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這個丫頭有點色 樂顏 第 7 頁


淡地說:「不管如何,在我心裡,是將你當作妹妹看待的。我已經叩拜過上蒼了。」「什麼嘛!」蘭若趕緊跟上來,一跑動肩窩就疼,她哎喲的喊了一聲,成功地讓方子昂迴轉過身,她直勾勾地盯着他說:「我已經有一個哥哥了,才不要什麼異
作者:待考 / 頁數:(7 / 30)

方子昂最後嘆一口氣,然後解了她的穴道,趴在她耳邊喊,「起來了!再不趕路就要露宿荒野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第3章

「什麼?」蘭若從草地上跳起來,不可思議地瞪着對面的方子昂。時尚書屋
方子昂靜靜地說:「我說孤男寡女行走不便,你我不妨結拜為異性兄妹,我也好對你多些照顧。」
蘭若先是歪着頭思索,隨後又退後兩步叫道:「不要!」
「蘭若,這是唯一的辦法了。」
「什麼孤男寡女啊?你又不讓我摸你,我又沒有生小娃娃,怕什麼?我不要跟你結拜。」
蘭若歪歪頭再想一會兒,忽然開懷地笑起來,「你要跟我結拜也可以,咱們來拜堂吧。」
方子昂只覺頭轟的一聲亂了。時尚書屋
這個小丫頭,怎麼就認定了要跟他成親呢?姑且不說他們兩人各有婚約在身,即使沒有,他現在也沒有談情說愛的興緻,更別提嫁娶之事了。時尚書屋
他把馬牽到大路上,淡淡地說:「不管如何,在我心裡,是將你當作妹妹看待的。我已經叩拜過上蒼了。」
「什麼嘛!」蘭若趕緊跟上來,一跑動肩窩就疼,她哎喲的喊了一聲,成功地讓方子昂迴轉過身,她直勾勾地盯着他說:「我已經有一個哥哥了,才不要什麼異姓哥哥呢!我不要就是不要!」
「蘭若!」方子昂皺了皺眉,「我再說一遍,我只能當你是我的妹妹。上馬吧,我們還要趕路。」
蘭若噘着小嘴瞅他,萬般無奈地上馬,當方子昂的手攬住她的小蠻腰時,她小聲地嘟囔道:「我才不要做你的妹妹。」
方子昂將她的話自動略過,不再回答,他知道這樣說下去肯定糾纏不清,蘭若是個頑固的小丫頭。時尚書屋
玉衡國位於七國的中央,土地肥沃,有兩大河流從國家的南北兩方自西向東流過,河流滋潤了土地,道路兩旁是一望無垠的禾苗,綠油油的舒展着生命的活力。時尚書屋
一路聒噪不休的蘭若突然停止了吵閙,沉默地看著兩旁的田地。時尚書屋
方子昂明白小丫頭在跟他嘔氣,他偏偏又無法讓她如願,所以除了苦笑之外,也別無他法。時尚書屋
直到夜色深沉,他們才走到了一個小村落,馬蹄聲驚動了一戶人家的狗,便狂吠不止,不消片刻,村子裡的狗都汪汪叫起來。時尚書屋
方子昂在一家寬敞的院落前停住,下馬敲門,不一會兒,有一個中年的漢子來開門。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公子,有何貴事?」
方子昂忙彎腰鞠躬,「打擾了,我們兄妹旅途勞累,想在貴處借宿一夜,不知可否?」
中年漢子又打量了他們一番,然後打開門,「進來吧。」
「謝謝,敢問兄台貴姓?」
「沒啥貴不貴的,鄉村野民,你叫我劉三就是了。」
中年漢子豪邁地回答。時尚書屋
「在下方子昂,她是我的小妹蘭若。劉三兄,打擾了,這是一點小意思,還請收下。」
方子昂從懷中取出一兩銀子遞過去。時尚書屋
「你這是幹什麼?」劉三臉色一沉,「你愛住就住,不住拉倒,咱們可不是開旅店的,給行腳的客人一個方便,收銀子算什麼?」
方子昂尷尬一笑,又把銀子放回懷中,”那就真的是打擾了。蘭若,向劉三兄道謝。”
蘭若只是鞠了一個躬,卻未開口說話。時尚書屋
方子昂看了她一眼,她對他皺了皺鼻子。時尚書屋
方子昂不禁苦笑。這小丫頭還在跟他嘔氣呢。時尚書屋
看起來劉三家還算殷實,三間瓦房,還有兩間西廂房,西廂房是草堂,南屋是土屋,像是廚房。時尚書屋
劉三的妻子是個高高瘦瘦的女子,手腳俐落,一下子便為方子昂兩人做了兩盤青菜,一盤是涼拌菠菜蒜泥,一盤是青椒炒鷄蛋,色澤鮮艷,煞是誘人。時尚書屋
劉三妻笑着說:「你們慢用,咱們農家也沒什麼好菜招待,就湊合一下填飽肚子吧!」
方子昂道:「這已經很好了,謝謝,謝謝。」
蘭若也不客氣,拿起筷子就吃,從早晨到現在,沒好好吃一頓飯,她實在是餓極了。時尚書屋
劉三的妻子說:「方家妹子可真水靈啊,瞧這俊俏的小臉,真是可愛。」
蘭若抬頭對她微笑,然後繼續低頭猛吃。時尚書屋
方子昂見狀說:「慢點,小心噎着。」
劉三的妻子說:「我家那兩個丫頭啊,如果有方家妹子一半的俊俏就好了,我們也不愁她們找不到婆家。哎喲,你看我光顧着說話,我去給你們收拾房間,兩位住西廂房可好?」
「好。」
方子昂點點頭說:「麻煩嫂子了。」
劉三的妻子被方子昂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轉身離開,邊走邊想道:這世上還真有畫一般的人物呢,這兄妹倆可真是仙人一樣的俊美啊。時尚書屋
西廂房外放了些雜物,內間只有一張床,劉三協助妻子把家裡軲轆車的車廂取下來,放在外間地上做了臨時的床板,又在上麵舖了被縟,拿了自家嶄新的被子,收拾得很舒適。時尚書屋
蘭若用過飯,又用熱水洗了洗腳便去睡了。時尚書屋
方子昂躺在外間,有些睡不着,在床上輾轉反側,坐又不安,睡又不穩,欲待起身覺得懶,閉了眼又覺得悶。時尚書屋
唉……想他活了二十載,文韜武略皆有所成,優美詩詞也略通一二,身邊的女人成群,卻沒一個能讓他如此費思量。時尚書屋
只是因為杜蘭若對他有恩,是他的救命恩人,所以他才難以取捨嗎?時尚書屋
自己前途莫測,生死就在一綫間,自然不想連累她,今天在那家旅店,若不是蘭若告訴他盤上有毒,說不定他早已命歸西天。時尚書屋
江湖險惡,他以為一支銀針便能識破真假,誰知高手下毒還能下到容器上,只要觸摸同樣一命嗚呼。時尚書屋
他正在思索,忽聽內間一聲尖叫。時尚書屋
「啊!」
他翻身而起,赤着腳便衝了進去,「蘭若!」
蘭若抱著被子蜷縮在床角,臉色蒼白。時尚書屋
方子昂急切問道:「怎麼了?」
蘭若的眼睛眨呀眨,嘴巴動了兩下,方子昂卻沒聽出她在說什麼。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