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貴婦的面紗 第 3 頁


和無助,這會大大滿足男人愚蠢的英雄情結。男人!我總是知道男人要什麼。☆☆☆☆☆拈起三炷香,在燭火上點燃,細細的青煙裊裊上升,模糊了大照片上笪頌賢的面容。那眼神透過迷蒙的煙看著我,好像帶著一種古怪的扭曲的微笑,
作者:雪楓 / 頁數:(3 / 0)

「夫人放寬心,有什麼需要效勞的請儘管吩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黃中齊果然立刻表現出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的英雄氣概。時尚書屋
「你真是太好了,中齊,我可以叫你中齊吧?」我眨眨眼,讓雙眼淚光瑩瑩,搭在他手上的手指緊了一下,「您是頌賢生前最好的朋友,頌賢不在了,我真是不知怎麼辦才好,只有依靠您了。」
他的手微微顫抖了一下,他的目光也有一剎那的迷離,但他很快穩住了自己。「能為夫人效勞,是我的榮幸。」
標準的紳士答案,可是我知道,他想做的,決不是一個標準的紳士的行為。我在心裡偷偷笑了。時尚書屋
「中齊,今天的一切就拜託您了。」
我的表情充滿依賴和無助,這會大大滿足男人愚蠢的英雄情結。時尚書屋
男人!我總是知道男人要什麼。時尚書屋

☆☆☆☆☆

拈起三炷香,在燭火上點燃,細細的青煙裊裊上升,模糊了大照片上笪頌賢的面容。那眼神透過迷蒙的煙看著我,好像帶著一種古怪的扭曲的微笑,嘲笑着在他靈前上演的一出出閙劇。時尚書屋
閉上眼,我不看他得意的古怪笑容。你笑什麼?笑人的貪婪嘴臉嗎?別忘了你正是靠這樣的特質才起家的,才能站在鈔票砌成的台階上睥睨世人。你已經死了,他們還活着,目光正越過你的屍體,虎視眈眈地盯着你辛苦一輩子積累的金錢,還有你的女人。時尚書屋
還有我,我要的也和別人一樣。你很聰明,當然不會傻得以為我愛你,你知道我要的是什麼,所以你用金錢的網來捕捉我,牢牢地握住繩索,不讓我掙脫。可是現在,你死了,你牢牢守着的金錢再也帶不走了,看著活着的人在你的葬禮上瓜分你的財產,你是不是會像上次我飛去意大利買了一堆珠寶一樣覺得肉疼呢?我好想大笑三聲。時尚書屋
肅穆地鞠個躬,把香插在靈前,然後站在一邊,準備作為死者惟一在場的親人向來弔唁的賓客答禮。時尚書屋
「夫人,請節哀。」
「夫人,保重身體。」
剛纔還尖酸刻薄地諷刺着狐狸精的女人一個個感性地用手絹擦拭着假想的淚水,親切地拍拍我的背,用可以讓人窒息的力量擁抱我。剛剛還色迷迷地談論俏寡婦的男人們,以無比的莊重在靈前鞠躬、上香,再對我說一通安慰的話語。時尚書屋
「謝謝,謝謝您。頌賢看到您來,一定很安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淚珠恰到好處地噙在眼眶裡,隨着我低頭還禮,黑色的紗網上,滾動着一顆晶瑩的珍珠。嫣紅的櫻唇微微顫抖着,吐出一句句低低柔柔的話。時尚書屋
果然,我在他們臉上看到了同情、憐惜。時尚書屋
「感謝,請到那邊休息。」
黃中齊也幫着招呼客人,儼然以半個主人自居。時尚書屋
哼,我的嘴角不讓人察覺地一撇,只要放下一點點餌,就有魚上鈎了。這條魚,很快就能派上用場了。時尚書屋

☆☆☆☆☆

好長的一場戲。時尚書屋
總算把死老頭埋進了土裡。坐在車上,我只想快點回家,踢掉高跟鞋,丟開造型高雅別緻的女帽,扯散綁得一絲不亂的頭髮,脫掉這身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喪服,跳進我那超大的按摩浴缸裡,好好地泡個澡,在水中滴幾滴芳香精油,直泡到皮膚發皺為止。時尚書屋
人生就是一場戲,我從來沒有演過這麼長的一幕。每當我轉過身,笪頌賢的那些親戚們就用惡毒的眼光盯着我,恨不得把我撕成碎片吞下去。可惜呀,再凶惡的豺狼虎豹,又能把一隻成了精的狐狸怎麼樣呢?時尚書屋
「夫人,您笑什麼?」
「什麼?」難道我不小心在嘴角露出了笑容?我看看身邊一臉狐疑的黃中齊,我們正坐在車子后座,在從墓地回笪宅的路上,「不,您看錯了。我是太累了,這兩天我必須強壓下心裡的悲痛,支撐着操辦頌賢的後事。對我一個弱女子來說,真的好難……」
我扯扯嘴角,露出一個疲憊不堪的微笑。這對我一點也不難,反正我也被一連串煩瑣的事弄得快累癱了。時尚書屋
「真想有個人為我分擔,讓我依靠……」
我的聲音漸漸弱下去,頸項無力地一偏,頭靠在意大利真皮坐椅的靠背上,輕輕挨着黃中齊的肩。時尚書屋
「你該好好休息一下了。」
黃中齊悄悄挪動身體,好用肩膀承住我的頭的重量,「剩下的事交給我。也許離開一陣,去度個假什麼的會比較好。我在加拿大北部有一處度假別墅,臨近湖濱和森林,是個度假放鬆的好地方。」
「也許吧,也許。」
我輕輕拍拍他放在膝上的手,「我也想離開這個傷心之地。加拿大北部,真是個好地方,可以看看楓葉,玩玩雪,真令人嚮往。可是眼前的事沒理出個頭緒,我也沒有心情度假。」
就不知他懂不懂,所謂要理出頭緒的事,就是關於遺囑的問題了。時尚書屋
黃中齊的欣喜那麼明顯,可以預見,這個男人一定會等在加拿大的別墅。時尚書屋
汽車駛進了笪宅的雕花大門。時尚書屋
「中齊,陪我喝一杯好嗎?」我把手交給紳士地站在車門前的黃中齊,優雅地從車中走出來,「這個時候,我實在不想一個人待着。」
「好吧。」
他早就在等着這個邀請,欣然地輓着我的手走進大宅。時尚書屋
幾口酒下肚,黃中齊的兩眼閃閃發亮,不再含蓄地迴避我柔媚的眼波,反而牢牢地盯着我。我吞下含在口裡的酒液,伸出舌尖緩緩地舔去嘴角的一滴紅酒,得意地看見黃中齊傻傻地張着嘴,口水几乎流了下來。時尚書屋
「中齊,」我把高腳杯放在面前的茶几上,慢慢交叉起兩條腿,他的眼光也像被強力膠粘住了,隨着我的腿移動,「沒有把一切處理完,我實在無法離開。」
黃中齊畢竟是個聰明人,不需要我多加暗示。「只剩下宣讀遺囑了。」
他一定已經在心裡想著加拿大的美麗假期了。時尚書屋
「我對法律是外行,您是大律師,這裡面的程序一定很複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