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完美世界 第 16 頁


而已,而且,由於希望破滅,使得原來的悲哀更加深重。即使是希望成真,人們的喜悅也不會太久,因為激情已經在等待中消耗殆盡了。救援隊來後,原來發現車的毛病只是打火時把點火器燒了,我們心情沮喪的下了山。可能這次壞車,是老天給我的
作者:楊一柳 / 頁數:(16 / 0)

最後一個哥們自告奮勇,騎車下山!!我們剩下的人只好在山上等待,曾有人說世上最叫人不堪忍受的東西便是等待——等待叫人不思茶飯,望眼欲穿,等待叫人灰心喪氣,心神不寧,其中最折磨人的便是等待時的希望,希望,希望——但願以後再不要提起它,每當我想到希望二字都不禁為之深深搖頭,這兩個字所表達的東西實在可怕,它是一種願望,一種要求,一種叫人受盡侮辱之後仍不自覺的幻想,只要一想到它——希望,人們便能投入到更深的侮辱之中——一方面,等待喚起人的希望,另一方面,人卻得忍耐,忍耐來自希望可能破滅的預感,等待就是在這兩種自相矛盾的情感中一分一秒地度過的,而不幸的是,最常見的,人們等到的僅僅是破滅而已,而且,由於希望破滅,使得原來的悲哀更加深重。即使是希望成真,人們的喜悅也不會太久,因為激情已經在等待中消耗殆盡了。救援隊來後,原來發現車的毛病只是打火時把點火器燒了,我們心情沮喪的下了山。可能這次壞車,是老天給我的一次提醒,但我根本沒有意識到,我沒有意識到他給我的提醒,我也沒有意識到危險是無處不在的!!下山後已經是十一點多,我騎着摩托車回到了家,這時依依沒有在,但屋裡亮着燈,我拿起電話想打給依依,但這時王經緯電話打了進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在哪呢啊??快來幫我個忙!!!」王經緯的語氣興奮中帶著焦急
「怎麼了??」我問
「我新認識了個姑娘,老能喝了,快過來幫我灌她酒!!」王經緯說
「我有點累了,先歇了!!!」我說
「咋了??過來幫哥們個忙,我自己搞不定,快抗不住了,咋地啊,見死不救啊??」王經緯說
「仗義點,快來吧!!!」王經緯緊接着又說
「嗯……好吧!!在哪?」我想了想後說到
「在巴納納,快點啊!!!」王經緯掛上了電話
我不知依依去了哪裡,也沒打電話給她,下樓攔了輛出租車,徑直駛上了二環路!!
到了巴納納,我被裡面的音樂吵得不行,王經緯把我領到了他們的卡座,還沒給我介紹那個女孩,就直接讓我和她玩色子,玩了幾把,打了個平手,兩人都沒少喝!!這時FRANK也來了,估計也是來給王經緯當救兵的!!FRANK一來,王經緯就讓他替下了我,我坐在旁邊,有些百無聊賴,決定去廁所小便,順便躲閃一下吵閙的音樂,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終於從擁擠的人去中擠進了廁所,小便後站在鏡子前,眼神有些木訥,但還算有神,「您吸收,我給您捶捶背!」身邊收小費的老頭們讓我反感至極,連手都沒洗就出了廁所,當我從廁所出來的時候,吵閙的音樂,又如猛虎般撲向了我的耳朵,這時我又好像被什麼人一下緊緊地摟住,我回頭一看,竟是我大一是認識的師姐,我們已經兩年沒見面了,兩年的時光並沒有在她的臉上留下什麼痕跡。「這麼久沒見,又變帥了。嗯?」「你喝多了吧?」我邊說邊從他的手中掙脫了出來。「你看我像喝多了嗎?」師姐繞到了我的前面「注意點你的形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瞪了她一眼,這時師姐突然抱住我,在我脖子上唑了一個大血痕,問我「你想我了嗎?」我用手蹭着脖子說:「說實話,我還真沒想。」
「你怎麼那麼沒情意阿?」「你要是有情意就不會當初離開我。」
師姐一樂,輕輕的捏了一下我的臉頰說「小東西,看來心裡還是有我。」
「我先去看看我的朋友了啊。」
「成,我一會找你喝酒阿,親愛的。」
我回到桌旁,看王經緯和FRANK已經把那妞灌的差不多了,FRANK一看我回來,馬上湊過來問「剛纔摟着你脖子親的那女的誰阿?長得夠正點的!」「先甭問那麼多了,咱們換地吧。」
我和FRANK跟王經緯還有躺在他懷裡的醉妞道別後準備去九霄俱樂部看看。在出租車上FRANK不停的問我「剛纔那姑娘夠有味的阿,誰阿?」「哪個阿?」我說,「裝什麼傻啊?摟着你親的那個。」
「都陳年舊事了。就別提了!」「講講,快講講。」
「也沒什麼,就以前認識的一女孩。都過去的事情了,不多提了。 」「嗯,你們肯定有事。」
FRANK在旁邊壞笑着。時尚書屋
剛到九霄門口,「大毒梟」李霖正在門口飛得正高,李霖是一個忠實的大麻愛好者,搞攝影的,他見我過來,直接來了個滿懷大擁抱。「今天日本DJ特牛b,跟我上樓喝兩杯,我都好久沒見你了。」
我跟着「大毒梟」進了半封閉的包房,每個人都面帶笑容,眼神迷離。我跟「大毒梟」喝了幾杯後,「大毒梟」從自己斜挎民族小包中拿出捲好的大麻「非洲葉子,特給勁,保證你飛。」
我在這個俱樂部裡聽著日本DJ放的電子音樂,喝着純的龍舌蘭,抽着非洲大麻,大麻勁兒很大,我好像有些精神失常,我時而激動興奮,時而失落低迷,之後又疲憊不堪,那時我已經快三十個小時沒有睡覺了,不知為什麼,我睡不着,我釋放著身體裡唯一的也是最後的一點力量,能量殆盡後已是早上六點半!!我徹底醉了!!
早上,打車回到家,一頭紮到在床上,
「一晚上幹嘛去了??手機也不開?」依依站在衣櫃前挑着衣服
「我,有點暈,關機??可能沒電了,你幫我充上吧!!」我醉醺醺的說,可能抽得有些大了,我神志有些不清,頭也是麻麻的,身體也是酸酸的,
「啪!!」我臉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劉也,你太過分了!!!」我聽見依依在我身邊大喊
「你他媽有病吧???」我猛地坐起身來,把依依按在柜子上,由於這一下起身過猛,胃裡的酸水也隨之用了出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