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貴婦的面紗 第 41 頁


承了一筆遺產,應該可以給你舒適的生活。」我真的不知說什麼好了。也許我就要第4次披上嫁衣了。看著他充滿熱切希望的藍眼睛,我不知道該不該對描繪的美好的生活抱著希望。也許我會擁有他溫柔的呵護,但我的心已經成灰,對童話故事
作者:雪楓 / 頁數:(41 / 0)

他的聲音那麼懇切,盛滿了真誠的祈求。任何女人都會被感動,但不包括我。「賈斯丁,你知道嗎?我是寡婦,結過三次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三次?你還這麼年輕,你在開玩笑吧?」
「是真的,三個丈夫都死了。」
「哦。那和我沒關係。」
他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時尚書屋
「你不怕我剋死你嗎?」
「什麼是剋死?」賈斯丁迷惑不解地問。時尚書屋
「就是……」
這真不好解釋,我說了半天,還是沒法說明白。在一個民族看來很嚴重的事,在另一個民族看來卻是荒誕不經的。時尚書屋
「楊,別提那些無關緊要的事好不好?那些都過去了。我希望你信任我,把未來交給我。」
「我……」
我背負身上的十字架——我的三次婚姻,他竟然認為是無關緊要的小事。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他了。時尚書屋
「我很愛錢……」
「好啊,我的收入不錯,另外還繼承了一筆遺產,應該可以給你舒適的生活。」
我真的不知說什麼好了。也許我就要第4次披上嫁衣了。看著他充滿熱切希望的藍眼睛,我不知道該不該對描繪的美好的生活抱著希望。也許我會擁有他溫柔的呵護,但我的心已經成灰,對童話故事似的美好結局也提不起任何興趣了。時尚書屋
但是,我的前三次婚姻又有哪一次是抱著對未來的希望、嚮往出嫁的?那麼這一次,我也不必抱任何希望。反正我什麼也不會,只會嫁人。也許真的該嫁了……
「我……」
我張張嘴,想說「我願意,」可是那兩個字卻梗在喉嚨裡怎麼也吐不出來。賈斯丁的臉突然模糊起來,漸漸變成了另一張臉,一張我努力想忘記的臉……
「不!」我叫了起來,顧不上賈斯丁吃驚的表情,我倉惶地站起來,拔腿就往門外跑。時尚書屋
我聽見椅子倒地的碰撞聲和賈斯丁的呼喊聲,可我什麼也顧不了,衝出餐館,沿著街道拚命地往前跑。時尚書屋

第10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追捕

===================================================================================
他的眼睛牢牢盯着我,好像有一團火在燒,而我,就像一隻飛蛾,不由自主地要撲進那團烈火,讓自己成灰,用生命燃出剎那的美麗光華……
===================================================================================
身後有沉重的腳步聲,街燈和路旁商店的綵燈把他的影子照得雜亂而猙獰。我拚命地跑,我的臉因為冷空氣而刺痛,我的肺因為用力呼吸而脹痛,可我只知道向前跑,不要讓他追上我。時尚書屋
轉過街角的店舖,轉入我住的小巷,我往公寓方向跑。腳步聲更清晰了,就在我身後,我害怕得不敢回頭看,也不敢停下腳……
一隻手抓住了我的手臂,我被拉得一個踉蹌,跌入了一個男人的胸膛。時尚書屋
「不!放開!放開我!」我放聲尖叫,閉着眼胡亂掙扎。時尚書屋
「安靜,是我!」醇厚低沉的聲音,不是賈斯丁怪腔怪調的中文。時尚書屋
我停止了扭動,慢慢睜開眼,看到那張日日夜夜在我心裡徘徊不去的臉,我喃喃地喚着:「尉恆……」
「是我。」
我的腿突然支撐不住自己的身體,癱軟下去。下一秒,我已經被抱進了一個陌生又熟悉的懷抱。時尚書屋

☆☆☆☆☆

我的腿軟得几乎無法舉步,笪尉恆半扶半抱著我,往我的公寓走,爬上樓梯,在我的門前停下。我沒問他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裡,事實上我腦子裡亂成一團,什麼話也說不出來。時尚書屋
我顫抖着手在皮包裡翻鑰匙,可怎麼也找不着。他乾脆把我的皮包搶過去。「嘩啦」一聲把所有的東西都倒出來,在錢包、面紙、口紅裡翻出一把鑰匙,打開了門。時尚書屋
他扶着我走進門,環視一眼零亂的小套房,皺了一下眉頭,似乎在嫌這地方簡陋。這裡已經不錯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我住過比這更糟的地方,也住過比這更豪華的地方。這裡的房租、物價都不便宜。時尚書屋
我的上千萬元換成瑞士法郎,也支撐不了多久。時尚書屋
他讓我在沙發上坐下來,然後在我面前蹲下,雙手撐着沙發,把我環在中間,炯亮的眼神一眨不眨地盯着我,彷彿要把我的眉毛都數清楚。我偏過臉,不願接觸他的目光。時尚書屋
「該死的,三個月不見,你怎麼把自己弄成這副鬼樣子?」
什麼鬼樣子?我很老很醜嗎?我暗暗生氣,咬着下唇不肯和他說話。時尚書屋
他扳過我的下巴,讓我的臉對著他,「不許咬嘴唇。」
哼,他說不許就不許?我憑什麼聽他的!
「人瘦得跟木乃伊似的,我差點認不出來了。」
「你才是排骨、乾屍呢!」他也一樣瘦了好多,顴骨都突出來了。時尚書屋
他笑了,眉毛眼睛都笑了,拉拉我削短的頭髮,「什麼都變了,只有這倔性子還和以前一樣。」
語氣像大人拍着小孩子的頭說「長高了」一樣,他以為他是誰?我氣憤地拍開他的手,順便送他白眼一顆。時尚書屋
他放下手,又繼續撐着沙發,身子逼得更近了。「還有招風引蝶的習慣。剛見到你,居然就聽見男人向你求婚。我如果不來,你是不是就準備接受他的求婚?」
怎麼他正好撞上這一幕! 「是啊,我正要答應。」
「你敢?」
「我為什麼不敢?哪一條法律規定我不能再嫁?」我倔傲地回答。時尚書屋
「他長得像個熊似的,你不怕他半夜把你的腳趾頭當蘿蔔啃了?」
「半夜啃腳趾頭,那是夫妻情趣啊。」
我故意嬌媚地笑。時尚書屋
「他滿臉大鬍子,連接吻都找不到嘴巴!」
「我喜歡高難度動作,這樣更刺激。」
看他氣急的表情,我真的很得意。時尚書屋
「別忘了你已經結了三次婚。」
「他不在乎當我的第4任丈夫。」
「我也不在乎!」他突然脫口而出。時尚書屋
我啞口無言,我害怕的還是發生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