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獵愛監護人 第 11 頁


字械的心口驀然一窒,他竟移不開視線。因為公車在這時段已較為不擠,所以他將藍嵐的回答聽得很清楚,正當他還想再接著開口問時,公車恰巧停了下來。「我到了。」看著窗外的一片黑,藍嵐準備下車,「謝謝你送我回來。」公
作者:子心 / 頁數:(11 / 0)

她想宋子崇應該不會那麼早回家,她現在擔心的是費媽,她見她那麼晚還沒回去,一定會很著急吧?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的監護人對你好嗎?」為了避免尷尬,唐禹械適當地轉了個話題。時尚書屋
側過頭來看了他一眼,藍嵐又將視線拉向車外。時尚書屋
她想,應該算很好了吧?時尚書屋
私下她曾聽過宋家一些僕人的談論,宋子崇雖然不常發脾氣,但並不表示不會發脾氣,而且通常不用到發脾氣的境界,只要他一板起臉來,就夠叫人「皮皮挫」了!
「很好。」
她小聲地說著,一想到那些僕人誇張的話,不覺深深一笑。時尚書屋
至少他還沒擺過臉色給她看過,所以應該算對她不錯了!
她的笑讓唐字械的心口驀然一窒,他竟移不開視線。時尚書屋
因為公車在這時段已較為不擠,所以他將藍嵐的回答聽得很清楚,正當他還想再接著開口問時,公車恰巧停了下來。時尚書屋
「我到了。」
看著窗外的一片黑,藍嵐準備下車,「謝謝你送我回來。」
公車司機開啟了車門,等著她下車。時尚書屋
唐禹槭看了車外一眼,隨即跟上她的腳步。「藍嵐,等一下,我陪你。」
「可是……」
藍嵐想拒絶,可是一時也找不到理由,何況公車司機投過來的眼神也顯出了不耐。時尚書屋
「走吧!」唐禹槭非常懂得把握機會,他大步一跨,飛快地下了車。時尚書屋
無奈之下,藍嵐也只好跟著下車了。時尚書屋
當公車開走後,藍嵐和唐禹槭也不過才走了三分鐘左右的時間,即來到了一幢豪宅前。時尚書屋
「我、我到了。」
藍嵐看了門口的對講機一眼,小聲地說著。時尚書屋
其實她並不希望讓人知道她是住在這幢大宅子裡,否則誰會相信她是個需要打工賺取學費的人呢?時尚書屋
果然,唐禹槭在見到面前的豪宅時,臉上有掩藏不住的驚訝。時尚書屋
「藍嵐,你真的需要打工嗎?」如果收養她的人住得起這種豪宅,沒理由無法負擔她的學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我……我不想增加別人的負擔。」
雖猶豫了下,藍嵐還是老實說。時尚書屋
「原來是這樣。」
唐禹槭一臉恍然大悟,然後投以非常讚賞的眸光,「換作是我,我想,我也會這樣做!」
雖然他不明白這豪宅主人,也就是藍嵐的監護人是怎麼想的,但有時接受別人援助的滋味確實不好受。時尚書屋
「真的嗎?」藍嵐心喜的笑了,她原以為他會誤會她是個虛偽的人。時尚書屋
「我不也在打工嗎?」唐禹槭笑說著,還想再接著說話時,宋家的鐵門卻適時滑了開來,出現在車道上的是兩個大男人。時尚書屋
「回來了。」
宋子崇的視線落在藍嵐身上,他的語調聽來平淡,身後則站了一個與他看來有幾分神似的人。時尚書屋
「子、子崇哥。」
藍嵐被嚇了一跳,對於他突然的出現,她可說毫無心理準備,何況她一直認為,他會晚一點才回來。時尚書屋
「你沒回來吃飯,費媽很擔心。」
雖邊說著話,但他的視線早由她身上移開,落在一旁的唐禹械身上,似乎在評估著什麼,也彷彿是惱怒著什麼。時尚書屋
「子新,你帶藍嵐先進屋去。」
他簡潔地下達了不容反駁的命令。時尚書屋
「子崇哥,可是我……」
似乎嗅出了空氣中不對勁的氛圍,藍嵐並不想聽話地乖乖進屋去。時尚書屋
「嗯,我看……我們先走吧!」臉上維持著一貫的笑容,宋子新其實很想留下來看好戲,但礙於一會兒後子崇可能會有的殺人眼神,他也只好識趣地率先躲避。時尚書屋
突發奇想的跟子崇回家吃飯,只是想瞧瞧未來的堂嫂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沒想到卻讓他瞧到了這出意外好戲。時尚書屋
情敵出現了!
看來他那個凡事都胸有成竹的堂兄,終於瞭解什麼叫吃味了。時尚書屋
「對不起,唐學長,我先進去了。」
再怎麼不願意,藍嵐也不敢挑戰末子崇的脾氣,何況他的臉色看來似乎真的有點怪。時尚書屋
說完話,她也只好認命地隨著陌生的宋子新快步往屋內走。時尚書屋
「你跟藍嵐是什麼關係?」兩人前腳才離開,宋子崇劈頭就問。時尚書屋
平日雖然不千涉藍嵐的行動,但對於她的所有作息他可清楚的很,早上七點半起床、八點出門上課、學校下午四點半下課、搭半個小時左右的公車、五點到家,他樣樣都倒背如流。時尚書屋
而今天藍嵐該在四點半下課,卻在將近九點才回到家,消失的這幾個鐘頭裡與誰在一起?做了什麼事?時尚書屋
在見到眼前這位陽光大男孩時,任憑心理建設再強,也讓他感到不曾有過的壓力。時尚書屋
「我?」被打量的同時,唐禹槭也不甘示弱地看著他,「想必你就是藍嵐的監護人吧?」
他原以為他的年齡會再大許多的,沒想到居然這麼年輕!
像他這種多金又帥氣的男人,為何要收養藍嵐呢?撇開當女兒的理由,那是當妹妹嘍?還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企圖?時尚書屋
「她告訴你的嗎?」這點推測讓子崇擰起了眉。時尚書屋
他的藍嵐跟這個大男孩已好到可以將心事全盤向他傾訴了嗎?時尚書屋
表面上,他神情無變,但內心裡卻早已波濤洶湧,與其說他像是個怕人
搶走寶貝女兒的父親,倒不如說更像個打翻醋罈子的丈夫。時尚書屋
「藍嵐並沒有告訴我什麼,」唐禹槭無退縮,經過一整個下午的相處,他不否認對藍嵐極有好感,「而我也是今天才認識她。」
他昂起胸膛來實話實說。時尚書屋
或許是同為男人的直覺,他看得出藍嵐的這個監護人,根本不只是單純的監護人。時尚書屋
「她今天到我們速食店裡來接洽打工的事。」
唐禹槭又說。時尚書屋
何況方纔在速食店裡,藍嵐認真工作的模樣,可叫他心生疼惜。時尚書屋
「打工?」彷彿聽到了什麼叫人生氣的話,宋子崇的聲音倏地拔高,「你說,她去打工!?」
這個該死的小女人心裡在想些什麼呢?如果缺錢用,向他要不就可以了嗎?居然學人家去什麼速食店裡打工?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