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完美世界 第 24 頁


」「我覺得好像回到了過去!!」「為什麼??」「一種感覺,觸景生情,離開了喧囂的城市,回到了小時候,回到了純真,回到了看星星的時候!!」「真難得!!」「指什麼??」「很多吧!!」「比如呢??」
作者:楊一柳 / 頁數:(24 / 0)

鑲嵌在其間,四周朦朧的山和樹好像已經沉睡了,我深吸了一口氣,深夜裡微微的秋風輕拂臉龐,帶走了些醉意,帶來了些清醒,我看了眼依依,她微笑着看著天,月光打在了他的臉上,讓他的臉和這清新純淨的空氣還有這份城市裡沒有的安靜結合成了一副很有感覺的畫面,像在電影裡一樣,讓我不敢相信這一幕是現實!連我們倆的對話都充滿了詩情畫意,猶如一部純真年代的藝術電影片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真美!」依依深吸了一口氣說
「你看天上的星星象什麼??」我指着天上
「象無數的觀眾,正在欣賞你和我表演的獨幕劇!」
「我覺得像一個交響樂團,月亮是指揮,正指揮樂手們眨眼睛!!」
「我覺得好像回到了過去!!」
「為什麼??」
「一種感覺,觸景生情,離開了喧囂的城市,回到了小時候,回到了純真,回到了看星星的時候!!」
「真難得!!」
「指什麼??」
「很多吧!!」
「比如呢??」
「景色,心態,空氣,氣氛,感覺!!!很多很多!!」
我邊說著邊點起了煙,深吸了一口,向前走了幾步後回頭對依依說:
「你覺得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覺得你是藍色!!」
「哦?為什麼??」
「你的身上,頭腦裡眼神中好像總是帶有一絲的憂傷,時而顯露,時而隱藏!我感覺它使你變成了藍色!!」
「可能吧!」
「你剛纔說心態也難得,你的心態呢?」
「順其自然吧,總是想爭取什麼,但到最後可能是事與願違,順其自然也許是最好的!!」
「你被悲觀主義侵蝕得夠深的!」
「你呢??」
「和你相反,我對未來真是充滿了信心!」
「正好互補了!!」我將最後一口煙吸完,扔到腳下,用腳踩滅
「你的理想是什麼??」依依問我
「把自己的興趣作為以後工作!」
「拍電影??」
「和電影和音樂有關就好,我覺得電影和音樂是一體的,兩者的結合才是經典的,好音樂能給電影增色不少,好的畫面也能呈現出音樂的靈魂!如果讓我選擇的話,我希望以後能做電影配樂!!你呢????」
「演能打動人心的角色吧,像AUDREY HEPBURN一樣!!」
「做明星??」
「不是,我只想演好戲,能打動人的!!」
依依的心態好像很平靜,很平和,我想她會成功的,我們就這樣聊着聊着,聊到很晚,我們談興趣談理想,沒有怎麼聊愛情方面的東西,但我們好像當時好像都意識到了,愛情就在我們的對話中滋長着蔓延着,這種感情是由內而外的,無法阻擋的!!
我看著身邊的依依,他的眼睛很亮,像天上閃爍的星星,我知道這個比喻很俗套,但我實在不知用什麼比喻更恰當更合適,依依好像也發現我一直在注視着她,所以轉過頭來,我們的目光注視在了一起,我親了她,她很投入的閉起了眼睛!!
第2天早上,我被鷄鳴鳥叫還有梁靜的台詞聲叫醒,梁靜還真是個刻苦的學生,聽依依說她從小學習戲曲,功底相當雄厚,沒想到嗓子還這麼好,聽著她念「八百標兵奔北坡,炮兵並排北邊跑……」
之類的台詞練習的小段子,曹德磊一下子坐了起來,「好不容易出了學校,怎麼到這還能聽到這聲音,真他媽叫做陰魂不散啊!!」這時,王經緯已經迷迷糊糊的跟着梁靜一起朗讀起來了,我看了下表還不到七點半,但卻很清醒,精神很好,我拿着牙刷毛巾洗髮水準備去院子裡洗漱,剛開門看到依依正準備敲門,紫色的休閒絨衣配上很隨意盤起來的頭髮,很自然,很美,我和她對視一笑 ,急忙去院子裡水龍頭旁,山裡早上還真是涼,不過空氣真是很清新,吸進去感覺很純淨,很舒服,這裡用的水都是來自山上的泉水,使用的是老式的人工泵,我剛發愁一個人沒有辦法洗時,一雙手放在鐵桿上「我來幫你壓水!!」依依兩隻手用力壓下去,清澈,透明,冰涼的泉水從水龍頭中流出,我開始刷牙,洗臉,我和依依配合默契,刷牙洗臉很快完成,我要求沖一下頭,依依說不行,說水太涼容易感冒,我說沒關係,以前習慣用涼水洗了,說我還用涼水洗澡呢,依依才同意!
依依壓出的涼水衝到頭上,很清爽,他一邊壓着水,一邊用另隻手幫我拭去我沒有沖乾淨的泡沫「咱們可以做洗髮水的廣告了!!」我一邊洗着頭一邊說,依依則在一旁笑!!
洗完後,依依把毛巾遞給了我,我擦了擦,甩了甩,感覺格外的精神,清爽!!回到屋裡看到曹德磊正在疊被子,而王經緯則坐在床上邊抽菸邊哼着流行歌曲,「快起來吧!」依依對王經緯說,「收到命令!!」王經緯一躍而起,有很大的拍馬屁嫌疑!!
太陽從山下爬了上來,給青山鑲了層金邊時我們出發了,我們三個男的包裡背足了水和食物,三個女孩兒則輕裝上陣,按照老趙給我們指的路向山腳下走去!!
我們要爬的這座山沒有名字,也很少有路,所以比較危險,我們採取的是一對一手對手的登山方式,我們很自然的分成了三對,我和依依,曹德磊和梁靜,王經緯和呂夢亦,我和依依屬於穩紮穩打不緊不慢型,所以走在最後面,曹德磊和梁靜長胳膊長腿自然走在我面前面,王經緯和呂夢亦邊走邊閙,勾肩搭背,邊唱邊跳,連說帶貧,這個東北大漢酒後好像迎來了自己的第2次生命,獲得新生一樣,極其活躍,精神狀態極佳,像猴子一樣竄在最前面,呂夢亦則尾隨其後,活像一隻小猴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