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報喜神算子 第 6 頁


人躺在床上還想調戲姑娘,難怪想娶妻沖喜了。「你叫我大師就好了。」她說著,走到床前看著他。「姑娘姓大名師嗎?」他自在地回視她,結果反而是她先避開眼神。「當然不是,可是我不想告訴你。」她嘟起嘴。這男人感覺真討
作者:子玥 / 頁數:(6 / 0)

「那失禮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喬文華微微一笑,窗外的雪景頓時吸引不了他了。時尚書屋
她依然一身紅衣、紅褲,看來似乎相當喜歡紅色。時尚書屋
殷小小打量着房間裡的擺設,不再把目光放在床上病懨懨的男人身上。這人
一看就知道沒救了,還娶什麼妻?存心害人嘛!
兩人沒發現早在喬文華一聲「紅姑娘」喊出口之際,呂洞賓就已消失得不見
蹤影,並順手把守在門口的喬福管事挾去拷問。時尚書屋
「咳咳……」
喬文華輕咳着坐起身,他第1次見到獨身在男人房裡還能泰然
自若的女子。「還滿意你所見到的嗎?」
殷小小繞回屏風後頭,「很好看哪!」
嘖嘖,光這間房就夠她吃喝一輩子了,京城裡有錢人真多。時尚書屋
「謝謝。」
喬文華失笑,「敢問姑娘芳名?」
她眨了眨眼。這男人躺在床上還想調戲姑娘,難怪想娶妻沖喜了。時尚書屋
「你叫我大師就好了。」
她說著,走到床前看著他。時尚書屋
「姑娘姓大名師嗎?」他自在地回視她,結果反而是她先避開眼神。時尚書屋
「當然不是,可是我不想告訴你。」
她嘟起嘴。這男人感覺真討厭。時尚書屋
「咳咳……聽姑娘這樣說,叫我好生傷心。」
他笑道。時尚書屋
果然是登徒子。殷小小愈加討厭起他,「少油嘴滑舌的!」
「我是說真的……」
呵呵,什麼都寫在臉上的小姑娘。「福總管說你是娘請
來的神算大師……我以為大師是個男子?」
殷小小擺了擺手,拉張凳子在床前坐下並盯着他。時尚書屋
喬福管事是在她那破爛屋子中找到她的,她本不想走這一遭。有錢了不起嗎?
她又不是雲遊四海的化外方丈,看到哪座府邸有煞氣便進去做法警告一番。時尚書屋
她是城隍廟前的神算大師耶!哪人不是親自前去拜託她?喬文華算哪根蔥,
要她親自前來?時尚書屋
若非喬福管事實在太纏人,讓娘發現,說什麼「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跟着勸她過來,她才懶得走這一遭呢!
若真是個有為青年便罷,想不到是個禍害!娘的善心算是倒到糞坑裡了。時尚書屋
「夫人呢?」名義上是喬夫人請她過來的,她沒出現實在說不通。時尚書屋
「我尚未娶妻。」
殷小小丟了個白眼過去,「我是說你娘!」
「哦……」
喬文華微笑,「大師要說清楚啊,很容易讓人誤會的……」
「你……」
「文兒!」一陣風颳了進來,大刺剌地直闖進溫暖的屋內,後頭的侍女連忙
為主子關上房門。「聽說大師來了……啊,你是?」
左右沒別的人了,除了這女娃……沒聽說大師是個女的啊?喬夫人皺了皺眉,
有些意外地看著眼前的紅衣女娃。時尚書屋
「你便是神算大師?」喬夫人謹慎地確認。時尚書屋
遇到質疑不是第1次,殷小小的優點之一就是不會跟長輩計較。時尚書屋
「是。」
她擺出職業的笑容,「夫人想為少爺沖喜?」
一聽她這麼一問,喬夫人立即上前一步問:「沒錯。我為小兒談過幾門親,
可都談不攏,不知大師有何指點?」
殷小小聞言瞄了一眼床上的男人。嗯……憑他這副尊容想娶親……難喔!
不管他以前有多好看,病成這副瘦骨嶙峋的模樣實在看不出以往曾有的風采
;連她都看得出他來日無多,試問:哪家姑娘願意嫁進來等做寡婦?時尚書屋
何況一路走進來,也明白喬府是如何的朱門大戶,這種人家講究門當戶對,
又有哪個好人家的女兒願意犧牲?何況……嘿,她也有做功課的,喬少爺不是獨
子,他一死更是半點好處都撈不到,更叫那些祟尚「門當戶對」之人敬而遠之了。時尚書屋
「貴公子的印堂發黑,黑雲罩頂,怕……沖喜也……嗯……」
話說太白便失
了美感,並且她亦不是鐵石心腸之人,如何當面跟一個母親說她兒子沒救了,豈
不造孽?時尚書屋
喬夫人一聽感覺一陣暈眩!
「夫人!」兩個侍女連忙一左一右地攙扶住她。時尚書屋
呂洞賓這麼說,神算大師亦如是說,難道文兒真……不!她不放棄!
「大師,求您救救文兒,我只有這麼一個兒子呀……」
喬夫人聲淚俱下,「
不管多渺小的希望,只要有可能,我都會去求來!求大師指點一條明路。」
呃……殷小小吃軟不吃硬,對溫情攻勢最沒轍了。時尚書屋
「娘,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喬文華緩緩開口,對幾天之內分別聽到不同
領域的人宣判他的死期,似乎沒有多大感覺。「明知活不久,何必害了人家閨女?」
咦?殷小小聞言挑眉,驚訝地望向他。時尚書屋
他竟會說出這樣的話?好意外呀……「什麼活不久?娘不准你這麼說!」喬
夫人挨到床前握住愛子的手,「你想娘的下半輩于孤孤單單過嗎?娘的依靠惟有
你啊!」
「娘,爹會照顧你。」
喬文華無奈道,「沒有我,你依然會過得很好……」
「胡說!」喬夫人激動地說:「你一死,娘就什麼都沒有了!就什麼都沒有

了……」

唉……喬文華吐了一口氣。他不怪娘的勢利,娘只是被爹傷了心,變得不再
相信感情。時尚書屋
三妻四妾沒有錯,錯的是不該輕易許不只愛一人的承諾。時尚書屋
若沒有把握一生一世只愛一人,又何必承諾甜蜜的謊言?時尚書屋
殷小小在一旁看著,深深覺得這種深宅大院中的恩恩怨怨,是非曲折,實在
不是她這種小人物能夠瞭解的。時尚書屋
還是快快打發離開吧!
「咳!」殷小小輕咳一聲引起兩人注意,「要衝喜也不是一定找不到人……」
「大師有何指點?」喬夫人一聽,驚喜地緊抓住兒子的手望向她。時尚書屋
喬文華亦感有趣地等着下文。她想怎麼做?時尚書屋
「請喬少爺淨身持齋三天,三天後午時往心目中浮起的第1個方向去找,遇
到的第1個適婚女子就是你救命的沖喜新娘!」殷小小故做掐指狀,「但屆時將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