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貴婦的面紗 第 16 頁


滿歡樂,像童話故事。「她們都沒有你美,你才是最美的玫瑰皇后。」我聽過無數的讚美、奉迎,詞藻比這句話更華麗,可是都沒有這一句包含真誠。我只能很俗套地回答一句:「謝謝你的讚美。」「我喜歡你。」「啊?」我
作者:雪楓 / 頁數:(16 / 0)

我低頭看一看插着白玫瑰的辮子,有一剎那的恍惚。今天我穿了一件普通的花格子棉布連身裙,我都不知道我的衣櫃裡什麼時候有這件衣服的,把頭髮綁成兩條鬆鬆的麻花辮垂在胸前。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十多年前,我還是那個無憂無慮,以為世界正對我微笑的楊思如。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真美!」
「什麼?」
「我曾去過保加利亞,那裡種植着成片的玫瑰,供提取香精、製造高級香水用。採摘玫瑰的季節,姑娘們穿著鮮艷的民族服飾,在玫瑰田裡採花。然後,還有玫瑰花車遊行,姑娘們戴玫瑰花冠,載歌載舞,還要選玫瑰皇后和玫瑰公主……」
「那一定很美。」
充滿歡樂,像童話故事。時尚書屋
「她們都沒有你美,你才是最美的玫瑰皇后。」
我聽過無數的讚美、奉迎,詞藻比這句話更華麗,可是都沒有這一句包含真誠。我只能很俗套地回答一句:「謝謝你的讚美。」
「我喜歡你。」
「啊?」我瞠目結舌。時尚書屋
「我不明白尉芳為什麼不喜歡你,你美麗又和善。」
那是他不知道我的真面目,我沉默。時尚書屋
「我也很喜歡伊莎貝拉。」
「伊莎貝拉是誰?」
「我父親的太太,第4任太太。很活潑、很真率的小女人。她和我父親生活得很好,我們兄弟姐妹都喜歡她。不過我不喜歡珊妮,她是我父親的第3任太太,因為她烤的餅乾太難吃了,而父親總是逼着我們吃完。時尚書屋
謝天謝地,幸好伊莎貝拉從不下廚。」
「你父親娶了幾個太太啊?」
「只有四個。我父母很早就離婚了,現在他們各自有自己的家庭。我和繼父、繼母都相處得不錯。我們彼此互相稱名字。」
典型的西方家庭,在中國是看不到的。中國人總是相信,沒有血緣的家人就是敵人。時尚書屋
「我勸過尉芳,可她不肯聽,還說你是壞女人,勾引他父親。上帝,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有戀父情結!才會對她父親的妻子充滿敵意。」
她說的一點也沒錯。時尚書屋
「她很生氣,不准我為你說話,還警告我……」
他突然住了口。時尚書屋
「警告什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沒什麼。」
他的臉色有點發紅。時尚書屋
不說我也知道,無非是叫他提防我色誘他。我還不至于低級到引誘一隻純潔的小羊羔,那樣太沒有成就感。我喜歡挑戰不可能的任務,比如笪尉恆……我假裝沒看出什麼,一指不遠處一朵黃玫瑰,「我要那一朵。」
「好!」傑尼·宋顯然為我轉移話題而鬆了一口氣,跳躍着剪下那朵黃玫瑰。時尚書屋
「這一朵,還有這一朵……」
我東南西北不停地指。時尚書屋
「喂,小姐,慢一點好不好?我已經疲于奔命了。」
傑尼·宋誇張地揩一下額頭上的汗水。時尚書屋
「小朋友,體力太差,要多鍛鍊喲!」我嘲笑他。時尚書屋
「哼哼,竟然嘲笑我,你看,這是什麼?」他屈起一條手臂,做一個大力水手的姿勢。時尚書屋
我故作正經地走上前,捏一下他手臂上的肌肉,「嗯,讓我猜猜看,棉花?不,是肥油?」
每猜一個答案,傑尼·宋的臉就抽搐一下,兩頰鼓鼓的,像隻嘴裡塞滿松果的貪心小松鼠。我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時尚書屋
「你好壞!」他也笑了起來。時尚書屋
「是啊,我是壞巫婆,你不知道嗎?」我衝他扮個鬼臉,「小鬼,快把你的手指伸出來,讓我摸一摸你長得夠不夠肥,能不能讓我吃上一頓炭烤人排。」
「我好怕呀!」傑尼·宋配合地做個發抖的動作,「我的身上只有骨頭,沒有肉,不能吃。」
「那我就把你關進豬圈,天天喂餿水,把你養肥了再吃!」
「我的肉是酸的,一點也不好吃。」
「我最喜歡吃酸的,你沒聽說女人愛吃醋嗎?經常吃酸的,可以養顏美容,青春永駐。」
「哇!我好怕,饒了我吧。」
傑尼·宋轉身逃走。時尚書屋
「站住!讓我吃一口你的肉。」
我提着花籃在花叢裡追逐。時尚書屋
我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的笑聲像銀鈴在花園裡迴蕩。我暌違已久的笑聲!天空很晴朗,玫瑰花很芳香。時尚書屋

☆☆☆☆☆

洗了個香噴噴的澡,洗去一身臭汗,也洗去幾天來的沮喪和空虛。晚餐時,我神清氣爽地準時出現在飯廳。時尚書屋
「大家好啊。」
今天人真是意外的齊啊,那個常常在公司忙到十點多的人,那對常常外出晚餐兼約會的情侶,還有我這個常常躲在房裡用餐的人,居然全到齊了。時尚書屋
笪尉恆只是衝我淡淡地點一下頭,就吩咐上菜。笪尉芳則冷冷地把臉撇開,好像我是透明的空氣。我只好沖傑尼·宋擠一擠眼,他聳聳肩,還我一個無奈的苦笑。時尚書屋
晚餐在沉默中進行。不經意一抬頭,總能對上笪尉恆探究的目光。又在提防我了,我狠狠地白他一眼。分分秒秒提防吧,累死你。時尚書屋
小姐我今天休息,不搞陰謀詭計。不過,哼哼,我還是會找機會給你搗亂的。時尚書屋

☆☆☆☆☆

「李嬸,麻煩你告訴老王備車。」
我下樓告訴李嬸。時尚書屋
昨天和傑尼·宋在花園裡玩得太瘋,我的腳又開始隱隱作痛,我以為忍一忍就能過去,沒想到一覺醒來,疼得更厲害了,連下樓都必須扶着欄杆。時尚書屋
「老王家裡有事,請假了。」
我只好忍着痛自己開車了。「麻煩你扶我去車庫。」
「夫人,您的勞斯萊斯小姐開出去了。」
「那是我的車!」笪頌賢留給我的遺產之一。時尚書屋
「小姐說……說是她父親的,就是她的,不是您……」
李嬸吞吞吐吐。時尚書屋
不用說我也可以猜到下面的話。這個臭丫頭太過分了,我不去招惹她,她倒來惹我!
「不是還有一輛平治嗎?」我的腳實在疼得受不了,當務之急是去醫院。時尚書屋
「小,小姐把鑰匙帶走了……」
「可惡!」我氣瘋了,抓起電話撥了熟悉的電話號碼。時尚書屋
「達賢企業總裁辦公室,你好。」
「找笪尉恆聽電話。」
我的語氣沖沖。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