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豪門愛人 第 69 頁


白得猶如大病了一場,尤其是那雙細長的丹鳳眼閃爍的不再是以前溫暖的神采,只是淡淡的一瞥,平靜中帶著隱藏的哀傷,接着他便看向地面,一言不發,當我如陌生人般。 我把包禮貌地遞給莫羽柔,卻未想到她會遲遲不伸手接,我只好拿着那
作者:小寶 / 頁數:(69 / 0)

到了禮服會所,跟第1次一樣,感覺還是那麼的高貴典雅,果然我剛進包間,仙女姐姐就帶著溫暖的笑容進來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今天是來給自己挑?」仙女姐姐微笑的問。
「我給我好朋友挑的,她後天生日。」
我如實的說。
意料之外,仙女姐姐沒有跟我提及東方緒的婚事,只是看我的眼神多了層莫名的親切感。給陳優挑完禮服,我跟仙女姐姐禮貌地告別,正準備出門時,一不小心撞着了迎面而來的客人,我連忙撿起對方的精緻女包,抬起頭時,卻意外地發現女包的主人竟然是莫羽柔,站在一臉趾高氣揚的莫羽柔身邊的,正是她的未婚夫東方緒,短短一個月未見,他臉色蒼白得猶如大病了一場,尤其是那雙細長的丹鳳眼閃爍的不再是以前溫暖的神采,只是淡淡的一瞥,平靜中帶著隱藏的哀傷,接着他便看向地面,一言不發,當我如陌生人般。
我把包禮貌地遞給莫羽柔,卻未想到她會遲遲不伸手接,我只好拿着那包,看著她一副想羞辱我的神情,我心裡卻想著東方緒蒼白的面孔。
「我說,楚家少奶奶,你平時走路都是不長眼的嗎?」聲音依舊是那般輕蔑,她的敵意對我似乎永遠都無法減少。
「剛纔是我不小心,對不起。」
我心神不定地趕緊道歉。
見我道了歉,也沒什麼大的茬可以找,就一臉氣憤地拿起包警告地瞪了我一眼。
正當我準備離開時,東方緒一字一句激動的聲音響起:「林落,為什麼要道歉?!你做錯了什麼非得要道歉?!」
我錯愕地看向神色激動滿臉憤怒的東方緒,這是我第1次看見東方緒發火,卻沒想到是這樣的場景。還有一臉驚訝得捂着嘴巴的莫羽柔,以及一臉驚訝的東方仙,東方緒,你為什麼要這樣?
「我不小心撞着了她……」
只是我話還沒說完,一股風似乎從我面前強有力的刮過,等我來得及思考時,我已經被東方緒緊抓着手跑出老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奮力甩開東方緒緊抓的手,大聲吼道:「東方緒,你這是做什麼?」
東方緒以往的溫和此時全部褪去,眼睛死死地看著我,大聲咆哮道:「我不願意看到你道歉!不願意看到你那樣的謙卑!不願意別人用輕蔑的眼神看你!」
我震驚的看著情緒失控的東方緒,大腦一片空白,獃如木鷄的我被東方緒一把猛地拉進懷裡,只是很短暫的片刻,我就被他塞進了跑車裡,速度快得我來不及做任何思考。
東方緒的跑車裡放著爵士樂,途中我們一句話也沒說,只是聽著音樂各懷所想,我因為東方緒今天在莫羽柔面前把我帶走而感到忐忑不安,看著東方緒安靜美麗的側臉,我無法猜出他心中所想,不知這平靜的背後該是怎樣的波濤洶湧?
車子開了好久,天漸漸黑了,疲累的我忍不住問了一句:「我們這是要去哪?」
東方緒這才轉過頭來,眼神閃動着看著我,似乎在壓抑着什麼,頓了一下才說:「帶你去一個地方,我第1次遇見你的地方。」

第1次遇見我的地方?難道真如他先前所說,我們那次在西餐店相遇不是第1次?我疑惑不安地看向車外面的世界,這裡?似乎已經出了城了,到底是要去哪裡呢?我心裡一陣慌亂。
第10六章幻滅(2)
當我腦袋迷迷糊糊地從睡夢中醒來時,我驚訝得發現我竟然睡在一個溫馨的房間裡,我不是在東方緒車上的嗎?這個陌生的房間是怎麼一回事?
我猛的起身環顧這間屋子,牆刷的是鵝黃色,顯得屋子溫暖明亮,簡單的傢具,白色的乾淨的窗帘,我看向那個歐式古典的梳妝台,這是一個女人的房間,陌生女人的房間。
我看向放著檯燈的書桌,放著一個相框。我走近拿起一看,竟然是一個有着驚人美貌的女子,還有一個摟着她的脖子溫暖微笑的漂亮小男孩,看著這麼熟悉的溫暖微笑,我的心中一股暖流流過,這個小男孩是東方緒?這個跟東方緒同樣有着美麗奪人外表的女子,是他的母親嗎?
正當我疑惑的看著照片的女人時,東方緒溫和但卻悲傷的聲音在我身邊響起:「這是我的母親,只是不在了。」

我緩緩轉過身,看向眼睛裡隱忍着淚花的東方緒,強忍着哭泣的東方緒令我想起當年的自己,當老師問我爸爸在哪工作時,我就是強忍着眼淚說:「我的爸爸,不在了。」

我的心裡一陣揪心的疼痛。
「你也許會疑惑現在的東方夫人,她不是我的親生母親,這是我們東方家族的秘密,我這個私生子卻光明正大地成為東方家的繼承人,這將會是永遠的秘密,只是對你,小落,我想,不該隱瞞了……」

我震驚不已地看向東方緒,有着這樣完美性情的東方緒竟然是不為人知的私生子?看著他硬擠出來的笑容,我的眼睛不禁濕潤了。
「母親生命垂危,在那一段最痛苦陰霾的日子裡,有個笑容像太陽的小女孩對我說:『小哥哥,不管有多大的困難,只要每天早晨對著初升的太陽微笑,那樣就會覺得全世界都充滿希望!』這句話像一抹陽光照進了我的心靈,也許誰也不相信,這句話,對當時的我有多麼重要。」
東方緒說完眼睛深深地看著我,晶瑩的淚花在晨光下一閃一閃,我的心陡地停止了跳動,這樣的話好熟悉,回憶雖然模糊,曾經那個蹲在路邊哭泣的男孩的臉卻在我腦海裡跳躍着,我記憶中確實有個老是帶著淚的男孩子陪我坐在路邊,我給他講故事,想逗他笑,卻總是以失敗告終。那記憶深處模糊的輪廓,難道……
我突然想起東方緒在畫展說的話:「每當太陽升起的時候,只要對著它微笑,一切失落徬徨便會消失無蹤,心中只有滿滿的希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