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貴婦的面紗 第 5 頁


權委託我處理她的遺產份額,需要看委託書嗎?」「這……明天我會在我的事務所等候。」就這樣?明天就宣讀遺囑?我簡直措手不及。「明天九時,我會準時到。」笪尉恆沖黃中齊舉一下杯,「我今天累了,想早點休息,就不陪二
作者:雪楓 / 頁數:(5 / 0)

他是存心想激怒我。不過比這更尖刻的諷刺、謾罵我聽得多了,裝傻一向是我的拿手好戲。我笑一下,「看來你很瞭解你父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黃中齊不甘心被冷落在一邊,對我們明槍暗箭的對話有點不耐煩了。「笪尉恆先生,我是黃中齊,令尊的好友,也是他的專屬律師。」
他熱情的態度令人懷疑其中的原因。時尚書屋
「你好。」
笪尉恆禮貌地點點頭。時尚書屋
「你父親的遺囑指定由我執行。」
敏感的話題。我努力裝出平靜的表情,遞過酒杯,「你的酒。」
笪尉恆炯亮的眼睛突然牢牢盯住我的眼睛,看得我几乎掛不住完美的笑容,好一會兒才慢條斯理地接過酒杯,啜飲一口。 「謝謝。明天是否可以宣讀遺囑?」
黃中齊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後一句是對他說的。「可是尉芳小姐……」
「尉芳已經全權委託我處理她的遺產份額,需要看委託書嗎?」
「這……明天我會在我的事務所等候。」
就這樣?明天就宣讀遺囑?我簡直措手不及。時尚書屋
「明天九時,我會準時到。」
笪尉恆沖黃中齊舉一下杯,「我今天累了,想早點休息,就不陪二位了。」
「請便,您請便。」
黃中齊只差沒點頭哈腰了。我的心裡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他為什麼要這樣巴結笪尉恆?時尚書屋
「你住哪個房間?我帶你上去安排一下。」
我總該表現一下對「兒子」的關心吧?時尚書屋
「不用了,我已經安置好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還缺什麼?需要什麼就說一聲……」
笪尉恆跨前一步,似笑非笑地在我耳邊低聲說:「好一個慈愛的繼母,你演得不累嗎?」
「你……」
我獃了一下,他已經大笑着走上了樓梯。該死的!我的兩隻手緊緊絞扭在一起,想像正在捏住他的脖子。時尚書屋
我的臉色一定很可怕,黃中齊不安地開口:「夫人,他說了什麼?」
定了定神,我搖搖頭,「沒什麼,只是一句玩笑話。真是個可愛的孩子。」
把一個三十歲的大男人稱為孩子,實在有點古怪吧?黃中齊的表情有些迷惑。可我無心解釋。時尚書屋
他很快把疑問丟在一邊,興奮地說:「真想不到笪先生這樣英俊瀟灑,一看就知道不是平凡人。真是人中之龍……」
他口中的「笪先生」不一向是指笪頌賢嗎?現在變成笪尉恆了,這條變色龍。我心裡不好的預感更強烈了。難道……千萬不要是我想的那樣。不過,我無心再探聽遺囑的內容了,反正明天就會知道了。時尚書屋
現在就算知道了,我也來不及做任何準備了。時尚書屋
我累了,真是演累了。明天,我還有一場不輕鬆的戲。時尚書屋

☆☆☆☆☆

盛夏熱浪滾滾,馬路上的行人撐着傘遮擋太陽炙人的輻射,一面拚命揩着臉上的汗水,腳步匆匆,想早一點躲進冷氣房,好讓快要烤焦的身子降一下溫。時尚書屋
一層玻璃把熱氣、塵土、噪音都隔絶在外面,冷氣機製造出清涼舒爽的空氣。我站在落地窗前,俯身看著下面來來往往的行人,一個個匆匆忙忙,揮汗如雨,都在為名、為利、為生存、為野心奔波勞累。曾經,我也是其中的一員,像那個騎着中古機車、扎着馬尾巴的女孩一樣,穿著九十九元一件的T恤,頂着烈日,淌着汗水,從一個打工地點趕到下一個打工地點。雖然辛苦,想著等待自己的人,臉上就會露出燦爛的笑容。時尚書屋
也曾經像人行天橋下那個流浪漢一樣,忍着饑餓,一個人搖搖晃晃地走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
這裡是黃中齊的律師事務所,位於這座大樓的十八層。今天是宣讀遺囑的日子,我提前十分鐘到達,發現笪頌賢的親戚們居然早已到齊了。看來錢財的魅力還真不小啊。懶得看這些人尖酸的嘴臉,我獨自站在窗前,俯瞰着下面的街景。時尚書屋
今天我穿了一套裁剪簡單大方的白色套裝,配一頂白色的寬邊遮陽帽——現在正扔在沙發上,一頭烏黑的長髮披散在背上,像一道黑色的瀑布,流瀉着迷人的光彩。我淡掃蛾眉,除了一點暗色的唇膏,沒有脂粉。這模樣,在鏡中看來是如此清麗可人,不像一個黑寡婦,而是一個高雅的淑女。時尚書屋
「嗨,大家都在等我嗎?」一個玩笑似的輕鬆口氣。時尚書屋
我低頭看看腕上的鑽表,準九時,一分不差。時尚書屋
「你是……尉恆?」笪文莉一臉懷疑,只差沒明指他是騙財的騙子了。時尚書屋
「如假包換。」
笪尉恆笑嘻嘻地俯身吻一下笪文莉畫得紅紅白白的老臉,也不怕被粉味嗆死,「文莉姑媽,你還是那麼年輕漂亮啊。」
說起謊來臉都不紅一下,我撇撇嘴。時尚書屋
「尉恆表哥,我是胡靜雪,你還記得我嗎?」笪文莉的女兒好像看見了一塊上等肥肉一樣,兩眼放光,格格傻笑着,花痴。時尚書屋
「當然,誰能忘記這麼美麗可愛的表妹呢?」笪尉恆捧起她的手送到唇邊一吻。油腔滑調,天知道,他被送出國時,胡靜雪出生沒有。時尚書屋
胡靜雪心花怒放,一邊發出母鷄似的笑聲,一邊抖動着肥碩的胸部,故作嬌羞地拋個媚眼,「表哥這樣說,人家會不好意思的。」
呂一良不甘自己被冷落,打斷胡靜雪繼續發花痴。「尉恆,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昨天剛下飛機。」
「怎麼沒回來參加你父親的葬禮?」
「是啊,為人子女的,連父親的喪事都不到,這像話嗎?」
「就算有什麼芥蒂,也不應該這樣,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嘛。」
「尉恆啊,不是七叔公說你,雖然你喝了洋墨水,可也不要忘了咱們是中國人。古人說,百善孝為先……」
一個個都擺出了長輩的架子說教起來了。時尚書屋
他也有百口莫辯的時候?我偷偷笑了,心裡好痛快,這些長舌公、長舌婦們為我報了昨天的一箭之仇。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