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這個丫頭有點色 樂顏 第 5 頁


開口就說。方子昂因她坦白的話語嚇了一跳,回過神來苦笑着,「胡閙!你這樣私自離家,父母會急壞了的,快回去!」「不要!」蘭若抬高下巴,「我給爹爹留了張紙條,說我出來玩玩啦,沒事的,我經常出來。」「經常?」方子昂
作者:待考 / 頁數:(5 / 30)

方子昂鬆了口氣,忽然隱身到一個小山洞中,他要看看那個追蹤他的到底是何方神聖。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靜待了片刻,不見有任何動靜,方子昂懷疑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其實身後根本沒人跟蹤他,他正打算從山洞中走出來,只見一個曼妙的身影從樹上跳下來,在山岩上左顧右盼。時尚書屋
是杜蘭若?!
方子昂大吃一驚,急忙從山洞中走出來,「杜姑娘,你怎麼來了?」
蘭若一轉身,看到方子昂安然無恙,便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嗯!我要和你一起走。」
「和我一起走?你知道我要去哪裡?」方子昂不解地問。時尚書屋
「我不知道呀,但是不管你走到哪裡,我都會跟你去。」
蘭若依然綻放著大大的笑臉。時尚書屋
「為什麼?」方子昂開始有種大事不妙的預感。時尚書屋
「因為我喜歡你。」
純樸的山居生活,養成了蘭若直爽的個性,有一說一,有二說二,即使喜歡男人,也是直爽地開口就說。時尚書屋
方子昂因她坦白的話語嚇了一跳,回過神來苦笑着,「胡閙!你這樣私自離家,父母會急壞了的,快回去!」
「不要!」蘭若抬高下巴,「我給爹爹留了張紙條,說我出來玩玩啦,沒事的,我經常出來。」
「經常?」方子昂詫異。時尚書屋
「嗯!」蘭若笑咪咪地說:「你可別說女孩子不可以出家門哦,我經常跟着哥哥去城裡賣草藥,而且我還會扮成男人呢!」
他沉着臉道:「這和你進城不一樣,前途凶險莫測,你絶對不可以跟着我!回家去!」
「不要!」蘭若也板起了小臉,「是我自己要出來的,又不關你什麼事,你就只管往前走,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但是你父母——」
「爹和娘會理解的。」
她眼珠一轉,「因為我是出來尋找一個人。」
「哦?」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我娘說,我有一個指腹為婚的未婚夫哦,可是因為戰亂從小就失散了,我要出去尋找他。」
「女孩子出門不方便,你的事我會幫你留意,你還是乖乖回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方子昂嘆口氣。這個小丫頭,真是胡閙。時尚書屋
「什麼嘛!你重男輕女哦!要不,咱們比試一下,看誰先跑到山腳下,如果我贏了你,你就不許對我說教了。」
蘭若走到方子昂面前,踮着腳尖也不到方子昂的下頜,只好抬起臉對他說話。時尚書屋
方子昂雖然很想把蘭若押回去,但是官兵在追捕他,再回去恐怕是自投羅網,他搖搖頭,「好吧,比一下,如果你輸了就回去。」
蘭若笑得如迎着陽光的嚮日葵,「準備好,馬上開始。走!」她的身子如一隻敏捷的小鹿,蹦蹦跳跳地朝前飛奔。時尚書屋
方子昂雖然有傷在身,但為了讓蘭若回心轉意也是使出全身的本事,如懸空的老鷹朝山腳下俯衝而下。時尚書屋
方子昂自幼隨師學武,輕功在同齡人中已算上等,可是當他趕到山腳下時,才發現蘭若已經閒閒地坐在一塊石頭上欣賞風景了。時尚書屋
「子昂哥哥,你輸了吧?」蘭若笑嘻嘻地從石頭上跳下來,走到方子昂面前,伸出小手撫着他胸口,「你不熟悉山路,輕功也沒有我好,輸是一定的,可干萬別難過哦。」
方子昂拿她沒辦法,只好說:「你要跟着我也可以,但是一切要聽我的,不許多說話,知不知道?世事凶險,隨時都可能沒命的。」
蘭若用力地點頭,「我當啞巴。」
方子昂忍俊不住,「那倒不必。我們到前面的旅店買一匹馬,玉衡國是平原,騎馬會方便些。」
「好!我從來沒騎過馬呢!」蘭若興奮不已。時尚書屋
那家店沒有名字,只有一面旌旗,上面寫着「旅店」兩個大字。時尚書屋
四下空曠,過往的旅客自然會在這裡歇一歇腳,方子昂也不例外,看到旅店門口放的酒罈子,他才發覺自己已經渴得喉嚨乾澀。時尚書屋
這是一棟兩層的木樓,底樓是用飯的桌椅,後面的一側大概連着灶房,樓上應該就是住宿的地方了。時尚書屋
方子昂和蘭若挑了個僻靜的角落坐下,店小二笑容滿面地走過來。時尚書屋
「客倌要吃點什麼?」
「要兩盤青菜和一盤葷菜就可以了。」
「好,客倌,你們稍等,菜馬上就好,還要酒嗎?」
「不用。」
方子昂打量了一下四周,另外有兩桌客人。其中一個一身黑,頭上還戴着黑紗的斗笠,喝酒也戴着,是個怪人;另外一個是五十歲左右的乾瘦老者,可能是個樵夫,一身短衣打扮,倒也乾淨利落。時尚書屋
櫃檯後面的掌柜四十多歲,留着一抹疏淡的鬍鬚,臉圓胖胖的,堆着彌勒佛一樣的笑容。時尚書屋
空氣裡瀰漫著沉肅的氣息,連活潑的蘭若都感覺到了。時尚書屋
方子昂壓低聲音對她說:「儘快吃飯,吃完就走。」
蘭若點點頭。時尚書屋
須臾,店小二端着菜過來,「客倌,您的菜來了,請慢用。」
方子昂問,「小二,你們這裡可有閒置的馬匹?我想買一匹。另外加上兩套男子的衣服。」
店小二連連點頭,「有有有,我去跟老闆說。」
「謝了。」
掌柜的遠遠地朝他們點頭微笑,「客倌,先用餐,我們一切都為您準備好。」
方子昂點點頭。時尚書屋
蘭若也餓極了,舉筷子就夾,突然被方子昂拿筷子擋住。時尚書屋
「等等。」
蘭若不解地看他,「怎麼了?」
方子昂從懷中取出一支銀針,放進飯菜裡探視。時尚書屋
掌柜的笑道:「客倌,儘管放心,我這店開了十幾年,可從來沒幹過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方子昂一笑,「小心駛得萬年船,不敬之處請掌柜的海涵。」
銀針沒有變色,證明飯菜裡無毒,方子昂正要食用,卻被蘭若伸手擋住。時尚書屋
「怎麼了?」
蘭若挨到他耳邊小聲說了一句,方子昂臉色一變,隨即緩緩放下了筷子,然後拉著蘭若站起來,走到櫃檯邊,從懷中取出一錠銀子。時尚書屋
「掌柜的,這是買馬與飯菜的錢,餘下的不用找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