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這個丫頭有點色 樂顏 第 8 頁


着。」蘭若這才甜甜一笑,乖乖地躺下鑽進被窩。她閉上眼,背着方子昂偷笑得像隻小狐狸。笨蛋子昂,被她騙過了吧?嘻嘻,他還以為她真的怕蜘蛛呢,從小在山里長大的孩子,什麼稀奇古怪的爬蟲野獸沒見過?再說,她懷裡還
作者:待考 / 頁數:(8 / 30)

她的小臉皺成一團,目光滴溜溜地轉了一圈,然後朝着床頭努了努嘴,方子昂順着她的方向看過去,赫然發現在枕巾上有一隻大蜘蛛,它正對著四周虎視眈眈。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方子昂向四周看了看,沒有什麼可利用的工具,便直接把枕巾摺疊了起來,蜘蛛被包在裡面,他拿到屋外,就着朦朧的月光把蜘蛛抖在地上,然後取了塊石頭把它弄死。時尚書屋
枕巾已經無法再用,他便取了自己的枕巾給蘭若重新鋪好,「沒事了,睡吧。」
蘭若依然縮在床角動也不動。時尚書屋
「沒事了,乖,快睡。」
方子昂伸手撫摸她的頭髮,「否則明天起不來,怎麼趕路?」
蘭若忽然整個人撲進他的懷裡,纖細的身軀直髮抖,證明她確實被嚇壞了。時尚書屋
方子昂不禁心軟,「睡吧,我在旁邊守着。」
「一直守着?」憋了好一會兒的蘭若終於開口說話了。時尚書屋
「嗯,一直守着。」
蘭若這才甜甜一笑,乖乖地躺下鑽進被窩。時尚書屋
她閉上眼,背着方子昂偷笑得像隻小狐狸。時尚書屋
笨蛋子昂,被她騙過了吧?嘻嘻,他還以為她真的怕蜘蛛呢,從小在山里長大的孩子,什麼稀奇古怪的爬蟲野獸沒見過?時尚書屋
再說,她懷裡還有驅蟲子的藥粉呢,只是她不想拿出來罷了。時尚書屋
過了一會兒,方子昂以為她已經睡着了,悄悄起身向外走。時尚書屋
聽到動靜的蘭若一急,喊道:「哎喲!嗚嗚……」
方子昂急忙折返回來,「怎麼了?」
蘭若使勁擠眼,希望能夠擠出眼淚,「疼,肩膀好疼。」
方子昂扶她坐起來,擔心地問,「真是,我太粗心了。你還有沒有藥粉?我去討點熱水清洗一下,再重新上藥吧。」
蘭若急忙拉住他的袖子,「不用、不用,我這藥好得很,明天再換就行了。」
「可是你說疼啊。」
蘭若又一陣擠眉弄眼,最後終於想出個好藉口,「我怕黑,沒有人陪着就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方子昂無奈地笑道:「你呀。」
「是真的啦!我小時候經常受傷。只要受傷,娘就會陪我睡。為了多和娘在一起,我就經常把自己弄傷。」
方子昂笑起來,「愛撒嬌的姑娘。」
蘭若語帶請求的說:「你看這床多大,你和我一起睡吧。」
方子昂一怔,心猛跳了一下,看見蘭若清澈的目光,明白她真的毫無心機,不明白成年男女不可以隨便同榻而眠的。時尚書屋
「你睡吧,我會一直看著你。」
「不許走哦。」
蘭若慢慢躺下,目光一直盯着他。時尚書屋
方子昂點點頭,「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你真的不要和我一起睡嗎?這床很軟哦,比那木板好多了。」
她眼睛眨呀眨的。時尚書屋
方子昂搖搖頭,「小姑娘,你要懂得矜持,女孩子家哪能隨便和男子同榻共枕?」
「我沒有隨便啊,我喜歡你嘛。」
蘭若噘着嘴巴說。時尚書屋
「我們剛認識不久,你喜歡我什麼?」方子昂很好奇,究竟自己有什麼魅力可以讓她愛上一個逃犯。時尚書屋
蘭若歪着頭想了半天,最後目光落在他臉上,滿臉夢幻的表情,「因為你長得很俊啊,我要找一個俊俏郎君,你是最漂亮的了。」
方子昂的笑容消失了,十分失望。杜蘭若就只看上了他的外表?為了他的俊美就可以捨身相救?時尚書屋
杜蘭若啊杜蘭若,該說你單純呢,還是說你愚蠢?時尚書屋
方子昂淡淡的說:「睡吧,明早還要趕路呢。」
蘭若也沒有再說話。時尚書屋
他突然想起什麼的問道:「如果你的未婚夫比我還英俊,那時你會怎麼辦?」
她想了想,搖頭道:「不會的,我不信這世上還有比你更好看的人了。」
他苦笑,「萬一呢?世事無絶對。」
「如果比你還好看……哎呀,這還真難辦耶。」
蘭若認真地苦惱起來。時尚書屋
方子昂沉默下來,苦惱思索的蘭若不一會兒便沉入了夢鄉。時尚書屋
第2天一大早,他們拜別了劉三一家,重新上路。時尚書屋
蘭若已經習慣依偎在方子昂寬闊的胸膛裡,舒舒服服地眯着雙眼又打一會兒盹,可惜馬背顛簸,也不能睡着,她無聊極了便問方子昂,「咱們要去哪裡?」
「玉衡國的都城涼州。」
「嗯,為什麼要去那裡呢?你是開陽國的人吧?你說全家被賊人害了,是怎麼回事呢?涼州有你的親人嗎?」
方子昂微微一笑。這個後知後覺的丫頭,到現在才想起來詢問他的身分背景,如果他是歹人,她豈不是羊入虎口?時尚書屋
「我全長在一個很大的家庭裡,家人很多,僕人很多,所以敵人也很多,他們時時刻刻覬覦方家的財產,想占為己有。當時,我的父親病重,他們收買了大夫用藥毒死了他,殺了我的母親和兄弟姐妹,幸虧一個家奴和我長得很像,扮成我的樣子替我犧牲,我才逃過一劫。但是很快他們便發現殺錯了人,四處搜捕我,在和他們的打鬥中,我受了重傷,如不是你的家人救我,我必死無疑。」
「啊……」
蘭若越聽越心驚,張大了嘴巴,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時尚書屋
「涼州有我的姨娘在,我想去投奔她。」
蘭若小嘴扁了再扁,眼淚汪汪地回過頭看著方子昂,「什麼人這麼喪盡天良?太殘忍了!如果讓我遇到,我要把他們大卸八快。你一定很難過吧?別哭哦,我會陪着你的。」
方子昂聽得啼笑皆非,心裡卻着實暖了起來,「男兒有淚不輕彈,我不會哭的。」
蘭若點了點頭,也想不出其他什麼安慰的話,就沉默下來,在心裡打定主意要好好疼愛方子昂,他真的很可憐。時尚書屋
晌午時分,他們在路邊的一棵大樹下休息了一會兒,吃了點劉三家準備的乾糧和水,便又開始前進。時尚書屋
下午天氣突然陰沉下來,有一種萬籟俱寂的感覺襲上心頭,四周突然靜了下來,鳥兒不再啁嗽,樹葉不再沙沙作響,昆蟲也不再鳴唱。時尚書屋
「糟了,要變天了!」方子昂說完,急忙揚鞭催馬疾行。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