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豪門愛人 第 7 頁


第2章莫名的婚姻(5) 「什麼?你都沒見過他你憑什麼這麼說!還敢說人家沒修養!人家二十歲就拿到哈佛碩士學位,二十三歲就憑自己的實力成為楚家企業最高董事,總比那個只顧打籃球的粗漢好吧!」 「你說誰是粗漢!」
作者:小寶 / 頁數:(7 / 0)

我咬咬牙繼續視死如歸地說:「其實那個人根本就是個惡棍,你家又不缺錢,幹嗎喜歡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陳優這次不給我白眼了,直接狠狠地擰了我一把,捍衛尊嚴似地說:「你憑什麼這麼說他,憑什麼啊?」
我一下鬱悶了,還真是了,這女人真的傾心于那個惡棍?我隨口一說:「那傢伙哪兒好啦?你仔細看看你手機裡的那照片,長得跟塊冰棍似的。」

結果引來陳優爆炸似的反應:「我也想不明白,你喜歡那個元玄哪一點?除了長得帥點會打籃球,那傢伙還有什麼,家裡也沒什麼大背景,以後養活一個女人還是問題!」
我被氣得差點沒直接抹脖子了,當即就吼了回去:「你那個姓楚的也好不到哪去,仗勢欺人,說話也沒修養!」
第2章
莫名的婚姻(5)
「什麼?你都沒見過他你憑什麼這麼說!還敢說人家沒修養!人家二十歲就拿到哈佛碩士學位,二十三歲就憑自己的實力成為楚家企業最高董事,總比那個只顧打籃球的粗漢好吧!」
「你說誰是粗漢!」
我跟陳優個死女人大吵了一架後,便互不理睬地各自回家了。這個死女人犯得着為了那個大惡棍往我臉上狂噴口水嗎?
兩個字:鬱悶。
晚上,母親和我兩個人圍着長桌和往常一樣安靜地用餐。只是今天母親有點奇怪,總是盯着我看。母親抬頭盯着我足足看了長達五分鐘之久。我內心一陣慌張,難道我又犯錯了嗎?正當我忐忑不安亂想一氣時,端莊美麗的母親已經起身坐到了我身邊,只聽到這一句驚天地泣鬼神的話:「小落,是到你該出嫁的時候了。」

頓時,我包了滿嘴的飯差點全噴出來。但是為了母親所要求的淑女形象,我狠狠地嚥了回去。
「我才二十歲,大學還沒唸完,結婚是不是太早了?」我苦着臉說,其實心裡早就想哭了。這句話對我來說可謂是極具毀滅性。老天不要對我這麼狠吧,我可是剛「失戀」啊!
「不早了,我們林家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候,表面上風光無限,其實內部矛盾一直很尖鋭,這你也是知道的。財政上已經到了快要負債的地步。」
母親若有所思地看著我,雖然語氣中肯,可我聽出了裡面異樣的情緒,是什麼呢?我已來不及想,大腦一片空白。
「小落,你該是為這個家承擔點什麼的時候了,我操勞了這麼多年,為的不僅是林家,最重要的,是為了你,我希望你過得幸福,希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母親話中有話,欲言又止。母親還是第1次跟我說起這些,只是真的情況糟糕到需要犧牲自己女兒的幸福麼?
「小落,你父親去世早,我們這一路過來不容易,外人是無法懂得我們的艱苦的,但願這次的婚姻能帶給你幸福。」

「如果你結婚了,我也就沒有什麼遺憾了。」

母親到底在說什麼,望着她充滿慈愛的眼神,我突然覺得有種心涼的感覺,所謂幸福的婚姻,無非是場政治婚姻而已,只是為了林家能夠長遠發展的政治婚姻。我的手忍不住顫抖起來。我還沒有談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戀愛,還不知道那種被愛和被呵護是什麼樣的感覺,這麼年輕就被「指定」嫁人,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不是!
「楚家是豪門望族,能嫁到楚家是你的榮幸。」
母親衝我和藹地笑着。
那慈愛的笑容在我眼裡卻是有點刺眼,豪門望族?只是林家尋求庇佑的羽翼而已。心中只感覺有萬般委屈,眼眶也跟着一熱。
只是楚家?我滿含眼淚的雙眼,突地驚愕地睜得渾圓,一滴眼淚迅速地滴落下來。
母親所說的我要嫁的人,是楚宇凌?
「我不要,母親,我不要嫁!不要!」生平第1次我在母親面前失了理智的吼叫起來。我大腦一片混亂,更多的是憤怒。
為什麼,為什麼要犧牲我的終生幸福來成全所謂的家族發展,難道我的幸福還比不上那些地位和金錢嗎?嫁到楚家是我的榮幸?我林落根本就不稀罕這個榮幸,不奢望!
第3章
懦弱的抉擇(1)
從不知道,親情是如此的壓抑
甚至想逃走,拋棄這樣的一切逃走

如果不是出生在這樣的家庭

或許我就不會這麼痛苦了…… 1
晚上朦朧的月光傾瀉一室,溫柔得令人心碎,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思緒萬千。
這一切都是真的嗎?那個令我討厭的人,就是母親所說的我要嫁的那個人麼?
難道注定我林落終身要過無愛的生活嗎?想到無愛的婚姻,我心中不覺一陣冷顫。
母親的話言猶在耳。
而楚宇凌冰冷的臉也在我腦海裡浮現出來,真是個令人心驚膽顫的對象,關鍵還是結婚對象,我拉著被子的手不覺緊了緊。
可是令我最最質疑的並不是婚姻本身,而是婚姻是從何而來,以我們林家的社會地位,想「攀」上財勢稱霸的楚家似乎有點不切實際,更實在的是,楚家和林家向來無多大交情,這是眾所皆知的事情。這種聯姻實在是有點詭異。
反正我是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是哪個媒婆把我說給楚家的,還真是張無所不能的媒婆嘴。
第2天早晨,母親早早就把我叫起,親自為我梳妝打扮。
看著母親鏡子里美麗素雅的面孔,再想想昨晚的話,我的心不禁又開始隱隱疼痛起來。
今天是什麼特殊的日子嗎?要母親親自為我梳妝。要是以前母親這樣的舉動,我會高興得手舞足蹈,可是如今,我卻只有悲哀。
「今天該是見面的時候了。」
母親輕聲說。
見誰?
難道是楚家嗎?我沒有說話,只是平靜地聽著母親的話語。心中卻是一片茫然。
「楚家的老爺和夫人要見見你,這是必經之路,你要好好表現,嗯?」母親愛撫着我黑色的長髮。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