下來。哼,我讓你虛偽的笑!我狠狠地用手指對著照片裡楚宇凌的鼻子一個勁的颳去,刮死你,刮死你,讓你老是發脾氣!對楚宇凌的照片進行長達半小時的「折磨」後,我的心情非但沒有一點好轉,反而越發的低落,看著鏡子裡那張本該掛着快樂笑容的臉,我用手把嘴角往上扯,真是笑比哭還難看。
我無奈地呼了口氣,眼睛不經意的轉向梳妝台,怎麼來一張紙條?我好奇地拿來一看,竟然是一張留言條,難道是楚宇凌的?
我拿起留言條仔細看下去,竟然只有這一句話:「送你的豬娃娃收回了!」
我瞪大着眼睛氣憤地把紙條揉成一團,什麼跟什麼呀,有他這樣的嗎,送人的東西竟然厚着臉皮收回!那個唯一能帶給我快樂的豬娃娃。
我看著床上豬娃娃本該躺的位置,竟然真的不見了,我腦海裡不禁又開始回憶起楚宇凌送我豬娃娃時不自然的表情。
「這是你送別人的吧?」
「不是,我撿到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要割捨這段單戀,對我來說,無疑是種殘忍,卻也是一種解脫。 4
楚夫人這幾天似乎精神好了起來,也經常到餐廳一起用餐了,偌大的楚家就只有我和她,吃飯的時候通常是先打一下招呼就不怎麼說話的,楚老爺和楚宇凌的離開,這個家讓人感覺越來越有壓迫感了。
今天的餐桌上,楚夫人吃飯的時候破例跟我說話,開口卻是:「宇凌這次離開,我很慶幸。」

慶幸?我瞪大眼睛有些驚恐地看著面前文秀的楚夫人,我沒想到,楚夫人會如此直白地把她希望我們婚姻結束的想法說出來。
「怎麼了?失望了?」楚夫人不再憔悴的面孔雖然遠離我,可是我卻感覺在一步一步向我逼近,楚夫人那得意和期待的眼神令她容光煥發。
「我想他是有急事。」
我儘量表現得平靜。
「我現在想到一句話,你知道是什麼嗎?」楚夫人突然神態詭異得看著我,令我倒抽口涼氣。
我搖了搖頭說不知道,楚夫人突然笑了起來,嘴唇緩緩地說:「報應。」

報應?我忍不住顫慄了一下,這麼森冷的話從楚夫人的口中說出來,令我莫名地害怕。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我不知道,只知道我已經一腳踏進這個漩渦裡來,只怕想逃脫是難了。
第10五章割捨(4)
吃完飯我情急之下莫名地決定給楚老爺打電話,正當我猶豫着該怎麼開口說話時,手機那頭傳來報告關機的提示。母親跟楚老爺,到底在什麼地方,又是什麼原因促使他們兩人離開?
楚宇凌也離開了,沒有一聲通知,乃至沒有一個電話,一絲訊息。
快傍晚的時候,陳優給我打電話說剛纔逛街的時候看見莫憂跟蕭貝在壓馬路,莫憂跟蕭貝?是楚宇凌拜託他替他照顧蕭貝的麼?
陳優的語氣酸酸的,明了她對莫憂好感的我,安慰了她幾句,便掛斷了電話。 5
陳優嚷着要來楚家看我,於是我便讓阿全去接她過來。正好,我一個人面對這麼多事情實在是有點吃力了,該是找個人吐吐苦水的時候了,再加上陳優點子多,我們湊在一起說不定能找出個儘快讓我離開楚宇凌的辦法。
陳優這個死女人一進我房間就大聲叫嚷說我住的是宮殿,真是服了她,她父親給她準備的房間不也像宮殿麼,只是她硬要搬出來搞什麼自由運動。
「喂,你這個女人結婚這麼長時間也沒見你有點已婚女人的韻味!現在還被媒體嘲笑被老公扔家裡半年,楚宇凌怎麼跑德國去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陳優的唾沫星子都快噴我臉上了。
這個女人問號真是太多了,我一時沒反應過來,只聽到一個媒體嘲笑,媒體嘲笑?難道她也看到了那份報紙?
「你也看到那些報紙了?」我有些詫異地問。
「廢話,早傳你們不合了,這次楚宇凌一走半年,你以為那些記者是吃白飯的啊!」陳優是說得越發起勁。
「何止是報紙,網上鋪天蓋地的多着呢,還有你和楚宇凌離婚日期大猜想,誇張着咧,不信你自己上網看看。」
陳優怕我不信,加了一句。
電腦在書房,在陳優這個死女人大力慫恿下,我和陳優進了楚宇凌的「地盤」書房!當我告訴陳優楚宇凌大部分時間都在書房裡度過時,陳優就激動得摸這摸那,一副崇拜者的模樣,真是徹底服了這個女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