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貴婦的面紗 第 6 頁


「是啊,前一陣子我去歐洲旅行了。回到三藩市,聽到電話留言才知道。」大概是覺得閒話扯夠了吧,笪尉恆決定該進入正題了,「我們今天是為遺囑來的,人已經到齊了,黃先生,開始吧。」一聽到這個話題,每個人立刻正襟危坐,也
作者:雪楓 / 頁數:(6 / 0)

「這可不能怪我,七叔公。」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笪尉恆舉起一隻手,「我一得到消息,立刻買機票飛回來,一分鐘都沒耽擱。誰知父親已經下葬了,還是沒趕上看最後一眼,我也很難過啊。」
說著還有意無意地往我的方向瞟一眼,一臉沉痛的表情。時尚書屋
立刻,幾雙懷疑、敵意的眼光射向我。我差點兒為他拍手,好一招金蟬脫殼,不動聲色地就把戰火引向我了。那些人的眼光,分明是在指責我是個謀財害命、謀害親夫的蛇蝎女人,懷疑我為了掩蓋罪行,匆匆忙忙地把死者埋了。聰明的我不必辯解,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說出對我的懷疑,就算解釋他們也不會相信。時尚書屋
我怯怯地看著黃中齊,委屈地紅了眼眶。時尚書屋
黃中齊立刻挺身而出,「笪老先生病重時,我曾設法聯繫笪先生,不過,笪先生行蹤不定,費了一番周折才聯繫上。死者入土為安,只好不等笪先生了。」
「是啊,前一陣子我去歐洲旅行了。回到三藩市,聽到電話留言才知道。」
大概是覺得閒話扯夠了吧,笪尉恆決定該進入正題了,「我們今天是為遺囑來的,人已經到齊了,黃先生,開始吧。」
一聽到這個話題,每個人立刻正襟危坐,也顧不上聲討我了。反正就算笪頌賢是被人害死的,他們對為他報仇也沒興趣,他們感興趣的是遺囑。時尚書屋
我坐到沙發上,手放在膝上,緊緊捏着手袋。旁邊的位子下陷,一個高大的身軀落座在我身旁,散髮出的熱力不容我忽視。我用小指壓住手腕,想制止越越跳快的脈搏。奇怪,他為什麼對我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從他身上,我敏鋭地嗅到危險的氣味。時尚書屋
我偏過頭,正好迎上他炯炯的目光,對著我疑惑的眼神,他微微勾一下嘴角,唇邊露出一道笑紋。我回過頭,避開了他的目光,心裡更緊張了。時尚書屋
黃中齊鄭重地從保險柜裡拿出檔案,開始宣讀:「本人,笪頌賢,將名下財產做如下分配:祖宅、陽山笪宅留給吾子笪尉恆,吾妻楊仕儒未改嫁時有居住權……銀行保險箱內珠寶,留給吾女笪尉芳……留給吾妻楊仕儒勞斯萊斯一輛,銀行現金兩千萬……」
拉拉雜雜說了一大串,我得到了現金兩千萬、一輛勞斯萊斯,還有些不值什麼錢的所謂有紀念意義的東西。可最重要的還沒有說到,達賢企業呢?為什麼還沒有提到?我不知不覺屏住了呼吸。時尚書屋
「……本人名下之達賢集團百分之五十五股份,百分之四十留給吾子笪尉恆,百分之十五留給吾女笪尉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耳朵嗡嗡作響,聽不見黃中齊還說了些什麼。我看見親戚們亂成一團,我看見笪尉恆站起來與黃中齊握手,看見黃中齊討好的笑臉;卻聽不見他們在說什麼。笪尉恆……笪尉芳……我呢?怎麼沒有我的名字?我是他的妻子,天天陪在他身邊伺候他的妻子!
真諷刺,那個口口聲聲愛我勝過一切,願意為我掏心挖肺的死老頭子,最後卻擺了我一道,除了一點吃不飽也餓不死的錢之外,把一切都留給了與他多年不來往的兒女。血緣的力量真偉大啊。時尚書屋

第2章
宣戰

===================================================================================
我無力地滑坐在地上,雙手摀住了臉,難道我只能坐以待斃?時尚書屋
===================================================================================
怎麼離開律師樓,怎麼回到家,怎麼上了床,我一點也不記得了,清醒時,已經躺在主臥室的大床上了。時尚書屋
KING—SIZE的豪華水床上終於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旁邊再也沒有如雷的鼾聲,我可以盡情地在床上翻滾,不會不小心碰到油膩膩的肥肉,可以安心地一覺到天亮,不必半夜應付他的求歡……可是,現在我反而睡不着了。時尚書屋
一千多個日夜,我處心積慮得到的就是這些?兩千萬和一個安身之地,連我買的珠寶,除了手邊的幾件,都被他留給了笪尉芳!也許在別人眼裡,我已經是個小富婆了,可是區區兩千萬,和我的付出相比算得了什麼?和笪頌賢幾十億的身家相比又算得了什麼?時尚書屋
我以為我征服了那個色老頭,沒想到他遠比我以為的精明。哈哈,了不起,難怪能排名全省前十大富豪,確實不像人們想像的那麼愚蠢。時尚書屋
可是我不甘心,我費盡了心機,卻只得到這一點,我決不甘心!

☆☆☆☆☆

失眠是美容的大敵,這話一點不假。一大早,鏡子就忠實地照出一隻大熊貓,那是一夜無眠的我,遮瑕膏快用了半瓶,還是遮不住疲憊的色彩。算了,我沮喪地把瓶瓶罐罐丟在梳妝台上,就這樣吧,希望他不會注意才好。努一努嘴,看著鏡中身着黑色低胸緊身洋裝的魔鬼身材,扭着腰對著鏡子做了個瑪麗蓮·夢露式的動作。時尚書屋
有人說衣服是女人的偽裝,也是女人的武裝,我已經準備好上戰場了,魔鏡,祝我成功吧!
笪尉恆竟然早已坐在餐桌邊,衣冠整齊,慢條斯理地享用着早餐,我故意放重腳步走下樓,他也只是抬頭看了我一眼,好像一點也沒注意到我與昨天有什麼不同,又把頭埋在報紙裡了。時尚書屋
我拉開椅子,移動盤子,拿起刀叉,聲音大得能把死人從墳墓裡吵醒,可是他居然像沒聽到一樣,仍舊把臉藏在報紙後面。報紙有那麼好看嗎?報上有養眼的性感女郎嗎?無論如何我也要把他的注意力從報紙上拉過來。時尚書屋
「嗯——早,尉恆。」
「早。」
報紙後傳來隨性的回答。時尚書屋
「你總是起這麼早嗎?剛回來,時差還沒調整過來,我以為你會多睡一會兒。」
我沒話找話。時尚書屋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名言。時尚書屋
「可是早起的蟲子會被鳥兒吃掉。」
我咄咄逼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