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貴婦的面紗 第 22 頁


」我也在他耳邊吼。一輛砂石車驚險萬分地從車身邊擦過去,「吱——」刺耳的剎車聲,車子在路邊停下了。笪尉恆表情嚇人地瞪着我,「你不要命了!」「誰叫你不停車,我說了我現在不想回家。」我才不怕他要吃人的眼神,不甘示弱地
作者:雪楓 / 頁數:(22 / 0)

要真能讓他丟面子,傷腦筋,那倒是一個意外的收穫。我壞心地想,最好能煩到他頭髮昏、心發狂,最後自動認輸,以後乖乖任我擺佈。不過,那好像不太可能,也不太聰明,最可能的結果是我自討苦吃。不過,我早有我的打算,他如果以為我只會暗中給他搗點小亂,那就是太輕視了我。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

車子開在山路上。時尚書屋
「喂,我說了我還不想回家。」
他一言不發,直直地向前駛。時尚書屋
「你聽見沒有?停車!」他還是不理,我乾脆斜過身子去奪方向盤,車子像醉漢一樣,可怕地拐了起來。時尚書屋
「你瘋了。」
他大吼,緊抓住方向盤,想穩住方向,「放手。」
「我說停車!」我也在他耳邊吼。時尚書屋
一輛砂石車驚險萬分地從車身邊擦過去,「吱——」刺耳的剎車聲,車子在路邊停下了。笪尉恆表情嚇人地瞪着我,「你不要命了!」
「誰叫你不停車,我說了我現在不想回家。」
我才不怕他要吃人的眼神,不甘示弱地吼回去。時尚書屋
「你到底想幹什麼?」看得出他拚命壓住自己的火氣不暴發出來。時尚書屋
「我要上山去看花。」
我像個小女孩一樣嘟着嘴。時尚書屋
沒有聲音,我偷偷從睫毛下看他,他好長時間都不發一言,也許在考慮要不要把我掐死,把屍體拋到山下。他握著方向盤的手骨節突出,青筋也冒起來了。時尚書屋
我的心提着,不知道他會乾脆不理睬我,還是給我一點點教訓,好讓我記住自己的身份,根本沒有權利任性。難道我這一險招太險了?時尚書屋
他的手從方向盤上移開,就在我以為他真的會動手捏住我的脖子時,他再一次發動了車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悄悄看他,他雙眼直視着前方,從側臉堅硬沉默的線條,看不出他心裡在想什麼。我也向前方看,發現車子駛上了上山的路。時尚書屋
我的嘴角偷偷勾起,這個人,我真的弄不懂他。他和我認識的、知道的男人都不一樣,甚至讓我都懷疑起為男人下的定義來。他不想從我這兒得到什麼——美色,也不想給我什麼——金錢;他不貪圖我的,也不許我貪圖他的。他應該厭惡我、鄙視我,像笪尉芳一樣,因為他對我的面目看得更多。時尚書屋
可是奇怪,有時候,他對我卻過于寬容了。時尚書屋
車子駛上了山頂,停了下來。時尚書屋
現在是大白天,這裡空蕩蕩的,山頂的風吹走悶熱的空氣,樹枝在風中輕輕搖晃。如果現在是繁星滿天的夜晚,這兒就成了情侶的世界,樹陰下,草叢裡,隨時會看到一幕幕甜蜜溫馨或者火熱激情的畫面。「好涼快!」我誇張地伸個懶腰,迎着風張開手臂。時尚書屋
笪尉恆靠着車子,雙臂抱在胸前看著我,好像在說:這下如你的願了吧。時尚書屋
我微微仰起頭,讓風吹起我的長髮,閉上眼。「真想飛起來。」
我知道從他站的角度,我飛揚的長髮,美麗的側臉,一定構成一幅完美的圖畫。可是,舒爽的風吹在臉上、身上,真的讓我產生一種要隨風飛走的感覺。時尚書屋
好一會兒,我偷偷睜開眼瞄向他,他還是維持着不變的姿式,眼光越過我,看向前方的草地。時尚書屋
「哇!好美的草地,綠油油的好可愛。」
我故意驚喜地叫,跑到那片草地上,踢掉涼鞋,光着腳踩着草皮。腳底癢癢的,真的好舒服,我發現我一點也不用假裝,就發出了驚喜的叫聲,「笪尉恆,快來呀,光着腳走在草地上好舒服喔。」
他一言不發地看著我。時尚書屋
哼,不理我就不理,看我為你表演吧。我像隻花蝴蝶在草地上翩翩飛舞,一會踢踢草皮,一會兒拔起一顆蒲公英,鼓着腮幫子吹起滿天的小白傘;最後乾脆倒在草皮上滾來滾去……我不時偷偷注意笪尉恆,他好像還是無動于衷。妖艷性感勾引不了他,難道天真清純也吸引不了他?他到底對什麼樣的女人感興趣?不會是胡靜雪那種格格叫的肥母鷄吧?哼,我這個演員這麼賣力,他倒乾脆閉上眼,什麼也不看,在太陽底下打起盹來!可惡!他以為我非得用熱臉貼他的冷屁股嗎?你不理我,我還懶得理你呢!我索性不再費心表演,放鬆地癱在草地上,曬着暖洋洋的太陽,看都不看他一眼。時尚書屋
柔軟的草地散髮着芳香的氣息和泥土味,我翻個身趴着,貪婪地吸進熟悉的味道,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在我家後面那條小河邊上的草地上,也聞到過這種氣味。張嘴咬住一片草葉,嚼一嚼,滿嘴是苦澀的芳香。時尚書屋
「你屬羊,還是屬牛,居然吃起草來?」
我抬頭,笪尉恆高大的身軀擋住了太陽光,讓我看不清他的表情。這個討厭的人,剛纔叫他他不理,現在人家不理他了,他倒跑來了。我衝他翻個白眼,「你才屬狗呢!」
「那就是懊惱得啃起土來了?」
我臉上發熱,「要你管。」
他也太會給自己臉上貼金了,他以為我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力,會有多懊惱?好吧,不甘心是有一點,但懊惱,他還沒那麼偉大。時尚書屋
「知道嗎?你有時的確是個好演員,可惜你閃爍的眼神總是暴露出你的別有用心。」
他蹲下身子與我對視,「我恰好對人的靈魂之窗很有研究,所以你總是騙不了我。」
這個男人真可怕,怪不得我所有的伎倆都逃不過他的眼睛。不過,我現在已經掌握了他的弱點,勾不勾引得了他我根本就不在意,只不過是不甘心地再試一試罷了。「你是眼科醫生?」我故意裝作沒聽懂。時尚書屋
「你的眼睛又在閃爍。」
他直盯着我。時尚書屋
誰理他,我可不想再討論我的眼睛,身子一翻,仰躺在草地上,看著悠悠藍天,舒展四肢。「是啊,大夫,我的眼睛有毛病,你給我治治吧。」
「你的病根在這裡。」
他一根手指指指我的心口,又點點我的腦袋。時尚書屋
「心臟病?腦中風?」我故作驚訝地叫,「我不會快死了吧?」
「你懂我的意思,別裝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