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貴婦的面紗 第 30 頁


前仰後合的我。「哦,他來警告我不要勾引你。」我湊近他,嬌柔地一笑,「我告訴他我已經做過了。」不看他的精彩表情,我丟下他走出大廳。☆☆☆☆☆花園裡涼風習習,我打了個寒顫。已入秋了,夜晚變得涼爽了。音樂和
作者:雪楓 / 頁數:(30 / 0)

「笪尉芳一向把你守得緊緊的,防我像防賊一樣,生怕我勾引你,今天怎麼會把你這塊肥肉送到我這只餓狼面前?有什麼話你就說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傑尼·宋臉又紅了,兩隻眼睛東瞟瞟,西瞅瞅,就是不敢看我。「沒有,尉芳她沒說什麼……」
「少來,有話快說。不然等你想說時我就不聽了。」
我拍拍他的肩。時尚書屋
「尉芳叫我警告你,不要試圖勾引大哥!」傑尼·宋一句話衝口而出。時尚書屋
啊哈!真是個聰明的孩子,我笑了起來。時尚書屋
傑尼·宋臉上快要滴出血來了,好像恨不得地上有條縫好讓他鑽進去。我想要不了幾分鐘,他就可能因腦充血而死。幸虧這時候舞曲結束了,救了他一命,他匆匆說聲失陪,逃命似的飛快地跑了。時尚書屋
呵呵,真好玩。時尚書屋
「你們說了什麼?」笪尉恆走到我身邊,狐疑地看著笑得差點前仰後合的我。時尚書屋
「哦,他來警告我不要勾引你。」
我湊近他,嬌柔地一笑,「我告訴他我已經做過了。」
不看他的精彩表情,我丟下他走出大廳。時尚書屋

☆☆☆☆☆

花園裡涼風習習,我打了個寒顫。已入秋了,夜晚變得涼爽了。時尚書屋
音樂和笑語聲隱隱約約傳來,可秋天的星空下,卻顯得那麼寂寞,我摸摸唇,感覺這時候想抽支菸。時尚書屋
腳步聲響起,伴隨着一個女人的聲音:「未央,等等我,等等我……」
我急忙一閃身,躲進樹叢的陰影中。時尚書屋
未央?雷未央?雷氏的長公子,好像才從國外回來不久,俊帥多金,雜誌評選的黃金單身漢之一。時尚書屋
「你跟來做什麼?」一個渾厚的男音透着不耐煩。時尚書屋
「人家想陪你嘛。」
呃,聲音嗲得讓人起鷄皮疙瘩,我不由得搓搓手臂。時尚書屋
「可是我想獨處一會兒。」
「我可以不說話,只是站在一邊陪你。」
「劉筱玲,拜託你不要再跟着我!」聽起來雷未央有點火大了。時尚書屋
「為什麼?為什麼你不喜歡人家?人家哪裡不好?」聽起來已經快哭了。劉筱玲,好像是泰風總經理的千金,一個眼睛長在頭頂上的千金小姐。時尚書屋
「你哪裡都不好!」喝,雷未央可不管什麼紳士風度,說話一點都不客氣,「你全身上下都不合我的標準。」
「人家眼睛大、皮膚白、身材又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偏喜歡眼睛小、皮膚不白,身材又不好的。」
我「咭」的一聲笑出來,雷未央好像向我的方向投來鋭利的一瞥,嚇得我急忙摀住嘴巴。時尚書屋
「泰風和雷氏門當戶對……」
「現在是二十一世紀,誰還講那套落伍的觀念。」
「人家可以為你改變……」
「除非你可以把眼睛改小,鼻子變塌,嘴巴變大,皮膚變粗,再長點麻子,前胸變平,腰身變粗,個子變矮……」
「那……那不成了醜八怪了?」劉筱玲有點發獃。時尚書屋
「我就是喜歡醜八怪!」
「你、你……」
劉筱玲總算明白雷未央根本是在戲弄她,腳一跺,「哇」的一聲,捂着臉跑了。時尚書屋
「花痴!」雷未央一點不同情她,將煙蒂一甩,冷冷地說。時尚書屋
「我有件事要告訴你……」
又一個女人的聲音越來越近。今晚花園裡還真熱閙。時尚書屋
雷未央的身子利落地一閃,該死,他哪裡不好躲,偏偏躲到我身邊來。我捂着嘴,掩住脫口的驚呼,和他大眼瞪小眼。這傢伙居然把食指豎在嘴唇前,「噓」了一聲,露出一口白牙。時尚書屋
「你不要以為他們笪家和睦,那都是做給外人看的。」
笪文莉高八度的聲音,她忘了自己也姓笪。時尚書屋
「那還用說,你見誰家後媽和前妻的兒子和睦的。這早不算新聞了。」
這個八婆是誰?聲音很陌生,我悄悄探頭想看清楚,但頭皮一緊,該死的雷未央居然拉住我的頭髮。我狠狠瞪他一眼,可是黑暗中他什麼也看不清,瞪也是白瞪。哼,我可是從不吃虧的,乾脆狠狠擰他手臂一把。聽到他的吸氣聲,我得意地笑了。時尚書屋
「還有勁爆的內幕呢。」
笪文莉故作神秘地壓低嗓門,可是聲音還是大得能讓方圓五十米都聽得一清二楚。時尚書屋
「哦?什麼內幕?」果然來了興趣。時尚書屋
「你想啊,姓楊的女人在董事會興風作浪,想趕走笪家的太子爺,結果沒成功。你們都不奇怪這幾個月怎麼沒動靜了嗎?」
「怎麼一回事?」
「這幾個月,笪尉恆沒把那女人趕出去,那女人居然也服服帖帖不閙事,這裡面怎麼會沒有文章。」
誰說我服服帖帖?笪文莉大概不知道她們母女一個多月前皮膚過敏,滿身紅疹子,在塑身中心大吵大閙,成為上流社會的笑柄這件事是誰的傑作吧?時尚書屋
「什麼文章?快說來聽聽。」
喜歡聽別人的秘聞,是大家的共同愛好。時尚書屋
「他們兩人名為母子,但沒有血緣關係,年齡又差不多。孤男寡女的……你想啊,姓楊的女人可是千年狐狸精,會放過眼前的肥肉嗎?」
聽話的人倒吸口氣,「那,那不是亂倫嗎?」
「狐狸精會管什麼倫不倫的,只要是男人,都不會放過,先勾老子,再勾兒子,這才是她的本性呢。」
「太可怕了……」
「我敢說笪尉恆一定被她勾了魂,你沒看今晚他對她笑的樣子……」
兩個八婆的聲音漸漸遠去。時尚書屋
我從樹叢後走出來,對著兩個女人消失的方向做個鬼臉。哼,這些議論早在我預料之中。時尚書屋
「你好,胡女士。」
雷未央也從樹叢後走出來。時尚書屋
「你弄錯了,我不姓胡。」
他大概不認識我。時尚書屋
「你不是姓胡,名麗晶嗎?」
諷刺我是狐狸精?我立刻反唇相譏:「那你就姓色,名狼了。」
雷未央哈哈大笑起來,向我伸出手,「雷未央。」
「久仰,雷氏少東。」
我把手藏在背後。時尚書屋
「你不自我介紹一下嗎?」他笑一下,收回了手。時尚書屋
「我不相信你會不知道我是誰。」
身為客人,竟然不認識女主人?時尚書屋
「你很有名?」他抬起眉梢。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