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貴婦的面紗 第 19 頁


勾引傑尼,還不把她趕走?難道說你也被她迷住了?」笪尉恆的臉驀地一沉,用令人不寒而慄的聲音低喝:「尉芳,注意你的話!」「我沒說錯!不然你幹嗎逼我把車子還給她?那是爸爸的,本來就該是我的!是她用下流手段騙去的。」
作者:雪楓 / 頁數:(19 / 0)

「哥,你看她,勾引我的傑尼,她是存心和我作對,故意讓我難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笪尉恆帶著刺探意味的犀利目光在我和傑尼·宋之間來回穿梭,似乎在探究我們的關係。時尚書屋
我冷冷地看著他,在心裡冷笑。他當然會護衛他的妹妹,反正我本來就是個狐狸精,見男人就引誘正是我的本性,一點也不用奇怪,不是嗎?時尚書屋
「尉芳,你不要亂猜。」
傑尼·宋急於解釋,「大哥,我和仕儒沒什麼,我聽說她身體不舒服,上來看看她。」
「你聽聽,你聽聽,都叫什麼『仕儒』了,還說沒什麼!」笪尉芳更氣了,「哥,你今天一定要把狐狸精趕出去!」
那不過是傑尼·宋的洋派作風,但我根本不想解釋。時尚書屋
探究地觀察了半天,笪尉恆終於移開了目光,「尉芳,別閙了,跟我出去。」
「哥!」笪尉芳跺腳,「你親眼看見了她勾引傑尼,還不把她趕走?難道說你也被她迷住了?」
笪尉恆的臉驀地一沉,用令人不寒而慄的聲音低喝:「尉芳,注意你的話!」
「我沒說錯!不然你幹嗎逼我把車子還給她?那是爸爸的,本來就該是我的!是她用下流手段騙去的。」
「她是父親的妻子,那是父親留給她的。」
他眼裡寫滿不耐。時尚書屋
「我不承認!哥,你忘了媽媽嗎?你忘了媽怎麼被狐狸精欺負,怎麼被趕出去的?」
「那與她無關。」
「反正都是一樣的狐狸精,就是她們為了錢勾引男人,拆散了咱們家,害死了媽媽。你都忘了,你和所有男人一樣,都被她的外貌迷住了……」
我真榮幸,成了所有狐狸精的代表。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夠了!」
「別忘了,她怎麼在董事會上給你難堪,怎麼勾引外人想奪走公司,她是條青蛇。無恥的賤人,你休想再使鬼花招,我不會放過你!」
我冷冷一笑,我要使鬼花招,憑她攔得住嗎?笪尉芳呀笪尉芳,我本來沒把你當作敵人,是你自己要來招惹我的。時尚書屋
傑尼·宋再也看不下去了,拉住笪尉芳指着我鼻子的手,「尉芳,咱們出去說,別在這兒閙。」
「你拉我?你捨不得她是不是?我罵她你心疼了是不是?我偏要罵!狐狸精!賤女人!不要臉的蕩婦……」
她尖叫着掙扎着,想要掙脫傑尼的手。時尚書屋
笪尉恆突然做了個出人意料的動作,他把笪尉芳抱起來扛在肩上,大踏步地向房外走去。時尚書屋
笪尉芳一面手舞腳蹬,拚命地想要掙脫,一面尖叫着:「放開我!放我下來……」
可是笪尉恆鋼鐵一樣的手臂,她怎麼掙扎也沒用。時尚書屋
「放開我……」
笪尉芳拍打着尉恆的肩膀、手臂,一路尖叫着被扛了出去。時尚書屋
傑尼·宋急急忙忙地跟在後面,沒有和我道別。時尚書屋
尖叫聲一路下樓,「砰」的一聲關門的聲響後,聽不見了。大概瘋狂的笪尉芳被扛回了她的房間。時尚書屋
這「砰」的一聲像發自我內心的聲音,好像內心的什麼也關上了。時尚書屋

☆☆☆☆☆

我早就習慣了,習慣女人嫉妒、敵視的目光。這樣瘋狂的場面也不是沒有見過。比如笪頌賢的情婦在我們的婚禮上大閙,把紅酒潑在我的婚紗上,我連笑容都沒有變。那個女人本來以為自己能從情婦升為正室,沒想到被我半路殺出,搶了她快要到手的位子,她怎麼能不瘋狂,不撒潑?不過,為我沒做過的事情承擔罪名,我還不願意。時尚書屋
早知道就真的引誘傑尼·宋,至少現在被罵也不冤枉。時尚書屋
笪尉恆高大挺拔的身影又出現在門口。時尚書屋
「你又來看什麼?」我心裡突然怨恨起來,不是因為他剛纔做了什麼,而是因為他看到了那亂糟糟的一幕。時尚書屋
他不回答,大步地走進來。時尚書屋
「怎麼,來替妹妹出氣?來呀!」我仰起臉朝着他,最好他一巴掌打在我臉上,好讓我名正言順地怨恨他、報復他。時尚書屋
他只是瞥我一眼,逕自在床邊坐下。臉朝着前方,不看我一眼。「我母親和父親是青梅竹馬,結婚後感情很好。」
「講家史呀?我不愛聽!」我嘲諷地打斷他。時尚書屋
他好像沒聽見我的話,自顧自地往下說:「我父親用母親的嫁妝投資開了個小廠,生意很艱難。母親帶著我,既要照顧家庭,又要到廠裡幫忙。後來妹妹出生了,母親更忙了,就不再去廠裡了。父親的生意逐漸上了軌道,錢賺得多了,應酬也漸漸多了起來,常常三更半夜才回家,父母經常爭吵不休……」
「那和我有什麼關係?」誰愛聽這些?時尚書屋
「父母越吵越厲害,每次吵後,父親門一摔就走了,母親只能摟着我和妹妹哭。母親說,爸爸在外面有了女人,不要我們了。後來,爸爸就經常帶著妖艷的女人回家,那些女人吆喝着讓媽媽伺候她們,媽媽要是不肯,就要挨爸爸的打。」
我不想聽這些,這些話卻偏要鑽進我的耳朵裡。他的語氣很平靜,表情也很平靜地直視着前方,好像在講別人的故事。可是不知為什麼,我好像看見,他心裡有一個小男孩在無助地哭泣。時尚書屋
「後來爸爸要離婚,媽媽不肯。爸爸乾脆就把外面的女人接回家住,當着媽媽的面打情罵俏。那個女人罵媽媽,打媽媽的耳光,爸爸也不管……」
我看見他的手捏成了拳頭。一個小男孩,只能看著媽媽受人欺負,而不能保護媽媽,內心的悲傷、憤怒可想而知。時尚書屋
「有一天爸爸把媽媽趕出了家門,我和妹妹想追,卻被攔住了。沒幾天,爸爸就把我們送到了美國的寄宿學校。從那以後,我再也沒見過媽媽。一直到上了高中,我偷偷跑回中國,到處打聽,才知道媽媽被趕走沒多久就死了。」
我低着頭沉默,他也沉默着。時尚書屋
女人,為什麼女人的命運只能系在男人身上。遇上一個好男人,就上天堂,不幸遇上個壞男人,就只能在地獄裡掙扎。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