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豪門愛人 第 8 頁


質不俗的侍從。說是中年,也只是從穿著打扮看而已,皮膚保養之好,都能在大廳放出潤澤的光芒來。 這就是傳說中的楚氏夫婦? 夫人長相端莊文秀,可是眼睛裡卻飽含着冷漠與不屑,與她兒子還真是有着驚人的相似,總之整體給人的感
作者:小寶 / 頁數:(8 / 0)

「母親,我不想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忍住自己不要失控,不要像昨晚一樣讓母親難堪。
「小落,你要聽話,一定要聽話,媽媽求你了。」
媽媽?我眼中一陣發熱。可是我該怎麼辦,聽話後我又該怎麼辦,把自己嫁出去嗎? 2
約會的地點是楚氏大酒店,早就聽聞此酒店豪華的程度令人咂舌了。想想陳優跟初戀男友的初夜就是在這裡度過的,一晚的價格是RMB34000,可想而知的奢侈。
乘着專屬電梯直上十三樓,似乎是家族宴會大廳。走進去金碧輝煌得令我有種想逃脫的衝動,原來超級豪門跟普通名流的差距是如此巨大,想想我們家的宴會大廳,面積都沒這裡十分之一大,勉強還算典雅,跟這兒的奢華氣派差之甚遠。
我和母親被侍從帶到客廳不久,一對穿著極其貴氣逼人的中年夫婦已經站在了我的面前,後面還跟着兩個氣質不俗的侍從。說是中年,也只是從穿著打扮看而已,皮膚保養之好,都能在大廳放出潤澤的光芒來。
這就是傳說中的楚氏夫婦?
夫人長相端莊文秀,可是眼睛裡卻飽含着冷漠與不屑,與她兒子還真是有着驚人的相似,總之整體給人的感覺是高高在上,難以接近。
所謂的老爺,就是商界巨頭楚傑卻出乎意料的和藹可親,尤其是金屬框架的眼鏡顯得極為斯文秀氣,與我原先猜想的霸氣一點都靠不到邊。尤其是那高瘦文弱的身材,有股書生氣的感覺。他溫柔地打量着我,像一陣春風輕柔的衝我微微笑着。頓時我對他沒來由地有種好感。時尚書屋
他的身上有種我久違的感覺,父親般的慈祥。
母親在我身邊一直保持着沉默,楚氏夫婦跟母親寒暄時,母親也只是稍微點一下頭而已。母親這是怎麼了?
年輕的侍者把我帶到一個超長的飯桌前,我瞠目結舌地看著眼前這約半間屋子長的古紅色飯桌,不敢確信地看著楚氏夫婦在對面緩緩坐下,而我跟母親也在侍者的安排下坐了下來。
真是怪異之極,我跟母親就這樣隔着超級長的餐桌跟對面的楚氏夫婦遙遙相對著,難道這就是超級豪門的家庭吃飯方式,真不知道說句話會不會考慮使用擴音器。
第3章
懦弱的抉擇(2)
「今年該有二十了吧?」楚家老爺和藹地先開話,打破了這怪異和凝滯的氣氛。
我被突如其來的問話嚇了一跳,緊張得有些不知所措。
母親輕輕地握住了我緊張的雙手,眼睛示意我要注意舉止文雅,不要緊張。
慌亂和不知所措的我卻清楚地看見楚夫人有些冷淡和嘲諷的表情,突然覺得一陣好笑,她定是不讚同這門婚姻的……
楚老爺卻依舊向我微微地笑着,總算家裡還有個會笑的正常人。我不禁慨嘆所謂的豪門悲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輕抿了一下嘴唇以掩飾窘樣,大方有禮地斯文一笑回答道:「回伯父,今年確是二十。」

楚老爺微笑地看著我,點了點頭。
「那可認識我家宇凌?」楚老爺笑問。
正當我考慮再三準備說不認識的時候,我的頭頂再次戲劇性的響起楚宇凌那冰棍的聲音:「我們見過面。」

因為今天我戴隱形眼鏡的緣故,我把這冰棍臉上的痣都看的一清二楚。
這傢伙穿著一身淺灰色的正裝,綢緞的領巾,英俊逼人得厲害。尤其是那雙冷漠深邃的雙眼,實在是透明漂亮得很。更令我鬱悶的是,皮膚竟然細膩得跟嬰兒般,比我好出千百倍。
我無法容忍地收回放在他身上的視線,不得不承認這傢伙是個「花樣美男」時下的流行詞
母親一臉詫異地看著我,而楚家兩長輩也滿臉詢問的表情看著我,尤其是楚老爺更是以一種好奇的目光看著我。似乎對我們先前就認識表示驚訝。
「呵呵。」
我打破沉靜尷尬地笑了笑。
「是之前在慈善酒會上見過一次面。」
沒等我開口,楚宇凌就開始說了起來。
「哪只一次,還有在西餐廳……」
只是話一開口,我就察覺到四周的不對勁,感覺一陣陰風在呼呼地吹。頓時後悔得半死,我怎麼就這麼多嘴。
而楚老爺卻好笑地看著我,笑容卻極其慈祥:「噢,看來跟我們家宇凌確實很有緣。」

而一邊的楚夫人則一直板著臉,神情之凝重讓人一目瞭然,她對這樁婚姻相當不滿意。還是真跟我想到一塊兒去了。
出乎我意料的,楚宇凌這個大惡棍竟然坐在我身邊,壓低聲音衝我說:「沒想到啊,就這麼想嫁給我?」
語氣中仍然是令人討厭的輕蔑。
什麼呀,又不是我想嫁給你,少在那兒自戀了。
我衝他翻了個大白眼,悶哼了一聲。
母親警告的眼神立刻又過來了,我只好放棄跟他鬥,一臉乖巧地坐著默不作聲。
「林小姐似乎對犬兒不滿意?」楚夫人終於開口了,不過卻是寒氣逼人。
「請夫人別誤會。」
母親也終於開口了,語氣裡帶著忍讓。
看著楚夫人高傲的臉,還有母親忍讓的神色,這個婚姻似乎滿意度很低,那為什麼又要定下婚約呢?我實在是琢磨不透。真希望她們下一步能達成一致意見解除婚約。
趁她們「交流」之際,我突然想到什麼,壓低聲音說:「這下該承認誰是小狗了吧?」
惡棍依舊一副冰冷的神情,當我是空氣。
「連你母親都親切地稱呼你為犬兒了,呵呵。」
我才不管他聽沒聽,只顧着報復說,還不忘加重「犬」的讀音。
這下這傢伙不當我是空氣了,只是一臉陰惻惻地看著我,眼神也冰冷之極。
又在跟我耍酷了,呵呵,我不怕死地想著。
當侍者端來菜餚時,楚宇凌突然騰一下站了起來,頓時菜餚灑了他一身。
呼!呼!萬歲!!
我在心底吶喊,表面卻裝作極為關心的模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