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貴婦的面紗 第 35 頁


在罵誰?「她以打工為生,換了很多工作。後來在南部一家電子工廠當女工時,老闆很喜歡她並娶了她,這就是她的第2個丈夫,姓費。費先生對她不錯,可是她總是鬱鬱寡歡。據當時費家的傭人說,她很少笑,而且總是閙着讓費先生給她錢。
作者:雪楓 / 頁數:(35 / 0)

「……十七歲時被她父親以一百萬的代價,嫁給了村裡姓王的土財主。這個人又老又醜,還是個虐待狂。據鄰居說常聽到她的慘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雷大哥在說話。時尚書屋
那個人好像很生氣,眼睛裡都在冒火光。時尚書屋
「……大約一年左右,她逃走了,逃到北部,到處打零工為生。這期間她結交了一個男朋友,叫劉明光。他們租了一間樓頂的違章建築,住在一起,一起打工的人都說他們很要好,她很樂天,很可愛……」
「後來呢?他們怎麼分手了?」
「據說劉明光認識了一個有錢人家的小姐,就甩了她。她那時一無所有,就離開北部回鄉下了。這期間她的父親遇海難死了。她只好回到夫家,姓王的土財主也已經死了,親戚已經瓜分了所有的財產,見到她,就指責是她剋死了丈夫,把她趕了出去。時尚書屋
這就是她的第1次婚姻。」
「該死!」那個人低聲咒罵。他在罵誰?時尚書屋
「她以打工為生,換了很多工作。後來在南部一家電子工廠當女工時,老闆很喜歡她並娶了她,這就是她的第2個丈夫,姓費。費先生對她不錯,可是她總是鬱鬱寡歡。據當時費家的傭人說,她很少笑,而且總是閙着讓費先生給她錢。時尚書屋
但她自己卻又很少花錢,給人的印象很古怪……」
費……費……頭好痛,是誰,是誰在叫我想起他?我捧着頭,好痛!好痛!我不要想了……
「你怎麼在這裡?」有一個女人拉住我問。時尚書屋
我抬起頭看著她,她穿著白衣服,頭上戴着白帽子,兩邊還向上翹着,很好看。我也有一頂白帽子,是孝文給買的。對了,孝文……
「你快回病房吧。」
她扶着我走。時尚書屋
「是孝文叫你來的嗎?」孝文讓傭人叫我回房,他總是要我陪他看電視。時尚書屋
「什麼孝文?快回去吧,一會兒醫生查房發現你不在了,我會受罰的。」
「醫生……」
是他,是那個壞人!「不!我不去!放開我——」
「別發神經了,快走!」她用力拖我。時尚書屋
「不!我不去!壞人,放開我!孝文,救我——」我大聲尖叫,我不要見那個壞人,我好害怕,害怕他眼鏡後面的光……
「怎麼回事?」
「你怎麼在這兒?」兩個男人跑過來。時尚書屋
「是孝文,孝文來救我了。」
我用力甩開壞人的手,撲進他的懷裡,緊緊摟住他的頸項,全身顫抖看。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笪先生,是她自己跑出來的,我想帶她回去,她就拚命尖叫。」
那個女人說。時尚書屋
「算了,我會帶她回去的。不過以後要小心點,下一次再出現這樣的疏忽,就請院長向我解釋。」
「對不起,笪先生……」
他們在說什麼?我在孝文耳邊小聲說:「孝文,你快叫壞人走開,我怕……」
「別怕,我在這兒。」
他拍拍我的背,「你走吧。」
那個女人沒說什麼就走了。時尚書屋
呼,幸虧有孝文在,那個壞人沒法做壞事了。「孝文,你真好,只有你對我好。」
「孝文?」他幹嗎叫自己的名字?還看著另一個男人,臉上好像什麼都不明白的樣子。時尚書屋
「費孝文,她第2任丈夫的名字。」
另一個男人說。時尚書屋
「孝文,你忘了自己的名字?」真笨!
「是啊。」
我放開他的頸項,改拉住他的手,「咱們回房看電視去。」
電視卡通片真好看,我看得使勁拍手。時尚書屋
「孝文,你怎麼都不看電視,光看著我呢?」
「因為……」
「我知道,因為我比電視好看。」
孝文總是這麼說。「他又是誰?」沙發上還坐著一個男人。時尚書屋
「他是我的朋友,叫雷未央。」
我狐疑地看著這個叫雷未央的人,他對我笑着揮揮手,「嗨,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朋友?他是孝文的朋友?我全身緊張起來,壞人!孝文的朋友是壞人……
「不!」我一下子撲到孝文懷裡,他身子往後一仰,差點摔倒。時尚書屋
「怎麼了?」
「孝文,你會相信我對不對?你會相信我?」我心慌地尋找他的眼睛,想看清楚,卻怎麼也看不清。時尚書屋
「相信什麼?」
「我沒有勾引他,我真的沒有勾引他。是他抱住我,要親我,拉我的衣服,還說我是尤什麼物的。你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拚命地搖頭,想把淚水搖落,可是孝文看起來越來越模糊,越來越遠。我要抓住他,抓住他,求他不要走,不要留下我一個人……
「我相信你,相信你,你沒有勾引他。好了,乖,安靜下來……」
他哄着我。時尚書屋
「不!不!你不相信我,你相信他,因為他是你的朋友。你不要我了……」
我放聲大哭。時尚書屋
那個男人嘆了口氣,「我正要告訴你這件事。據說費孝文有一個醫生好友,經常到費家走動。一次費孝文親眼看見好友與妻子的姦情,氣得心臟病發作,送醫院後不治身死。這位醫生指責是費夫人勾引他,他一時把持不住才犯下大錯。時尚書屋
因為這件事,她又被費家趕出了大門。」
「事實真的如此嗎?」孝文問。時尚書屋
「真相如何,不得而知。不過這位醫生好色是出了名的,多次被護士和女病人指控性騷擾。幾年前被叛有罪,現在還在服刑。」
「該死!」
「不,我不要你死。孝文,求你,求你別死,別死……」
我抱著孝文的身子搖,哭得聲嘶力竭。時尚書屋
「我沒有死,我好好的……」
「孝文死了……死了……躺在那裡……不動了……孝文……別死……」
我看見孝文躺在地毯上,瞪大了眼睛,一動也不動。我搖他,喊他,可他不回答我。他是不是生氣了?他不相信我……再也不要我了……
周圍好多聲音,有一個男人皺着眉,緊緊抱住我在說什麼,有幾個穿白衣服的人跑過來,手上還拿着一個尖尖的東西。我不要他們,我要孝文!他們都是壞人!壞人!只有孝文對我好,可他不要我了……他也不要我了……
我聽見一個女人在哭喊,聲音好大,好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