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這個丫頭有點色 樂顏 第 6 頁


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兩人疾風迅雷,一眨眼的工夫已經離旅店很遠。蘭若被方子昂單臂緊緊抱著,後背又緊靠着他寬厚的胸膛,不禁有些意亂情迷,心兒如小鹿亂撞。她沉迷了片刻,偷偷側身向後望,「糟糕,他們跟來了!」方子昂把她
作者:待考 / 頁數:(6 / 30)

掌柜的笑着收下,「客倌不吃了?咱們家的廚子可是一等一的好手藝,做的菜極好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我們覺得不餓了,還是趕路要緊。」
方子昂拉著蘭若朝外走。時尚書屋
「客倌,好走。」
方子昂和蘭若剛走到門口,要跨過門檻時,黑衣人與那個乾瘦老者如同射出的箭向他們席捲過去。時尚書屋
黑衣人的衣服裡藏着一把刀,而老者手中也多了三節棍。時尚書屋
刀聲、棍聲刺破沉肅的空氣,直直地襲擊方子昂的後背,眼看觸到他的剎那,方子昂的身子卻宛如被狂風吹起的風箏一樣飄向高空。時尚書屋
方子昂從懷中抽出匕首,割斷門口拴着馬匹的繮繩,抱著蘭若一躍而上,縱馬快速前行。時尚書屋
這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兩人疾風迅雷,一眨眼的工夫已經離旅店很遠。時尚書屋
蘭若被方子昂單臂緊緊抱著,後背又緊靠着他寬厚的胸膛,不禁有些意亂情迷,心兒如小鹿亂撞。時尚書屋
她沉迷了片刻,偷偷側身向後望,「糟糕,他們跟來了!」
方子昂把她扳回來,「坐好!小心掉下去。」
「可是他們也騎着馬呢!」蘭若一臉焦急,「我們的馬載着兩個人,肯定沒他們跑得快,唔……你能不能讓我站到馬背上?」
「要做什麼?」
「我要解決掉這兩個人。」
「怎麼解決?」
「別問那麼多,快!他們要從背後放冷箭了。」
方子昂依言抱她起來,一手緊牽馬的繮繩,一手緊緊抱住蘭若的大腿。時尚書屋
依靠在方子昂的肩膀上,蘭若挺腰而立,從抽裡取出兩包東西,對準後面的人用力擲過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方子昂只聽到背後兩聲慘叫,突然身上的蘭若一軟,身子向後仰去,他大驚,抱住她,重新讓她在馬背上坐好。時尚書屋
抱她坐下的同時他才發現她的肩頭多了一支箭,箭頭沒入肩窩,鮮血染透了她身上鵝黃的衣衫。時尚書屋
方子昂的心一陣悸動,宛如那支箭不是射在蘭若的肩頭,反倒射中他的心一樣巨痛。時尚書屋
他與這個女孩素昧平生,她卻一再捨身相救,為什麼?時尚書屋
「蘭若……蘭若……」
他一邊搖着她的身體,一邊焦急地呼喚,「別睡!別睡啊!前面有條小河,我馬上救你。」
蘭若雙眼迷離,聲音虛弱地道:「箭……有毒……」
方子昂越發焦急起來,急揚鞭子催馬兒疾行,片刻趕到小河邊,他小心翼翼地把蘭若抱下來,用匕首先把傷口周遭的衣服割破撕下,然後說:「我要把箭拔出來了,你要忍住。時尚書屋
蘭若的臉色因為失血而蒼白,她勉強說道:「嗯,我懷裡有金創藥,你先取出來,拔下箭之後敷上。」
方子昂依言取出藥粉準備好,然後一手摀住蘭若的眼睛,一狠心,另一隻手拔下那支箭。時尚書屋
箭頭是螺旋狀,所以拔出來的時候扯出了一些皮肉,蘭若努力想忍住,還是忍不住哭泣起來,「子昂哥哥……沒關係……不疼……嗚……真的不疼……」
方子昂手腳冰冷,自己全身受傷時他也未曾這樣難過。時尚書屋
隨着箭頭流出來的血已經成了暗黑色,肩窩處的顏色越來越深,看來毒性劇烈,如果再耽擱,恐怕這丫頭整條胳膊都要廢了。時尚書屋
方子昂低頭咬住她的傷口,用力的吸吮,懷中嬌小的身軀不停的顫抖,讓他的眼淚也快流下來。時尚書屋
這個傻女孩,一定是替他挨這一箭,否則在他前面的她不會受傷。時尚書屋
方子昂不忍心看她如此受苦,伸手替她點穴,蘭若頭一垂,睡了過去。時尚書屋
連着吸吮了十幾口,直到流出的是鮮紅的血時,他才停止,把準備好的藥粉小心翼翼敷上,即使在昏睡中,蘭若的身子也在微微顫抖。時尚書屋
他又從內衫上撕下一塊布,為她包紮好,才微微鬆了口氣。時尚書屋
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在草地上,方子昂在小河邊洗了洗手,回頭看到蘭若衣衫不整血跡斑斑,知道這樣無法繼續前行。時尚書屋
他從店家準備的包袱裡取出一套青色衣衫,準備為她換上。時尚書屋
蘭若身上穿的鵝黃衣衫被血染紅,方子昂小心翼翼地解開,手伸到她的胸口時,他猛然收回了手。時尚書屋
這怎麼可以?男女授受不親,這樣碰到豈不是輕薄了她?時尚書屋
可是讓她穿著這樣的衣服更是教人無法忍受,方子昂猶豫了片刻,忽然有了個主意,他跪在地上朝着上蒼叩了三個頭,然後解下蘭若身上的衣服。時尚書屋
在長衫下,還有貼身的褻衣,緊緊裹着少女的玲瓏身軀,胸前的花蕾,纖細的腰肢,挺俏的臀部,修長的雙腿,無一不美,無一不誘人。時尚書屋
方子昂只覺渾身一熱,血液逆流而上,臉龐燒得厲害。時尚書屋
已經二十歲的他,早經歷過男女之間的情事,比蘭若更性感更成熟的女子他閲歷不少,卻從未讓他有過如此情潮洶湧的感覺。時尚書屋
老天啊,怎麼會這樣?時尚書屋

她還是個純潔無瑕的小姑娘……

方子昂趕緊為蘭若套上那套青衫,為她繫帶子的時候,雙手還無法自製地發抖,費了好半天工夫他才做好這再簡單不過的動作。時尚書屋
為蘭若換一套衣服,比同時和幾個高手打鬥更讓他勞累,全身是汗的他宛如虛脫了,他頽然在蘭若的身邊躺下,仰頭望着湛藍的晴空。時尚書屋
大朵大朵的白雲悠悠地漂浮着,漸漸幻化成蘭若明媚的笑顏,他一驚,又翻身坐起來,看身邊的蘭若,還在沉睡。時尚書屋
他深深地嘆一口氣。時尚書屋
自己的事已經夠煩惱了,如今再加上這個小丫頭怎麼是好?時尚書屋
為了防止敵人找到線索,方子昂把蘭若染血的衣衫包住一塊石頭,扔到了河裡沉下去。時尚書屋
馬兒已經喝足了水,日頭開始漸漸西斜,陽光在蘭若的臉上溫柔地停留,她長長的睫毛在玉一般的面頰上留下彎月一般的剪影。時尚書屋
神氣的眉毛,挺直的鼻樑,小巧的嘴巴,可愛得有些像嬰兒一樣柔嫩的下巴,她就像一個美麗的白玉娃娃。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