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二進禮堂的尤物 第 3 頁


竟然可以從容得比他還自在,他不喜歡這種落于下風的狀況!「嗯。」基于禮貌,艾蒙還是伸出了手握住她的,目光直視著嬌俏溫婉的東方臉龐。他不禁懷疑這個在記憶裡柔弱如水、羞怯含蓄的女子,能勝任得了這份工作嗎?艾曼達事業體龐大
作者:淺草茉莉 / 頁數:(3 / 35)

她臉色波瀾不興,只是微微一笑,接著踏步朝他走來,隨著她的漫步接近,他竟吃驚的發現自己連呼吸都不穩了,這怎麼回事?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是不是太久沒見到她了,竟讓他有點──緊張?時尚書屋
「艾蒙,你前妻來向你打招呼了。」
卡特語帶揶揄。時尚書屋
他置若罔聞,全部的注意力只在走向他的女人身上。時尚書屋
多奇妙,再次見面竟然讓他有著屏息以對的感覺。時尚書屋
為什麼?時尚書屋
邵麗致終於停在他面前。「好久不見,艾蒙。」
她聲音沒變,仍然輕輕柔柔。時尚書屋
他微扯嘴角。「是好久不見了。」
她泰若的又是一陣輕笑。「相信你已經知道我是艾曼達的公關了,以後請多多指教。」
她朝他伸出手。時尚書屋
對於她落落大方的模樣,他略感惱怒。為什麼見到他,態度像個老朋友一般?時尚書屋
他是她的前夫,從來就不是她的朋友,而她竟然可以從容得比他還自在,他不喜歡這種落于下風的狀況!
「嗯。」
基于禮貌,艾蒙還是伸出了手握住她的,目光直視著嬌俏溫婉的東方臉龐。他不禁懷疑這個在記憶裡柔弱如水、羞怯含蓄的女子,能勝任得了這份工作嗎?艾曼達事業體龐大,公關活動繁如星斗,如今又與紐特集團結合,工作量將更大,她,邵麗致的能力行嗎?時尚書屋
由他眼裡讀出了質疑與輕視,她淡笑。「不知道這場慶祝會的安排,你還滿意嗎?」
「還可以。」
事實上慶祝會的一切流程安排,相當的專業,但嚴苛的他卻只是淡漠的這麼說。時尚書屋
「是嗎?那我還有改進的空間。」
她依然處之泰然,笑得恬靜。時尚書屋
「嗯。」
他頷首,以老闆的姿態面對她。時尚書屋
她一個微笑點頭,就當應付完刻薄的老闆,旋身想離開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等等。」
皓腕突兀的被攫住,她有些吃驚的望著他。「艾蒙?」
「你要去哪裡?」他不相信自己居然會這麼問。時尚書屋
邵麗致一怔。「我是晚宴的總策劃,得去確定每件事是否按照計劃執行無誤。你還有事?」她詢問。時尚書屋
「確認的事待會再做,陪我跳支舞吧?」他更驚訝了,自己竟然會開口邀請?時尚書屋
「跳舞?」她顯然也受驚了。時尚書屋
「走吧!」不容拒絶,在卡特吃驚的表情下,他已經強托著她的纖腰往舞池中心而去,他們的出現,霎時引起一陣騷動。時尚書屋
她輕皺著眉頭看著他霸道的舉動。他還是一樣,喜歡勉強人!輕嘆一聲,隨著他在舞池輕旋飛揚。時尚書屋
聞著她身上飄來的淡淡香氣。「五年不見,你頭髮長了。」
記得離婚那天見到她頭髮只及肩,但現在頭髮已經長達腰際了,髮質黑亮細滑,像極了一簾美麗燦爛的黑瀑布。時尚書屋
「是啊。」
她幽柔的回應。時尚書屋
艾蒙微抿嘴唇。「這些年你過得還好吧?」
「很好。」
聲音還是柔柔的。時尚書屋
他似乎不高興了。「就這兩個字?」太輕描淡寫了!「五年不見,你應該有很多話可以對我解釋,你過得有多好?」
邵麗致抬首看了他一眼。「我們之間從來都沒有多話的空間,不是嗎?」
他微愣。時尚書屋
想起他們在婚姻關係存在的兩年間,說過的話恐怕沒有超過五十句,因為百分之九十九的時間他都不曾出現在她面前,他們之間僅有的對談,大都僅止於電話中的一問一答,簡短明了,沒有人會去深問對方的一切,但是,今天他為什麼會突然想問她這五年來過得如何?時尚書屋
「那是從前,現在我們可以成為──工作夥伴。」
他斟酌後說。時尚書屋
「工作夥伴,既然如此我也得釋出善意了是嗎?」她吟笑。時尚書屋
這熟悉的笑容竟讓他喉頭髮緊,心跳又加速了,記得從前見到她時偶爾也會有這種情況發生,但沒有這麼強烈……
「這五年來我很快樂、自由、輕鬆,尤其在工作上,我做得很開心。」
艾蒙的眼眸在瞬間燦耀了一下。他知道她哪裡不同了!她變得很有自信,很有朝氣,很愉快,很閃亮……也很美!「你喜歡這份工作?」
「嗯,工作讓我很有成就感。」
他突然沉思了起來。「既然你這麼喜歡工作,當年怎麼沒有對我提出工作的要求?」
「當年?當年我以為你要的是一個安分守己在家的女人。」
她輕鬆的說。時尚書屋
他擰起眉頭。「我從沒說過要一個乖乖在家相夫教子的妻子。」
邵麗致深深的凝視著他。「……那就是我誤會了。」
「誤會?」對於她雲淡風輕的態度,他有點受不了了。「你……對我難道沒有一絲怨恨?」坦白說,他對她並不好,他不明白她怎麼會這麼無慾無求也無恨的模樣?時尚書屋
這女人到底是怎麼樣的人?五年前他沒好奇過,離婚後的現在,他居然好奇起來了?時尚書屋
「怎麼會,我們結婚才兩年就離婚了,過程很順利,我很高興你沒有綁住我太久。」
她由衷的說。時尚書屋
艾蒙倏睜了眼。順利?「你……感激我放了你?」
「沒錯,因為你的好心,所以讓我這幾年過得很自由。」
他眨了眨眼。等等,他現在是不是發現了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了?時尚書屋
這女人當年離婚時,眼睛曾經閃著可疑的淚光,雖然最後她拿出離婚協議書的舉動,此事也的確震驚了他,但他一直以為是因為他先提出離婚,所以她乖順的被迫接受了,但是今天的對話,讓他認知到事實顯然不是如此。時尚書屋
她比他還想離婚?早等著他開口離婚,甚至感激起離婚後的這幾年,他都沒來煩她,讓她快樂得跟小鳥一樣自在,她是這個意思嗎?!
如果是,這比當年她自己拿出準備好的離婚協議書更叫他愕然!這女人,結婚兩年他可以說沒有正眼看過她,但是今天卻赫然發現,他多不瞭解她啊?時尚書屋
「你不覺得──」
「麗致,出現了一位名單外的賓客,他似乎喝醉了,警衛不讓他進來,他正在門口閙事,您要不要出去見見他?」一名她的下屬前來打攪的說。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