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這個丫頭有點色 樂顏 第 2 頁


搖頭,「沒事,越阻止她,她越痴迷,不如一次讓她看過癮。」蘭若痴痴地看著躺在床上的男子,如果她的眼神能說話的話,那一定是:好俊,好帥,好漂亮,好迷人,好完美,好好看哦……已經被清洗乾淨的男子有着一張漂亮的臉,五官
作者:待考 / 頁數:(2 / 30)

「知道啦!你就跟爹爹一樣愛嘮叨。」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蘭若依然笑咪咪的,救治了一個人的感覺總讓她很快樂。時尚書屋
杜青松又囑咐她一句,才抱著那堆衣服走出去。時尚書屋
蘭若走到床前,低頭看男子的臉,忽然發出一聲尖叫。時尚書屋
「哇!爹爹!娘!哥哥!啊!」
杜錦沙在外面搖頭,就知道她看到男子會有這種反應。時尚書屋
杜母也跟着嘆氣。女兒千好百好,就一樣不好,花痴,而且不是一般的痴,簡直是成瘋成魔的發花痴。時尚書屋
草茵谷里長相稍微俊俏的年輕人,几乎都怕了她,每次看到她都抱頭鼠竄,因為她看著人家總會眼神直直的,宛如要把人家吞進肚子裡。時尚書屋
杜青松走到杜錦沙面前問,「爹,要不要把妹妹揪出來?」
杜錦沙搖搖頭,「沒事,越阻止她,她越痴迷,不如一次讓她看過癮。」
蘭若痴痴地看著躺在床上的男子,如果她的眼神能說話的話,那一定是:好俊,好帥,好漂亮,好迷人,好完美,好好看哦……
已經被清洗乾淨的男子有着一張漂亮的臉,五官清晰,劍眉修長,宛如劍的鋒刃;緊閉的雙眼有着深刻的雙眼皮,睫毛濃密修長;鼻子高挺,嘴唇稍薄,但弧度完美,讓人看了就想親吻;下巴上還有個小小的凹痕,人家的酒窩都長在左右兩邊,他卻在正中間,煞是可愛。時尚書屋
男子的膚色是健康的古銅色,皮膚極為光滑,像上好的絲緞,惹得蘭若忍不住想用手去摸一摸。時尚書屋
等等……娘說女兒家要乖,不能對男人動手動腳,否則就會一輩子都嫁不去,女孩子只能動眼,不能動手。時尚書屋
可是他真的好英俊好迷人,她好想摸一摸啊!
他有小信哥哥的眉毛,有小五弟弟的嘴巴,有忠叔叔的鼻子,有仁仁的臉型,他簡直就是綜合了草茵谷所有美男子的優點啊!
爹不讓摸,娘不讓摸,哥哥不讓摸,說摸了就嫁不出去了,可是如果這個俊男自己肯讓她摸呢?那不算犯規吧?時尚書屋
啊,求你快快醒來吧,醒來讓我摸一模吧!
正午時分,俊男還未醒來。時尚書屋
坐在凳子上一直看著他的蘭若快成了石頭,她手肘壓在床沿上,手掌托着下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男子。時尚書屋
光線透過紙窗照射進來變成曖昧不清的光暈,在男子的臉上形成神秘的光澤,宛如雲山霧海中看到神仙一般的人兒,即使近在咫尺,也恍若遠在天涯。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蘭若幽幽地嘆口氣:多俊俏的人啊,可惜她不能摸一摸,毫無真實感。時尚書屋
小時候聽同伴說,男人摸一摸女人,女人就會懷孕的,如果是真的多好啊,如果她能懷孕,生出來的小寶寶一定也會很漂亮、很可愛……
杜青松在門口喊她,「丫頭,吃飯了!」
蘭若動也未動。時尚書屋
杜青松再喊,「丫頭,吃飯啦!」
蘭若依然沒有反應。時尚書屋
杜青松認命地走過來,在她肩頭敲一下,「杜蘭若,吃午飯了!」
蘭若正在幻想著自己生個小娃娃,肚子變得大起來,就聽到有人騷擾,不禁大怒,「走開!我要小娃娃!」
「吃飯了!」杜青松這次絲毫不客氣,狠狠擰了一下她的耳朵。時尚書屋
「哇!好痛!」蘭若從凳子上躍起來,抬頭看到哥哥,「你幹嘛?」
「你幹嘛?」他沒好氣地回她,「又作夢嫁給美男子,生個漂亮小娃娃是吧?」
她小臉一紅,「哥哥,這次我是認真的!」
「你哪次不是認真的?」杜青松又是搖頭又是嘆息,拉起妹妹的手,「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先吃飯!餓壞了肚子,別說嫁人,連命都保不住。」
蘭若戀戀不捨地又回頭看了男子一眼,小聲說:「別害怕,我很快就吃完飯來陪你了。」
當兩人走到餐桌旁坐下,卻聽到外面一陣吵嚷,鷄鳴狗叫的聲音此起彼落。時尚書屋
蘭若搶先衝到大門外,遠遠看到一隊官兵走過來,官兵每人手中都拿着亮晃晃的刀劍,如豺狼虎豹一樣衝進各家院落,凶狠無比地吆喝。時尚書屋
「有沒有看到一個身着銀色錦緞的年輕男子?他是開陽國朝廷要犯,誰若敢私自窩藏,株連九族!」
蘭若急忙跑回屋裡,「爹爹,糟了,官兵來抓俊男了!」
杜錦沙臉上一變,「他是逃犯?」
「爹爹!他是個好人!我們要救他!我去救他,等官兵來了,就說他是我嫂子,我自有辦法。」
蘭若抱了她爹的藥箱就衝進西廂房,把窗子全部關閉上,又扯上厚厚的布簾。時尚書屋
杜錦沙猶豫了一下,稍微整理了衣衫,便走了出去。時尚書屋
錦衣男子是否是好人,他不能完全肯定,但行醫多年,也學會一些看人面相的本事,錦衣男子眉目清朗,雖然是受傷昏迷也緊咬着牙關,不讓自己呻吟出聲,看起來是個硬漢子,這樣的男子會是壞人嗎?時尚書屋
可是,連這種窮鄉僻壤,官兵都會追趕過來,想必一定是重要的逃犯,不管如何,男子的身分很可疑。時尚書屋
官兵踢開了杜家的大門,嚷道:「你們有沒有看到一個身着銀色錦緞的年輕男子?私藏不報,株連九族!」
「官爺,小人家正在吃午飯,不曾見過什麼錦衣男子。」
杜錦沙面色如常地回答。時尚書屋
一個像頭頭的官兵揮了揮手,「進去搜!」
一時間房裡被弄得一片狼籍,杜錦沙抱著自己辛苦熬製卻被打翻在地的藥丸氣得渾身發抖,卻又不敢發作。時尚書屋
最後官兵指着西廂房問道:「怎麼關着門?進去看看!」
兩個小衙役剛衝上去要端開門,門打開了,蘭若一臉恐慌地看著他們。時尚書屋
「你……你們是?」
「少廢話!讓我們進去!」
「官爺,等等!先聽我說完再決定進不進去好不好?」蘭若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時尚書屋
官兵喝道:「有話快說!」
「屋裡的是我嫂嫂,她得了癆病,已經病入膏肓,官爺……」
官兵心裡一寒,「癆病?」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