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貴婦的面紗 第 18 頁


不惜耍盡各種手段。他皺起了眉,緊緊盯着我,目光讓人看不懂,「你……唉!」他低嘆一聲,「你有時很好懂,有時又很難懂。你仔細想想,為什麼要錢,想出一個答案再告訴我。」說罷轉身走了古怪人!我咕噥一聲,躺平在床上。要錢
作者:雪楓 / 頁數:(18 / 0)

他嘆了口氣,「你要那麼多錢幹什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幹什麼?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我從來沒有想過。買衣服?買化妝品?這些我並不真的那麼喜歡,只是我的裝備,征服男人的工具罷了。珠寶?我買昂貴的珠寶,不是為它們的美麗,而是因為它們與衣服、化妝品相比,可以保值。時尚書屋
「反正,我就是想要很多錢。」
他抬起手,我以為他要打我,嚇得閉上眼,等着巴掌落在我臉上。可他的手快要碰到我的頭髮時又縮了回去,放在長褲口袋裏。「我可以提供你優厚的生活,保證你衣食無憂。你不需要錢。」
「那不一樣。」
就算我可以用他的錢買任何我想要的東西,那也不是我的錢,「我不管,我就是要錢,很多很多的錢。」
我倔強地直視他。為了得到很多很多的錢,我不惜耍盡各種手段。時尚書屋
他皺起了眉,緊緊盯着我,目光讓人看不懂,「你……唉!」他低嘆一聲,「你有時很好懂,有時又很難懂。你仔細想想,為什麼要錢,想出一個答案再告訴我。」
說罷轉身走了
古怪人!我咕噥一聲,躺平在床上。要錢哪有為什麼?男人拚命工作,女人嫁人、賣笑,不都是為錢?商人經商、工人做工、農夫種田、明星唱歌演戲……誰不是為了錢?幹嗎讓我想?時尚書屋
讓我想一想,我要錢做什麼?反正我要很多錢,錢越多我越心安。世界上最幸福的死法,就是躺在錢堆上,被金錢砸死。時尚書屋
好像也不是一開始就愛錢的吧?讓我想一想,我是什麼時候開始立志要撈很多錢的呢?大概……是我嫁了第1任丈夫之後吧?記不清了……
我不知不覺睡着了。時尚書屋

☆☆☆☆☆

我是被敲門聲吵醒的。時尚書屋
傑尼·宋探進一顆頭,可愛地問:「我可以進來嗎?」
「請進,請進。哦,快進來,別來那些客套了。」
我急忙坐起來,很高興有他來陪伴。時尚書屋
「聽說你舊傷復發了,還好吧?」
「好多了,」我動動腳,「一點也不疼了。」
不過腫還沒消。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他一臉歉意,走到床邊。時尚書屋
「不關你的事啦。」
我擺擺手,「是我自己不小心,忘了自己有傷,才和你瘋閙的,瞧,樂極生悲了。」
他還是用充滿歉意的眼光看著我。時尚書屋
真讓人受不了,除了怨恨、控訴的眼光。從來就沒有人用那種很對不起我的表情看著我,我真的不習慣。我只好拍拍床邊,「坐下呀,別傻站着,仰着頭看你,我脖子都酸啦。」
傑尼·宋笑了,好像一下子輕鬆起來,坐在旁邊。時尚書屋
「喂,你不是和尉芳出去了嗎?」
「是啊,尉芳要去逛街。」
傑尼·宋搖搖頭,縮了一下脖子,「女人逛起街來好像永遠不會累似的。買起東西來更是瘋狂,恨不得把百貨公司搬回家。走得我腳發軟,提得我手發酸,嘖嘖,我簡直怕極了。」
說著還做了個恐怖的表情。時尚書屋
他一臉苦相逗得我格格直笑。時尚書屋
「我最怕陪女人逛街了,可是我母親、伊莎貝拉、蔚芳,還有我的姐姐妹妹、侄女甥女也總愛拉我逛街,真不知道為什麼。」
「誰叫你太紳士。」
一個好脾氣的、耐心的男人,不懂得拒絶的好好先生,「免費勞力,不用的女人是傻子。」
「原來我在女人眼中就是個免費勞力,我還以為是個帥帥的白馬王子呢。」
傑尼·宋用食指和拇指撐住下巴,擺了個帥帥又酷酷的POSE。時尚書屋
我差點笑倒,這個傑尼·宋還挺會耍寶的。「帥帥的王子,你的白馬呢?」
「哦,我讓它站在窗外,踩着它的背,爬上窗口,來為我的公主獻上一朵含着朝露的玫瑰。」
他雙手捧心,做出一個羅蜜歐式的姿式。時尚書屋
「可憐的王子,你的公主被囚禁在高塔裡,由惡龍看守着。等在這兒的,是邪惡的巫婆。」
我故意發出惡毒詭異的嘿嘿笑聲。時尚書屋
「哦,偉大的巫婆,請憐憫一個鍾情的可憐人,把我的公主還給我吧。」
抑揚頓挫的語調,像在朗誦莎士比亞的詩句。時尚書屋
「年輕人,要想見你的公主,就挖出你的心來換吧。我需要一顆王子的心和貓頭鷹的眼淚,加上蜘蛛的毒液,來煉製長生不老的魔藥。」
王子立刻愁眉苦臉,「可不可以不要挖心?可不可以用一小片指甲,或者一縷頭髮代替?」
我使勁兒忍住笑,凶惡地板起臉,「天真的年輕人,你以為可以和我討價還價嗎?快快挖出你的心吧,你選擇是自己受死,還是讓我的惡龍把你吞掉?」我也用誇張的詩一般的語調。時尚書屋
「哈哈哈……」
「咯咯咯……」
我們都笑了起來,沒注意到門外的隱隱喧嘩,越來越近,直到「砰」的一聲,門被推開。我和傑尼·宋一齊看向門口,笑容僵在臉上。時尚書屋
是笪尉芳,一臉怒氣沖沖,連頭髮都好像在噴火。時尚書屋
「拿去!」一個閃亮的東西向我扔出來,我頭一偏,那個東西擦過我的臉頰,「嘩啦」落在地毯上,是一把車鑰匙。時尚書屋
「你得意了,是吧?」笪尉芳像一列火車頭,橫衝直撞,「你以為那輛車是你的?那是我爸爸的,你不過是用色相,靠勾引男人換來的,不要臉的女人!下賤!」
「尉芳!」傑尼·宋吃驚地叫。時尚書屋
「尉芳!」她後面跟着笪尉恆。是不是他要求笪尉芳把車還給我,激怒了她?時尚書屋
「大白天你們關在房裡幹什麼?你還有什麼狐媚手段,連我的傑尼你也不放過?蕩婦!婊子!」看見傑尼·宋她更生氣了。時尚書屋
「尉芳,不要胡說!」傑尼·宋難堪地漲紅了臉,「我只是陪夫人聊天。」
「聊天?你怎麼不陪我聊天?叫你陪我逛街你就不耐煩,倒有閒心來陪她。你被她迷住了?告訴你,她不過是個最會勾引人的狐狸精、小蕩婦,專門勾引男人,吸男人精血。你這個不要臉的臭女人……」
「尉芳,夠了!」笪尉恆沉聲地喝止她。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