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貴婦的面紗 第 4 頁


笪頌賢和第1位老婆離婚,就被送到國外的寄宿學校,現在也有二十多歲,接近三十了吧?他們父子、父女並不親近。但所有的東方人都是很看重血緣的,反目成仇的兒子也比相濡以沫的外人親,比如我……垂下眼睫,我端起酒杯啜一口酒,掩飾內心
作者:雪楓 / 頁數:(4 / 0)

「是有點複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黃中齊立刻端起了行家的架子,「不過,那些程序由我為您辦好就行了。」
「那……什麼時候宣讀遺囑呢?」我等不及了。時尚書屋
「只要與遺囑有關的人到齊就行了。」
「哦,要召集那些宗親、表親嗎?」笪頌賢生前一向討厭那些貪婪又刻薄的親戚,他們無關緊要。時尚書屋
「這……」
黃中齊猶豫了一下,似乎作為律師的職業道德和討好我的念頭在心裡交戰了會兒,「夫人是否知道,笪先生有一子一女在國外……」
是的!我的心「咯噔」一下,我怎麼忘了這兩個重要人物?我從來沒見過這兩個人,笪頌賢也從不在我面前提起他們。他們從笪頌賢和第1位老婆離婚,就被送到國外的寄宿學校,現在也有二十多歲,接近三十了吧?他們父子、父女並不親近。但所有的東方人都是很看重血緣的,反目成仇的兒子也比相濡以沫的外人親,比如我……垂下眼睫,我端起酒杯啜一口酒,掩飾內心的震驚。「這麼說,頌賢的遺囑必須要他們在場才能宣讀?」也就是說,他們是財產繼承人之一。時尚書屋
「是的,我已經設法通知笪少爺和小姐,但他們還沒有回音。也許近期就會趕回來。」
我感興趣的不是他們什麼時候回來,而是笪頌賢給他們留下了什麼。「那麼,頌賢一定給他們留了一些有紀念意義的東西,比如祖宅,或是……」
我旁敲側擊。時尚書屋
「不是,笪先生——」

☆☆☆☆☆

「怎麼,我美麗的繼母想知道我會得到什麼遺產嗎?」一個帶著嘲笑口氣的男中音突然打斷了黃中齊的話。時尚書屋
我吃驚地回頭,看見一個身材高大挺拔的男子正慢慢從樓梯上走下來。他大約三十上下,濃黑的劍眉、深邃迷人的眼睛、挺直的鼻樑、方正的下巴,構成了他出色的外貌;大約一米八○或以上的身高,透過白色的T恤可以看出賁起的肌肉,真是個讓女人流口水的極品男。他的手悠閒地插在米色的休閒褲口袋裏,半濕的頭髮搭在飽滿額頭上,更為他增添瀟灑的氣質。此時,他似笑非笑,嘲諷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着我。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是哪個地獄裡跑出來的撒旦?我竟有點不寒而慄。時尚書屋
「你是誰?」坐在我對面的黃中齊回過頭,立刻站起來,擺出一副護衛美女的姿態,腿卻有點發抖。時尚書屋
年輕男人嘲諷的目光轉向黃中齊,「你是誰?這話應該我來問吧?」
「什麼意思?」
這還猜不出來嗎?我吸口氣,從容地站起來,「你是尉恆吧?」
「賓果,聰明的女人。」
笪尉恆誇獎的語氣簡直令人生氣。時尚書屋
原來這就是笪頌賢的兒子。想不到又矮又肥的笪頌賢居然有這樣修長俊偉的兒子,在他身上看不到一點他那個腦滿腸肥的父親的影子。也許是麵包牛肉吃多了,早已變了種。他在我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突然出現,讓我有一瞬間的慌亂,不過我很快就穩住了自己。時尚書屋
他為什麼回來?又為什麼在這時候出現?他聽到了我們的話嗎?聽到了多少?一連串的疑問在我心裡翻着泡泡,不過我儘力不動聲色。時尚書屋
笪尉恆甩一下頭,把遮住眼睛的濕髮甩開,隨意地步下台階。哇,如果我是小女生,一定會尖叫:「帥獃了!」可惜我早已過了犯花痴的年紀。他沖黃中齊點點頭,走到我面前,居高臨界下地俯看著我,「這位美麗的女士就是我的繼母吧?不自我介紹一下嗎?」
我站起身,禮貌地伸出手, 「我是楊仕儒。常聽你父親提起你,很高興見到你。」
他無視我伸出的手,輕浮地吹了聲口哨,把手中的東西拋上拋下。「我父親提起我?真是美麗的謊言啊。自從他為了一個風騷的歡場女人把共患難的妻子趕出家門,我們就不曾說過一句話。他提我做什麼?」與他輕佻的語氣相反,他的眼神深邃得讓人看不懂。時尚書屋
這眼神讓我提高了警惕,這可不是一個輕佻的浮浪子弟見到我時總會露出的色迷迷的眼神。時尚書屋
我順勢垂下手,拿起茶几上的酒杯,沒有如他希望地露出尷尬的表情。「要不要喝點什麼?」如果他以為他的話會讓我覺得難堪的話,那他就太小看我了。我知道笪頌賢的第1任老婆,也就是笪尉恆兄妹的生母,是他的青梅竹馬。不過他發了財之後,和所有的暴發戶一樣,很快把同甘共苦的結髮妻子拋在腦後,搭上一個又一個風騷的女人。時尚書屋
妻子的苦勸只換來他的拳腳,最後乾脆離了婚。這些都是發生在我認識笪頌賢之前的事,我才用不着內疚難堪呢。時尚書屋
「威士忌加冰塊。」
他倒一點也不客氣,「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來一杯放鬆一下也不錯。」
我瞟一眼他神清氣爽的外表,發現他不斷在兩手之間拋來拋去的東西是笪頌賢書房裡的水晶玫瑰擺設,他身上散髮着青草味的沐浴乳芳香,跟我放在主臥室裡的那瓶一樣。他的動作倒挺快嘛。「看來你已經放鬆過了。」
笪尉恆又吹了一聲口哨,「主臥室的按摩浴缸真不是蓋的,絲毫不比五星級飯店的總統套房差。老頭子挺會享受啊。」
他竟然進了主臥室!他以為他是誰,可以如此放肆!我轉過身,拿起酒瓶和杯子,借倒酒的動作,努力平息心裡的怒氣。「浴缸是我選的,很高興你能喜歡。」
「那就難怪了,我還以為老頭子變大方了,居然把主臥室裝飾得那麼豪華,原來是為了討年輕漂亮的新太太歡心啊。」
他突然又連連搖着頭,「奇怪啊,奇怪。」
「有什麼奇怪的?」
「老頭子一向小氣巴啦的,只有在女人身上才捨得花錢,不過僅限于沒到手的女人。怎麼對娶回家的女人還這麼大方?」一邊說,一邊還邪惡地上下打量着我,好像在說:你有什麼本事,讓男人捨得花大手筆討你歡心?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