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貴婦的面紗 第 13 頁


看對象呢,傑尼·宋是挺帥,挺可愛,可他對我沒有任何用處。男人在我眼裡只有兩種:有用的和沒用的。就讓他們去爭吵吧,我還是享受我難得的悠閒黃昏。也許不久之後,就再也沒有這樣的悠閒了。☆☆☆☆☆笪頌賢雖然很吝嗇,在
作者:雪楓 / 頁數:(13 / 0)

「你去陪她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現在還不想讓他們為我起紛爭。時尚書屋
「那你……」
傑尼·宋不放心地看我一眼。時尚書屋
「沒關係,」我衝他扮個鬼臉,「我已經摔斷了一條腿,可沒有力氣再摔斷另一條。」
傑尼·宋笑了起來,對我點點頭,向笪尉芳跑去。時尚書屋
他們就站在大宅門口,笪尉芳似乎怒氣沖沖地說什麼,傑尼·宋比手劃腳,好像在解釋。一會兒笪尉芳轉身進了門,傑尼·宋也追了進去。時尚書屋
笪尉芳大概在嚴令傑尼·宋和我保持三百公尺以上的距離,而傑尼·宋不肯服從,惹惱了她。我聳聳肩,她太高估了我,以為我隨時都會發春,見到男人就勾引?她也太看低了我,勾引男人我也要看對象呢,傑尼·宋是挺帥,挺可愛,可他對我沒有任何用處。男人在我眼裡只有兩種:有用的和沒用的。時尚書屋
就讓他們去爭吵吧,我還是享受我難得的悠閒黃昏。也許不久之後,就再也沒有這樣的悠閒了。時尚書屋

☆☆☆☆☆

笪頌賢雖然很吝嗇,在這座豪宅上卻花了不少錢,因為這關係著他的面子,左右都是豪宅,他可不願被人比下去,被人譏笑為土財主、守財奴。時尚書屋
雕花鐵門兩旁的圍牆爬滿了薔薇。從雕花大門到大宅有一段車道,兩邊是精心規劃的花園。種植着韓國草的草坪總是修剪得整整齊齊。種滿玫瑰的花園,在園丁的精心照料下,正綻放著紅、白、黃、粉的玫瑰花,連空氣中也瀰漫著濃郁的甜香。時尚書屋
花園中間的噴水池中間,有一座光屁股小天使的雕塑,那是笪頌賢的第2任老婆,一個舞小姐的心愛之物。那位舞小姐早已被笪頌賢以一千萬的代價打發走了,這個光屁股天使還留在這裡。時尚書屋
一千萬,真不脫守財奴本色,他留給我這個所謂「愛妻」的不也只有兩千萬嗎?現在隨隨便便有幾個小錢的「富豪」打發糾纏不休的情婦的,也不止這個數吧?當初在選擇他時,只估算了一下他的財富,怎麼就沒有把他的吝嗇貪財列入考慮呢?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哼,笪頌賢,我會拿到我該得的,等着瞧吧,千萬不要氣得從棺材裡跳出來……
「又在算計什麼?」
耳邊突然響起一聲低語,我嚇了一跳,猛睜開眼,差點從沙灘椅下摔下去,一陣手忙腳亂,才穩住了身子。而那個罪魁禍首——笪尉恆居然笑嘻嘻地在一旁看著我的狼狽相,連一點伸手幫一把的意思也沒有。時尚書屋
「你想嚇死人呀?」我怨怒地白他一眼。以為嚇死了我,就沒人跟他爭財產了?哼!做夢!西裝領帶,手提公事包,看樣子剛從公司回來,我怎麼沒聽見汽車響?時尚書屋
「心虛才會害怕。你一臉詭笑,又在打什麼壞主意?」
「我還能打什麼壞主意?」我垂下眼睫,輕輕捶一下受傷的腿,撇撇嘴角,可憐兮兮地,「別忘了我現在什麼都做不了,只能待在花園裡看看玫瑰花而已。」
「只要你願意,你可以盡情地在這兒聞玫瑰花香,直到老得什麼氣味都聞不到,不一定非要斷了腳。」
我暗暗咬牙,這個傢伙是在暗示,只要我安分守己,盡可以在這兒「養老」。我可以選擇是自己老實點,還是像今天這樣得到教訓後才學會聽話。呸!我楊仕儒要是被幾句話就嚇倒,早就不知死了幾百次,屍體都腐爛在哪條臭水溝裡了。「可是玫瑰花香味太濃,聞久了也會悶得喘不過氣來,哪有外面的空氣好?」我嫵媚地一笑,「我就是吸着這個都市的煙塵廢氣長大的,不像少爺您,聞慣了國外含氧量高的空氣,才會適應不良。」
他的嘴角可惡地揚起,「迄今為止我適應得很好,反倒是您,身體欠佳,不得不靜養。」
嘲笑我的意外受傷?「我這是意外,不要以為上帝總是站在你那一邊的。」
「不幸的是,到現在為止,他一直是站在我這一邊的,以後還會繼續下去。」
說罷瀟灑地邁着大步離去。時尚書屋
我緊緊捏住拳頭。別得意得太早,誰笑到最後,誰笑得最好!

☆☆☆☆☆

人們常說「傷筋動骨三個月」,是說骨頭受了傷恢復很慢。為了早點恢復,我拚命喝豬骨湯、鷄湯、牛奶,一個月下來,胖了兩公斤。時尚書屋
好在我的傷不過是脛骨撕裂,沒有完全斷開,更不是粉碎性骨折,一個月後,已經能下床活動,只是不能多走。能走就行,不然我不知會胖成什麼樣子,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減去贅肉,恢復我完美的身段。時尚書屋
今晚是個好機會,天空暗沉沉的,月亮也躲得不見蹤影,整個笪氏大宅除了傭人,只有我一個人。時尚書屋
「魔鏡,魔鏡,告訴我,今夜的我是不是美得能讓任何男人心動呢?」我撥一下吹成大波浪的長髮,衝著雕花手鏡做一個瑪丹娜似的放浪表情,頭向後一仰,哈,撫着假想中的鋼管,扭動着腰肢,擺動臀部慢慢下滑,好極了,我滿意地笑。時尚書屋
今晚笪尉芳和傑尼·宋出去玩了,而笪尉恆還沒從公司回來。這些天我儘量避開和他們碰面的機會,早餐在房裡吃,在他們回來之前我就用完了晚餐。我不希望在開始執行計劃之前節外生枝,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時尚書屋
「魔鏡,魔鏡,告訴我,今夜是不是一個適合幹壞事的好時候呢?」
站在陽台上,張望着大門的方向。汽車的燈光射過爬滿薔薇的圍牆,引擎的聲音接着傳入了耳朵。時尚書屋
回來了!在電動門無聲滑開的同時,我飛快地縮回房間,不讓他看見我的身影。耳朵貼著房門,聽著走廊的聲音。時尚書屋
好一會兒,我才隱隱聽到笪尉恆和李嬸說話的聲音,好像還提到我,大概是李嬸奉命監視我,向他報告我的言行吧。直到他的腳步聲進了隔壁的書房,我才離開門口,小心地留了一道縫隙。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