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大的甜心 第 4 頁


息,即使已經是放學時間,穿了一天的制服仍舊筆挺得不見一絲皺痕。「青中的大哥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一個比一個沒用,姓章的傢伙才上任不到半年,就壓不住底下的人,差勁!」說話的男子背靠着樹幹,頂着刺 般的三分頭,身材壯碩,頗為
作者:小言 / 頁數:(4 / 40)

想到今晚還要上德文課,王寧馨點頭道:「那我先走了,你自己路上小心,Bye!」她除了學校的功課外,父親還幫她安排了其他課程,身為王家的獨生女,她必須為將來的接班做準備。*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華苑的楓樹林雖然風景不差,但因地處偏遠,又在焚化爐附近,向來人跡罕至,此刻正有幾名男子在此聚會。時尚書屋
「『青中』的狀況不太穩,章老大最近不太壓得住手下那些毛頭小子。」
站得筆直的孫維摩正向雙手交叉在胸前、優閒地倚在楓樹幹的閻性堯報告最新消息。時尚書屋
有「軍師」之稱的他,容貌陰柔俊美,黑長髮整齊地束在腦後,臉上戴着一副金框眼鏡,稍稍減去幾分陰柔,漲了一股斯文氣息,即使已經是放學時間,穿了一天的制服仍舊筆挺得不見一絲皺痕。時尚書屋
「青中的大哥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一個比一個沒用,姓章的傢伙才上任不到半年,就壓不住底下的人,差勁!」說話的男子背靠着樹幹,頂着刺 般的三分頭,身材壯碩,頗為剽悍。時尚書屋
「話不能這麼說,阿飛,章小子的老大之位是半路撿來的,那時新生還沒進來。現在一年級的新生進來了,正是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當然就不用什麼老大不老大的。會有抗爭,那也是很自然的。」
「新生?我說孫軍師,開學都二個月,老大都要把總老大的位置傳給一年級的雄天了,你說還有哪個是新生菜鳥?!」阿飛全名趙飛,對孫維摩的解釋嗤之以鼻。時尚書屋
閻性堯和他們兩人都已經三年級,所以找接班人、交出總老大的棒子,是刻不容緩的事,他們心中也有幾個人選,不過還需觀察就是了。時尚書屋
「你怎麼不說那個光會放屁、泡馬子的章小子是隻沒用的紙老虎,才會壓制不了手下?」
「因為我心地善良,做不來落井下石、打落水狗的缺德事。」
孫維摩彈了彈制服上的灰塵,扶正眼鏡,一派斯文地道:「不過你要這麼說,基本上也沒什麼大錯就是了。」
「你善良?!我呸!你的意思和我有什麼不同?假斯文!」隨手撿了塊石子朝孫維摩的俊臉射去,趙飛就是瞧那自戀的水仙花不順眼,沒見過男人那麼愛漂亮的。時尚書屋
「當然不同,至少我的用詞文雅多了,唉,君子動口,小人才動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孫維摩臉一側,小石子險險地從他的臉頰掠過。時尚書屋
差點被毀容的孫維摩也火了,腳下一蹴,一塊尖鋭的石子迅即擊向趙飛。趙飛也不甘示弱,一時之間,石子滿天亂飛。時尚書屋
在一旁不曾開口的閻性堯瞧著兩個打得像有深仇大恨的同伴,越看越煩,踢起兩塊濕泥團,啪的一聲,打得兩人滿臉「豆花」、滿面生「灰」。時尚書屋
「老大!」閻性堯的出其不意,打得兩人閃避不及、同時跳起來哀叫出聲。時尚書屋
「叫什麼!你們多大了?會還沒開完就自己打起來,再這樣下去,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閻性堯火氣不小,轟得兩人不敢作聲。時尚書屋
這氣質迥異的兩人,感情明明好得不得了,可是就是愛鬥嘴,鬥習慣了之後,一天不鬥上幾句,還是會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沒做,很不習慣。時尚書屋
孫維摩和趙飛對看一眼,總算警覺老大今天的心情不佳,馬上恢復正經,用心討論寶座不穩的章老大,可能會採取什麼行動來確保自己的地位,以及如何趁此機會觀察接棒人選的反應和作為。時尚書屋
分派任務之後,閻性堯倏地一頓,「有人來了!」三人登時消失在林中。
第2章
「哎呀!」王雪梨用力一堆,段芝哀叫了聲,隨即撞上樹幹,書包和垃圾袋同時散落地面。「王┅┅王雪梨,你到底想┅┅想怎樣?不要太┅┅過分了。」
段芝問得很勇敢,可惜結結巴巴的語氣,讓人感受不到一絲絲威力。時尚書屋
「我就是過分,怎樣?有膽你咬我啊!」
「就是嘛,才推了你一把就叫過分?那┅┅這樣呢?」三人組中長得很「善良」的「善良妹」動作一點也不善良,一腳踢飛段芝的書包。時尚書屋
「不要!」段芝輓救不及,望着散了一地的文具、書本,膽小的她卻不敢反抗,急忙地撿拾東西,只敢哭聲道:「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太┅┅太欺負人了。」
「欺負你又怎樣?」三人組的「抱歉女」用力踩住段芝撿拾東西的手,開口威脅:「你再不答應自動放棄廚王的叄賽權,就別怪我踩碎你的賤手,聽到沒?」
「辦┅┅辦不到!廚王的叄賽權是我辛┅┅苦比賽得來的,我絶┅┅對不會放棄。」
她強忍椎心的痛楚半趴在地上,,極力想扳開踩在她手背上的黑皮鞋,不想示弱,但淚珠在眼眶滾了滾,還是滑了下來,她的手實在太痛了。時尚書屋
飽受欺凌和忽視的段芝從來泄恨過誰,但這一刻,她望着眼前的三人組,眼裡竟閃着毫不掩飾的恨意,直直地瞪向她們。為什麼?這個世界上為什麼有人可以這麼任性、無恥又囂張到極點?時尚書屋
抱歉女被盯得心底一寒,「你┅┅你看什麼看,小心我┅┅把你的眼珠子挖┅┅挖出來。」
天!她從沒見過這麼充滿恨意的眼神。時尚書屋
「只要你把叄賽權讓出來,我們不會為難你。你再堅持下去對誰都沒有好處,對叄賽權,我們大姐頭是勢在必得,你還是別再掙紮了。」
「放開段芝!」一聲嬌斥傳來,三人組一愣,王寧馨已經衝上來推開抱歉女,解救了被踩在地上的段芝。時尚書屋
段芝看到王寧馨,又驚又愕,心裡突地湧起陣陣暖流,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起來,將所有的委屈與怨恨化作淚水,任其爬上滿臉。「寧馨┅┅寧馨┅┅」
王寧馨小心翼翼地檢視段芝的手。還好,除了輕微擦傷之外,沒什麼大礙。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