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報喜神算子 第 8 頁


客棧的笨兒子指了一條姻緣路而得來的。「回來啦,小小?」殷母慈愛地看著她,「今天順利嗎?」「嗯。」殷小小一脫在外的精明俗氣,在母親的面前,她只是一個長不大的 孩子罷了。「娘,你瞧,今晚有燒鷄吃呢!」「香客
作者:子玥 / 頁數:(8 / 0)

「呃,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書生忸怩地拿出新寫好的一幅春聯,「年節到了,讓你拿回
去貼貼門楹。」
殷小小也不客氣,「多謝。」
她的座右銘是:有得拿就拿,有便宜就撿。時尚書屋
當殷小小果真拿了春聯便走,附近的古董張哈哈大笑,「瞿書生,你想把紅
姑娶回家,還有得等哪!今年看來是不可能啦!」
至于殷小小是否知道人家的心意?天知道。只見她蹦蹦跳眺心情奇好地跳回
家。時尚書屋
「娘!」她打開門便開心地跑進後頭的房間裡,孺慕地挨到娘親長年臥病的
床邊,展示她今天的戰利品──免費的春聯及燒鷄。時尚書屋
燒鷄是她替大來客棧的笨兒子指了一條姻緣路而得來的。時尚書屋
「回來啦,小小?」殷母慈愛地看著她,「今天順利嗎?」
「嗯。」
殷小小一脫在外的精明俗氣,在母親的面前,她只是一個長不大的
孩子罷了。「娘,你瞧,今晚有燒鷄吃呢!」
「香客送的嗎?」殷母沒有多看一眼,反而伸手撥去女兒髮梢上融化了的一
滴雪水。時尚書屋
「是呀!」她起身轉頭拉過房裡惟一的一張小桌,將燒鷄放在上頭之後再回
頭道:「在鄉下時聽說京城裡的人個個奸詐又狡猾,吃人不吐骨頭的,可……娘,
我覺得他們其實很好心呢!」
「哦?怎麼說?」殷母愛憐地摸摸女兒趴在床沿的頭。時尚書屋
「他們不會拿石頭砸我,也不會說我是掃把星……」
她抬頭,「為什麼呢?
在家鄉說京城裡人壞話的,在我眼中卻比城裡人更壞呢!」
也不知是城隍三仙的功力太爛,還是城裡人太蠢,她不過胡謅猜中幾件事就
讓人當神算供着──城隍市集裡的人也挺好相處,像瞿書生就常送她字畫,雖然
她不太懂那東西。時尚書屋
殷母聞言不禁眼眶微紅,「難為你了,小小……」
「娘,我一點都不難為呀!反倒是娘為我受委屈了。」
她咧開嘴笑道:「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且靠我這本事,咱們現在過得很好呢!」
在家鄉讓人退避三舍的能力,到了這卻讓人奉若神明……這是什麼因素造成
的呢?是京城人太蠢,還是家鄉的鄉親們太無知?時尚書屋
「是呀……」
殷母微笑。「這也能幫助人的呀……」
她的女兒只是那麼一點點與眾不同罷了,夫家為何要視她為瘟疫?為何未曾
想過,這是神明賜給小小的禮物?時尚書屋
「對了,小小,上回去看的喬府少爺如何呢?」殷母心血來潮地問道。時尚書屋
喬府少爺?殷小小側頭想了想,「喔,那個呀!」
嗯,若說要忘也挺難的,畢竟他是第1個有此「榮幸」請她到府裡去算命的
傢伙。時尚書屋
「說到這個,娘,我真搞不懂,都已快死的人了,為何還要拖一個人陪葬呢?
連我都看得出來喬少爺已病入膏肓,卻還是要為他「沖喜」地娶個新娘子來糟蹋!
喬少爺死了是一了百了,可被留下來的新娘子絶不好過的。」
看得出殷小小對喬少爺沖喜一事頗不以為然。時尚書屋
殷母只是微微一笑,「天下父母心,若換做是你發生了這樣的事,娘拚死也
會去求一個希望,不管那有多麼荒謬。」
「是嗎?」她眨了眨眼,還是不太認同,但卻為了娘的話感到心裡暖呼呼的。時尚書屋
算了,管他呢?只要那個倒楣鬼不是她就好了。時尚書屋
打量着女兒青春俏麗的臉,殷母不覺歎了口氣。時尚書屋
「若我們還留在家鄉,若阿榮沒有退親……我的小小也該是個新嫁娘了……」
殷小小聞言皺眉,「娘,別說這個了。」
「要娘如何下感歎?」摸了摸女兒年輕的臉龐,「你都十八歲了啊!」
「十八便十八呀!」
「十八早該是幾個娃兒的娘了。」
起身,殷小小轉身道:「娘,我去準備晚膳了。」
成親生子又如何呢?看她娘,多美好賢慧慈祥?爹卻還是拋棄了她……只因
為她生出了一個妖女。男人多麼無情,完全忘記她也是他的骨肉!所以,成親生
子?留給那些來向她祈求姻緣的千金小姐吧!

米米米

三天很快就過去了。時尚書屋
喬文華乖乖地依言淨身持齋三天,雖還是每日躺在床上,卻也不再無聊地找
呂洞賓麻煩,猶自閒適自在地看書或是看帳,讓喬家老爺夫人好是安慰。時尚書屋
只有呂洞賓知道為什麼。時尚書屋
不找他麻煩是因為他去為他打探某個倒楣鬼的身家資料,閒適自在則是因為
他知道有個倒楣鬼即將入甕,且一定入甕.
「文華,你不怕人家不嫁你?」呂洞賓忍不住想打掉他的胸有成竹。時尚書屋
喬文華從書本裡抬起頭來,淡淡地笑道:「該操心的是我娘。」
「啊啊……」
嘖,對啊,人家姑娘不嫁,最心急的不會是他,而是盼望一舉
沖喜成功的喬夫人!
「時間到了吧?」喬文華闔起書本,看看外頭,雖無冬陽,至少風雪已停,
稱得上是天清氣朗的好天氣。時尚書屋
他話才落,房門已被打開,喬老爺、喬夫人及喬老爺的兩名側室盛重其事地
打扮過一番,後頭跟着六對紅衣婢女討其喜氣,再後頭則是跟來看熱閙的其他庶
生子女;當然,喬依人也在裡頭,一雙擔憂的眼沒離開過喬文華身上。時尚書屋
「文兒,準備好了嗎?」喬老爺問道。時尚書屋
喬文華一身白衣,雖不吉利,喬夫人卻也不勉強他換下。時尚書屋
「好了。」
他朝床前的呂洞賓一笑,閉上眼,一干人心急、看好戲地等待他
睜開眼說出的第1個字──「西。」
終於,他睜開眼說道。時尚書屋
一說出口,喬老爺立即揮手示意守在外頭的家丁去尋,雖然他不若妻子相信
這套荒唐把戲,但一來拗不過妻子,二來也總是個希望。時尚書屋
後頭庶出子女一聽「金言」已出,個個不知在打啥鬼主意地詭異一笑,紛紛
散去,惟喬依人留下。時尚書屋
「依人,你還不走?」喬二娘經過她身旁時問道。時尚書屋
「娘,我想留下來看看結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