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貴婦的面紗 第 24 頁


我的項鏈怎麼會在你的房間找到?」她咄咄逼人。「這怎麼可能?會不會弄錯了?」我一臉無辜,無助地看看笪尉芳,又看向傑尼·宋。傑尼·宋果然發揮騎士精神,拯救無辜的羔羊,「尉芳,仕儒也許真的不知道,也許是個誤會,也許是…
作者:雪楓 / 頁數:(24 / 0)

「楊仕儒!」笪尉芳衝到我面前,「這是什麼?」把一條項鏈舉到我面前。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好漂亮的項鏈,」我一臉羡慕地讚歎,「你剛買的嗎?」
「你別裝傻了!」她的眼光死盯着我,好像要刺穿我。時尚書屋
傭人們悄悄地聚在客廳,好奇地看著這一幕,各種各樣複雜的表情都有,緊張的、擔心的、幸災樂禍的、興奮的……
「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裝出一臉莫名其妙。時尚書屋
「尉芳,別這樣。」
傑尼·宋上前拉住笪尉芳。時尚書屋
「你別管。」
笪尉芳對他喝了一聲,又轉向我,「你知不知道,我在哪裡找到的?」
「是珠寶店?還是百貨公司?」
「在你房間!」
「哦?我記得我沒有這樣的項鏈。」
我一臉吃驚。時尚書屋
「我正要問你呢,我的項鏈怎麼會在你的房間找到?」她咄咄逼人。時尚書屋
「這怎麼可能?會不會弄錯了?」我一臉無辜,無助地看看笪尉芳,又看向傑尼·宋。時尚書屋
傑尼·宋果然發揮騎士精神,拯救無辜的羔羊,「尉芳,仕儒也許真的不知道,也許是個誤會,也許是……」
「住口!」他這樣說簡直是火上澆油,笪尉芳立刻爆發,「仕儒,仕儒,你倒叫得親熱。你憑什麼幫她說話?被她勾了魂了?」
「你……」
傑尼·宋難堪地漲紅了臉。時尚書屋
笪尉芳一手指我的鼻子,「你這個賤胚子,狐狸精,不僅偷別人的東西,還勾引別人的男人。」
「我沒有——」我一開口又被打斷。時尚書屋
「不要想辯解!人臓俱在,項鏈就在你的枕頭下找到,你還有什麼話說?出身下賤的女人,眼裡只有錢,看到這麼貴重的項鏈,還忍得住不偷?你看到傑尼·宋家世好,又想引誘他,以為可以飛上枝頭。賤人,我已經看清你的真面目了!」
她的話真的激怒了我,出身貧賤,這是我心裡的痛。我立刻反唇相譏:「自己的男人自己看不住,只有把氣出在別的女人身上,真可憐。」
「啪!」我的頭被打得偏了,臉頰上火辣辣地疼。我沒想到盛怒中的笪尉芳會動手打人,一時錯愕得獃住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騷女人……」
笪尉芳還指着我大罵。時尚書屋
傑尼·宋也驚獃了一下,「尉芳,你……仕儒,你還好吧?」
「你別管,我今天就是要教訓一下這個賤人……」
我捂着臉,微微側着頭,一顆淚珠在眼眶中滾動,慢慢地滾出眼角,順着臉頰滾落下來。時尚書屋
「尉芳,你太過分了!」傑尼·宋被我的淚水震住了,終於也發作,一把握住笪尉芳在空中亂揮的手,把她拉個踉蹌,差點摔倒,「你太不講理了,胡亂猜疑,亂吃飛醋,還動手打人,我太失望了。」
「傑尼,你……」
「我和仕儒根本沒什麼,是你自己疑神疑鬼。我發現仕儒根本不像你說的那樣,她是個好女人。你被自己的偏見矇住了眼,就因為她嫁給了你父親,你沒有理由地討厭她,甚至侮辱她,簡直像個沒有教養的野蠻人。」
笪尉芳吃驚地張着嘴,被傑尼·宋的反應驚獃了。時尚書屋
「我看錯你了。」
傑尼·宋一臉沉痛和失望,「我以為你是個直率純真的好女孩,可是你的心胸如此狹小,隨便傷害別人,我真是太失望了。」
「傑尼,我……」
笪尉芳着慌了,下意識地伸出手。時尚書屋
傑尼·宋卻轉身避開她的手,拉住我摀住臉的手,「讓我看看,疼不疼?」
我搖搖頭,緊緊地捂着臉不肯讓他看。「你別管我,不然尉芳……」
我沒有說下去,悄悄地看一眼笪尉芳,垂下眼,又滑下了幾行淚水。時尚書屋
傑尼·宋顯然被我楚楚可憐的模樣打動了,「我送你回房間。」
說著扶着我就要走上樓。時尚書屋
「傑尼……」
笪尉芳在後面喊,聲音帶著哭腔。時尚書屋
「傑尼,你還是……」
我很明理地勸他。時尚書屋
「別理她。」
傑尼·宋這次真的鐵了心。時尚書屋
「哇——」笪尉芳放聲大哭,噔噔噔地從我們身邊跑過,衝到二樓自己的房間,「咚」的一聲甩上了門。時尚書屋
怎麼打人的哭得比被打的還淒慘?我低着頭,沒人看見時,露出一個得逞的笑。時尚書屋

☆☆☆☆☆

回到房間,傑尼·宋立刻又下樓去為我拿冰塊。我這才走到梳妝台前,從鏡子裡仔細審視我的臉,紅紅的五指印腫了起來。時尚書屋
不過,這一巴掌也沒白挨,至少傑尼·宋和笪尉芳如我預料地閙翻了。我對傑尼·宋根本沒興趣,不過誰叫笪尉芳自己要和我作對。和我鬥,她還嫩了點。何況,笪尉芳就是笪尉恆的弱點,捏住了她就等於捏住了他……
「快用冰塊敷一下。」
傑尼·宋拿着一包冰塊走進房間。我急忙從梳妝台前轉過身,順便收起得意的表情。時尚書屋
「又紅又腫。」
傑尼·宋皺着眉頭審視我的臉,然後用毛巾包着冰塊幫我敷起來。時尚書屋
我疼得吸了口氣。時尚書屋
「很疼嗎?」傑尼·宋眉頭皺得更緊了,「忍着點,不然明天會腫得更厲害。」
我只好拿過冰塊,自己貼在臉上,一邊疼得不停吸氣。我清楚地從傑尼·宋眼裡看見了愧疚和心疼。時尚書屋
「對不起,都怪我——」
「不關你的事。」
我打斷他的話,因為臉痛,說得含混不清。時尚書屋
「尉芳……」
「別怪尉芳,她只是個不懂事的小女孩。項鏈的事只是一個誤會,我不會怪她。」
「可是……」
我微微一笑,拍拍他的手,「我是她的繼母,她心理上難免會有牴觸,認為我是壞女人,勾引了她父親,小女孩都是這樣的。」
雖然她猜對了,可是我可不認為她有笪尉恆那樣的利眼,「她只是太愛你,才會害怕、擔心,我能理解,真的。」
傑尼·宋果然被感動了,他拉住我的手,「你真好,仕儒。你聰明美麗,寬容又明理,你真的是個好女人。」
我垂下眼,羞怯地笑一笑,手微微縮了縮,但力量很弱,我的手仍留在他的手裡。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