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總裁的甜蜜新娘 第 1 頁


日後幸福着想,從沒閙過任何花邊新聞,而且生活態度嚴謹、處事冷靜沉穩的凌天翔,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是較完美的丈夫候選人。 「你看,林傲天穿著象牙白結婚禮服的樣子,真的好帥耶!」 「都已經死會了,再帥也沒用!我覺得凌
作者:待考 / 頁數:(1 / 33)

第1章

一場社會名流、富商巨賈雲集的婚宴上,女子們目光的焦點除了俊美的新郎林傲天外,還有和他同屬財團主導者地位、外表與他不相上下的凌天財團總裁——凌天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凌天翔和林傲天兩人,合稱當今商界最炙手可熱的「鑽石單身漢」,不單各大名門千金對他們迷戀不已,連眾家長輩們也期盼他們能成為自己的女婿。不光因為他們本身所擁有的企業集團乃是亞洲商業巨頭,更因他們獲得業內人士一致讚賞的出色能力。 
而兩人之中,尤以凌天翔更得大家的喜愛。因為林傲天是個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因此,儘管喜歡他的名媛干金不少,但她們的父母都伯女兒嫁給他後,會遭冷淡對待,因此,為了女兒的日後幸福着想,從沒閙過任何花邊新聞,而且生活態度嚴謹、處事冷靜沉穩的凌天翔,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是較完美的丈夫候選人。 
「你看,林傲天穿著象牙白結婚禮服的樣子,真的好帥耶!」 
「都已經死會了,再帥也沒用!我覺得凌天翔今天那一身寶藍色西裝配金色領帶的樣子,才是帥得叫人受不了!」 
「我們過去和他說話好不好?」其中一個長髮女子提議道。 
「你可別做傻事,凌天翔討厭女人是出了名的,他雖然從沒當面拒絶過任何一個女孩子,但他那冷冰冰又高傲的態度,實在叫人受不了!不過,他這種任意而為的高傲個性,不但不令人討厭,反而更吸引人耶!」短髮的女子陶醉地說道。 
「他會不會是同性戀啊?」長髮女子疑惑地問道。 
「不會吧!他不僅沒和女人傳出過紼聞,男的也沒有……」
 
兩個女人繼續嘰嘰喳喳地討論着,而她們話題中的人物,仍毫無所覺地站在會場角落,輕啜着紅酒。 
「天翔,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喝酒,你的女伴呢?」一個頭頂半禿、身體微胖的男人向他走來。 
「我出席任何場合都不帶女伴的。」
凌天翔冷淡地說。 
商界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是這種個性,所以也不介意他口氣的冷淡,相反的,他這種不客套、不以虛假面目待人的態度,反而得到大家的讚賞。 
「沒有女伴嗎?我介紹一個給你怎樣?」 
「女伴就免了,如果你想聊聊公司的合作案,我倒是可以聽一聽。」
 
凌天翔微微垂下眼帘斜睨着他,長長的睫毛下,透出敏鋭的目光。 
抬眼,他瞥見遠處一個老者招手喚他,對跟前的男人說了聲「失陪」後,他跨步離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天翔,今天傲天結婚,什麼時候輪到你啊?」李德章笑着拍拍眼前這個俊美冷傲的年輕人肩膀。 
他是商界和政界部位高權重的元老,為人處事公正厚道,做生意又講誠信,頗受人敬重。 
「李伯伯,您在開玩笑吧?」凌天翔淡笑着說。 
「怎會是開玩笑?!你也會有成家立室的一天啊!」 
「李伯伯,我正想和你談談興建新機場的投資議案,有幾個地方我還不太瞭解。」
凌天翔機敏地轉開話題,避開他不想談的內容。 
醉心商業投資的李德章,立刻很熱烈地和他討論起來。兩人正談到重點時,一道清脆溫和的聲音打斷了他們—— 
「對不起,打擾你們一下。」
 
循聲望去,一個身着淺藍色洋裝的女子,正微笑地站在他們面前。 
「什麼事啊?小姑娘!」李德章笑咪咪地看著眼前的女子。 
平直的眉、不很筆挺的鼻子、略微豐厚的唇……這女孩長得實在不出色,但,她的眼睛非常美麗,裡頭閃爍着夢幻般的虹彩,十分動人。 
「請問你是凌先生嗎?」女子望着凌天翔問。 
「什麼事?」凌天翔一副不耐煩的模樣。 
「我叫白茉莉,想和你做個朋友。」
 
又來了!凌天翔煩躁地想著。 
「我沒興趣和你做朋友!」通常他這麼冷冰冰地回絶,矜持的女人都會受不了地傷心離開。 
「有什麼關係嘛!我只是想和你做個普通朋友而已,你又何必那麼小氣?」白茉莉根本不在乎他的冷淡。 
「我小氣?」 
沉穩、冷靜、機敏、果斷、傲慢,甚至冷酷等等,凌天翔什麼都被人說過,就是沒被說過小氣,因為每次慈善募捐時,凌氏集團的捐款額總是獨占鰵頭,而個人的捐款額中,他也總是名列前茅,說他小氣?!這女孩有意思!李德章在一旁暗笑。 
「你連友誼都不願給別人,不是小氣是什麼?」白茉莉不以為然地說。 
「天翔,既然這位小姐那麼想和你做朋友,你就答應她吧!只不過是普通朋友而已,又不是女朋友,無所謂啦!」李德章不由自主地幫腔。 
連李德章都這麼說,凌天翔覺得自己如果再拒絶,就真的太小氣了,反正這女人在他身上撈不到好處時,自然會拍拍屁股走人吧! 
「好吧!」凌天翔隨口應道。 
聽到這話,茉莉頓時喜上層梢。 
「真的?太好了!你能給我一張你的名片嗎?」茉莉興奮地問。 
「不好意思,我今天沒帶。」
凌天翔面不改色地說謊。 
身為生意人,身上絶不可能不帶名片,這話擺明了就是不屑把名片給她。 
茉莉當然知道他話裡的含義,不過,她不介意他的冷淡。 
「那下次我們見面時,你再給我吧!」茉莉笑着,轉身準備離開,突然又想到什麼似的回頭,對李德章甜甜一笑,「伯伯,謝謝你幫我做說客!」說完,便隱身於人來人往的賓客中。 
看著榮莉離開,李德章意味深長地看向凌天翔,「天翔,女孩們都為你神魂顛倒喔!」 
凌天翔無奈地冷冷一笑。 

*******

深夜十二點,凌天翔回到位於郊區的別墅,全身都快散了的他,把自己拋進客廳寬大柔軟的沙發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