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大的甜心 第 12 頁


要的事怎麼不早點說?」他立刻將她抱上後座,脫下身上的外套包住她,拉過兩隻袖子牢牢地綁在自己的腰部。她現在渾身虛軟無力,他可不想到了醫院才發現女朋友不見了。「人家忘了嘛!」軟軟的嗓音咕噥地抱怨:「你好壞,人家生病了,你
作者:小言 / 頁數:(12 / 40)

「像你這麼霸道的人也會有心情不好的時候?實在很難想像。雖然我心情不好的原因是來自你的陷害,不過我還是要謝謝你的好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昏昏然地倚在他的胸口調侃道,雖然她口裡是在調侃,但前所未有的溫馴舉止,卻教他感到驚喜。時尚書屋
王寧馨突然覺得鼻子發癢,忍不住「哈啾」一聲,打了個噴嚏。時尚書屋
啊,她竟然忘了自己吹不得風,這下子鐵定要感冒了。時尚書屋
「你生病了?」他也驚覺到懷裡的人兒溫度有些高,本來還覺得她紅紅的蘋果臉很可愛,他和她臉貼臉,突然大叫:「你在發燒!」
難怪她會突然轉了性,變得乖巧。時尚書屋
「應該是吧。」
她點點昏沉沉的腦袋,突然覺得渾身無力。原來頭痛是因為生病了,不是被他氣的,剛纔真是誤會他了。「我向來吹不得風的,一吹風就會着涼。」
「該死!你腦袋裝的是漿糊嗎?這麼重要的事怎麼不早點說?」他立刻將她抱上後座,脫下身上的外套包住她,拉過兩隻袖子牢牢地綁在自己的腰部。她現在渾身虛軟無力,他可不想到了醫院才發現女朋友不見了。時尚書屋
「人家忘了嘛!」軟軟的嗓音咕噥地抱怨:「你好壞,人家生病了,你還吼我?」
「你┅┅」算了,現在看醫生最重要。
第4章
「情況真的已經那麼嚴重了嗎?」
「傻瓜,如果不嚴重,我又怎麼捨得送你們母女兩人出國?你和馨兒可是我最重要、最心愛的寶貝,我也不想和你們母女分開呀!」
王寧馨的感冒在半夜發威,她只覺得頭昏腦脹,全身骨頭都痠痛起來,本來想找爹地和媽咪撒嬌哭訴的,卻在主臥室外聽到這樣的對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可是和你結婚時,我就已經在上帝面前發誓要和你同甘苦共患難的。怎麼可以在你遇到困難時,拋下你到美國去避風頭?我不要!」
「玲,我當然知道你對我的心意,但┅┅這次不同,公司真的已經到了存亡關頭,一旦開始跳票,接下來的連鎖反應┅┅唉,到時要面對的將會是前所未來的惡夢,我無法分心來照顧你們。大批的媒體記者會像吸血蟲般,緊緊黏着我們不放,到時即使躲在家中不出門也無法獲得安寧,光是這一點就會逼得人發瘋┅┅就算不為自己也該為我們的寶貝着想啊,馨兒一向被我們嬌寵慣了,她承受得了這麼大的變故嗎?」他喘口氣接著說:「而且去美國只是暫時的,等風頭一過,你放心,我會馬上接你們回來團聚。」
「我┅┅我不想離開你呀!」王孫玲傷心的哭道:「真的沒有人肯幫我們度過這個難關嗎?那些和我們家交情不錯的企業呢?不過是幾億又不是什麼大數目?難道┅┅」
「近幾年來經濟不景氣,加上全球的金融危機,沒受到衝擊的企業是少之又少。而那些有能力幫忙的,唉┅┅」王天祐感慨道:「所提的沲件之苛刻,只能用趁火打劫、落井下石來形容。唉!『商場無兄弟』真是句至理名言。」
王孫玲為丈夫絶望的神情心痛,卻仍不放棄地追問道:「就沒有雪中送炭的?」
王天祐長聲嘆息,「只有閻氏比較特別。說起來閻氏平日和我們沒什麼往來,所以我求援的對象並未包括他們,可是前兩天閻氏的人卻主動來電,表明願意大力協助我們渡過難關,可是條件┅┅」
「怎樣?」
王天祐猶豫了下,才道:「閻氏要求和我們王氏聯姻。」
「聯姻?」王孫玲錯愕不已,「這不是開玩笑的吧?我們只有馨兒一個孩子,她今年也才十五歲,根本還是個小孩子,怎能聯姻?!」

閻氏?聯姻?

王寧馨臉色更白了,全身無力地滑坐在地板上,沉重的腦袋什麼也無法思考。父母的聲音在她耳際流過,她卻什麼也聽不清楚。時尚書屋
「對不起,雖然我們會失去富裕的環境。但馨兒是我們唯一的寶貝,拼着失去王氏企業┅┅我也要馨兒像我們一樣有一段因愛而結合的幸福婚姻┅┅我沒答應這種冷漠的政治婚姻┅┅我們還年輕,可以東山再起┅┅」
「沒答應」三個字奇異地鑽進王寧馨的耳朵,震醒了她,王寧馨迅速憶起這些年來的點點滴滴┅┅爹地和媽咪是如何的闞愛她、保護她,不讓她受到一點點的風吹日曬,甚至在最危急的現在,仍然以她為第1優先的考量。她怎麼可以自私享受一切卻不付出?只要她點頭┅┅
她深吸口氣,快速地做了決定。時尚書屋
「我同意!」王寧馨清晰嬌軟的嗓音,有效的中止瞭望氏夫婦的闃論。時尚書屋
只聽主臥房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王氏夫婦迅速出現在房門口。「馨兒┅┅」*
王寧馨一睜開眼,便迎上閻性堯等待已久的雙眸。時尚書屋
「你┅┅」她掃了眼床頭的閙鐘,現在是上課時間。「又翹課了?」
「我好想你。」
閻性堯一點羞愧感也沒有,反而爬上軟綿綿的席夢思床,將她連人帶被地捲入懷裡抱住,「都是我不好,害你生病了。」
「是我自己身體不好,不能怪你┅┅唉,放開我啦,我又不是小嬰兒,被你這樣抱著好奇怪。」
瞧見他懊惱的神情,她竟奇異地有些心闞,可是她真的不習慣他的溫柔。時尚書屋
「有什麼好奇怪?我就是喜歡親近你、抱著你,你早晚要習慣的。」
他就喜歡她軟軟的身體、喜歡她馨香的氣息,即使她還不能體會身體熨貼著身體時的美好感受,他還是喜歡纏着她。他不但不放開她,反而更變本加厲地緊抱不放。時尚書屋
「我都生病了,你還來欺負人?」她掙扎得小臉通紅,連病人都要欺負,惡霸!
「欺負?你是我的未婚妻,未婚夫妻之間的親熱,本來就是天經地義。我會這樣『欺負』你,表示我很疼你,你更該高興才對。」
他用鼻尖磨蹭着她。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