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貴婦的面紗 第 26 頁


是不是會離傑尼遠點?」我意外地盯着他,想從他臉上看出真假。「我給你你要的錢,只要你以後不再勾引男人。」「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我遲疑地問。他怎麼這麼輕易就向我投降了?我才準備捏住他的弱點,以笪尉芳來要挾他
作者:雪楓 / 頁數:(26 / 0)

「那你報警,叫警察來查個清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惱怒地對他吼。雖然的確是我干的,可他憑什麼就這麼認定呢?「最好把我送到警局,刑訊逼供。」
他居然耐着性子沒有發火,嘆了口氣。「你究竟要什麼?」他這一聲嘆息,好像讓我的心也顫動了。我究竟要什麼?他為什麼又問我這個問題?可是我怎麼回答不出來,我要什麼?我究竟要什麼?時尚書屋
我獃愣着,他又耐着性子問了一遍:「你究竟要什麼?」
「錢,我要錢。」
我聽見自己喃喃的聲音,「很多很多錢。」
「傑尼·宋家世良好,但他自己並沒有很多錢。」
「我沒有引誘傑尼。」
至少不是為了吊上這個金龜婿。時尚書屋
他沉默了片刻,顯然並不相信,「如果我給你錢,你是不是會離傑尼遠點?」
我意外地盯着他,想從他臉上看出真假。時尚書屋
「我給你你要的錢,只要你以後不再勾引男人。」
「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我遲疑地問。他怎麼這麼輕易就向我投降了?我才準備捏住他的弱點,以笪尉芳來要挾他,他就自動讓步了?時尚書屋
「是真的,你要多少錢?」他的表情好古怪,不像是輕蔑地施捨一個拜金的女人,反而很誠懇的樣子,又似乎有點痛心。時尚書屋
「我要……」
我說不出來。我日思夜想地要找到一座寶庫,可一旦這寶庫在我面前打開,我反而不知道要拿什麼。時尚書屋
「一億夠不夠?」
「一億……」
他以為我嫌不夠,「我給你達賢百分之十的股份。」
他做了決定。時尚書屋
百分之十?市值大約好幾億呢。時尚書屋
「就這樣決定了。」
他站起身,「我會叫律師擬好財產讓渡書,儘快辦好。」
我好像在做夢,還回不過神來。我費盡心機,千方百計要得到的,怎麼突然像下雨似的,這樣就落在我的面前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走到門邊,手撫着門把手,又回過頭來,望着我一言不發。我看著他,看不懂他的眼光,他的表情,我只能獃獃地看著他。時尚書屋
「你讓我想起一種東西。」
什麼?狐妖妲己,還是蕩婦卡門?時尚書屋
「我曾經去過墨西哥的熱帶叢林,聽到一個傳說。在叢林中,時常有探險者神秘地死亡,他們的臉上還帶著夢幻的笑容。當地的土著人說,她們死於。雨後潮濕酷熱的叢林裡,會生長出一種黑色的毒蕈,它沒有艷麗的色彩,沒有五彩的花紋,挺拔纖美的身姿罩着黑色的絲網,像戴着面紗的貴婦,高貴、神秘、優美……而欣賞着這美麗姿影的人,正在讚歎它的神奇時,已經吸入了她致命的毒香,然後在陶醉的微笑中死去。」

他究竟想說什麼?

「當地的土人叫這種毒蕈為,知道嗎?你就讓我想起,一種致命的誘惑。」
「哦?」我挑挑眉,「我是致命的誘惑?你太看得起我了。」
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拉開門走了。時尚書屋

☆☆☆☆☆

傑尼·宋立刻衝了進來,「仕儒,你沒事吧?他有沒有對你怎樣?」
「沒事,他沒有打我。」
只是差點掐死我。時尚書屋
「他說了什麼?」他還是不放心。時尚書屋
「他……」
給了我一大筆錢,叫我離你遠一點,「傑尼,謝謝你的關心。你以後不要再理我了。」
「是他對不對?是他不讓你接近我?」傑尼·宋激動起來。時尚書屋
「不,不是。」
我拉住他,「傑尼,你別激動。我想,再和我接近,尉芳會產生更大的誤會,我還是避嫌的好。」
「她要小心眼,胡亂猜疑,就由她去好了。我們是單純的友誼,光明正大。」
傑尼理直氣壯。時尚書屋
「可是,情人的眼裡揉不下一粒沙子,你還是多安慰她吧。」
「如果她這麼不明事理,就不值得我愛了。」
溫文靦腆的傑尼一旦拗起來,也真夠瞧的。時尚書屋
我閉一閉眼,無奈地苦笑。怎麼我沒做什麼的時候,人家認為我壞心地玩詭計;我真正耍陰謀的時候,人家反而固執地認定我是好人呢?時尚書屋
我睜開眼,換了一副表情,冷笑一聲,「傑尼,你真的以為我很喜歡你嗎?」
「你……」
什麼意思?傑尼·宋被我突然驚住了。時尚書屋
「你天真幼稚,只不過是個小孩子,根本沒有男人氣概。我根本不想理睬你,和你一起,只是為了氣笪尉芳罷了。」
「你說的不是真的。」
傑尼·宋一臉大受打擊的樣子,喃喃自語。時尚書屋
「誰叫笪尉芳一來就擺出一副高貴公主的樣子,瞧不起我。我討厭她自以為高貴,討厭她總是鄙視的眼光,我就是要打擊她,看著她哭號的狼狽樣,我心裡才痛快!所以我接近你,引誘你,就是為了打擊她。」
「不對,你並沒有引誘我啊……」
傑尼·宋拒絶相信。時尚書屋
「哈哈……」
我大笑,「你太天真了,你以為引誘人只有色誘一種方法嗎?小子,對不同的男人要用不同的方法。對你這種純潔的小綿羊,就要扮純潔、嫻淑、高雅,還要扮可憐,明白了吧?」我拍拍他的臉。時尚書屋
「好可怕,你好可怕!」他看著我,後退一步,像避瘟疫一樣避開我的手。時尚書屋
「這樣就覺得可怕了?你還不知道我做了什麼呢。」
我逼進一步,「笪尉芳的項鏈是我偷的。」
「為什麼?」
「因為我愛錢!我嫁給一個快進墳墓的老頭子,就是為了錢,可老頭子死了,卻什麼也不留給我。我不甘心,我要拿回我應得的。我知道你家裡有錢,你就成了我的新目標,我既可以再次飛上枝頭,嫁入豪門,又可以打擊笪尉芳……」
「啪!」我的頭又被抽得猛一偏。時尚書屋
傑尼·宋渾身顫抖,「你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沒想到你是個這樣惡毒的女人,我以為你……以為你……」
他的眼神那麼痛苦,好像挨打的是他自己一樣。時尚書屋
我對他冷笑,「你以為我美麗又高雅?那是你自己太傻。」
「不!」傑尼·宋大吼一聲,轉身衝了出去。時尚書屋
原諒我,傑尼,我在心裡默念。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很愉快。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