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豪門愛人 第 67 頁


來把那破記事檔案以極快的速度給關了,被陳優看見了不知要閙多大的笑話呢!這個死楚宇凌,我真有他說的那麼惡劣嗎? 陳優沒看出我的不對勁,抱怨我動作太慢,主動給我打開網址看信息,果然,網上大範圍的開始流傳我和楚宇凌婚姻不和
作者:小寶 / 頁數:(67 / 0)

在陳優這摸那摸的時候,我直奔電腦,打開電腦時,我不經意想起上次在書房的屏保事件,心裡有些不好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當電腦啟動完後,令我意外的是,屏保竟然不再是蕭貝了,而是個普通的景物畫,楚宇凌在搞什麼鬼?
我仔細倒騰了一會兒,突然發現一個名為「林落記事」的檔案夾,我不由把眼睛湊向了電腦屏幕,「林落記事」這是什麼東西?我一下傻住了。
我點開檔案一看,腦子立刻成充血狀態!只見第1段是這麼寫的:「咬人,進男廁,出醜,裝死,貪吃,喜歡瞪人……這就是我的妻子林落。」

讀後第1感想,我瘋掉,抓狂,想殺人!這個幼稚的楚宇凌至于把這些寫出來慢慢回味麼?心裡對我不爽也就罷了,真是……簡直就是個變態!
當陳優猛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時,我立刻反應過來把那破記事檔案以極快的速度給關了,被陳優看見了不知要閙多大的笑話呢!這個死楚宇凌,我真有他說的那麼惡劣嗎?
陳優沒看出我的不對勁,抱怨我動作太慢,主動給我打開網址看信息,果然,網上大範圍的開始流傳我和楚宇凌婚姻不和的傳聞,甚至有人斷言我和楚宇凌的婚姻挺不過半年。還有人拿我和楚宇凌的婚姻維持多久進行民意調查。各種猜測議論是層出不窮,我看得眼花繚亂,甚至太陽穴隱隱疼痛。
算了,看了又有什麼用,我停止看這些新聞,而陳優這個死女人依舊一副歡天喜地的樣子觀看著,嘴巴裡還不停的叨咕着,我的心情一下降到了谷底,原來我在楚宇凌心中是那樣的形象,既然所有人都等着我們離婚,我們為何不快些順應民意呢?我嘴角扯出一絲苦笑。 6
當我跟陳優說我想跟楚宇凌離婚時,陳優的嘴巴張得可以放下一個拳頭了。
「林落,你是不是有外遇了?」陳優激動地抓住我的手問。
第10五章割捨(5)
我衝她瞪了一眼說:「你是白痴啊!」
「是為了那個女人?」陳優指的是蕭貝。
我點了點頭,但又飛快地搖了搖頭堅定地說:「我只是想回到從前開心的自己。」

陳優一副意識到什麼的模樣看著我,認真地說:「林落,我看你是真陷進去了。」

我知道陳優指的是什麼,她是看到了我的痛苦吧,看到了我的掙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不想三個人這樣下去了,對我,對他,對蕭貝,都不好。」
我淡淡地說。
陳優神情變得極為嚴肅地看著我,接着堅定地說:「林落,如果覺得不快樂,就退出吧,只要覺得對,就這樣做吧。」

我看向陳優一本正經卻有些心疼的眼睛,眼眶有一陣發熱。
當我心懷感激地把蜜月時給陳優買的Versace的紅色露肩裝送給她時,此女人立刻換了副嘴臉,剛纔一副認真心疼的模樣徹底消失,轉而換成大笑的模樣,我不禁懷疑這女人臉也變得太快了吧,剛纔那一幕催人淚下的真情畫面是真的嗎?
晚上吃完飯把一臉興奮的陳優送回家後,我接到了蕭貝的電話,她這麼晚找我有什麼事情呢?蕭貝說完讓我明天去百貨商場一樓星巴克咖啡見面就掛了電話。
蕭貝要見我,既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7
見到蕭貝的時候,似乎她的臉比上次還要瘦削,一雙水靈靈的眼睛顯得越發的大了,只是大得有點突兀,她是怎麼了,身體不舒服麼?
「林落,你覺得現在的你幸福嗎?」出乎意料的,她竟然這樣問我。
我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好,有些發愣地看著她。
「我想該是我選擇自己幸福的時候了。」
依舊是她淡淡的聲音,但卻聽的出來那抹堅定。
我驚訝不解地看著她,她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你……要選擇幸福?」我實在是不解,不是已經有楚宇凌的呵護了嗎?
「是,所以我決定離開他。」
蕭貝堅定地看著我。
「他?」我不敢想象下去,這是怎麼一回事?
「你的丈夫。」
仍然是淡淡的,看不出來她有任何的情緒。
她想說什麼?離開楚宇凌嗎?跟我說想離開楚宇凌,是為了成全我嗎?我從來沒有想過蕭貝會這樣做。
「難道,看著心愛的人幸福不是一件幸福的事嗎?」蕭貝微笑地看著我。
可是那抹笑容看得我有股落淚的衝動,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她那麼愛楚宇凌為什麼要離開他?楚宇凌跟我在一起就是她所謂的幸福嗎?
「我想你錯了,他真正想共享幸福的人是你。」
我說出我的心裡話。
意外的,她突然苦笑了起來,看著我說:「他對我,一直以來只是親情般的喜歡,這段時間,我看得再清楚不過了,他的苦惱,他的掙扎,我都知道,如果我不退出,只會讓他更愧疚更苦惱。」

親情般的喜歡?這是什麼話?我實在是搞不懂她是什麼意思,但我內心的自責更深了,如果是為了成全我和楚宇凌這段名存實亡的婚姻,她的犧牲未免也太不值得了。
接下來,最令我震驚的事情發生了,蕭貝定定地看著我,堅定從容地說:「他真正喜歡的人,是你……」

什麼?我驚訝得睜大眼睛看向一臉隱忍着痛苦的蕭貝,楚宇凌喜歡的人是我?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結束後,我匆匆向她說了句再見,逃也似的離開了咖啡店,現在的情形變化得有些令我手足無措,蕭貝的話猶在耳邊,她為什麼要這麼說?難道有什麼逼不得已的原因嗎?如果婚姻搶走了她的位置,讓她淪為情人的身份,是令她痛苦的。要是真像她所說的那樣,是為了不再讓其他人苦惱掙扎而放棄,她將會更加痛苦,那於我來說,我就是殘忍自私的。
「看著心愛的人幸福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麼?」蕭貝的話在我耳邊不斷響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