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總裁的甜蜜新娘 第 3 頁


」丁鈴回過神來說,「天翔長得又酷又帥、又成熟又穩重,又沒你這麼花心、這麼孩子氣,比你好多了!」 老婆居然拿自己和別人比較,林傲天老大不爽地板著臉不出聲。 見他半天不吭聲就知道他又吃醋了,丁鈴忙哄他:「可我就是喜歡
作者:待考 / 頁數:(3 / 33)

mytxt.cn-bbs*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嘖……真是個高手!」 
林傲天為自己的錯失良機而不甘心地拍了下方向盤。差點就可以知道更多內幕了! 

*******

「什麼……你……你說茉莉喜歡上凌天翔?」丁鈴吃驚地大叫着,從沙發上蹦起來。 
「你別激動,小心身體。」
林傲天擔心地看著驚跳起來的老婆,「她是這麼對我說的,還叫我幫她安排和天翔見面。」
 
「這可不得了!」丁鈴驚獃地說。 
「你先坐下來再說。」
林傲天將丁鈴按回沙發上。 
「榮莉她從沒告訴過我她喜歡過誰,除了她幼稚園時代的初戀之外,這還是她第1次喜歡上一個男人。」
丁鈴失神地喃喃道。 
「天翔的確是個各方面都出色得不得了的人,可這傢伙最討厭女人,茉莉喜歡上他可不妙!」 
「怎麼個不妙?」丁鈴回過神來說,「天翔長得又酷又帥、又成熟又穩重,又沒你這麼花心、這麼孩子氣,比你好多了!」 
老婆居然拿自己和別人比較,林傲天老大不爽地板著臉不出聲。 
見他半天不吭聲就知道他又吃醋了,丁鈴忙哄他:「可我就是喜歡花心又孩子氣的你。」
 
聽到這句話,林傲天的臉色立刻多雲轉晴,開口說道:「榮莉一定會被天翔那傢伙的毒舌傷得體無完膚、心碎神傷。」
 
雖然他是有點怕茉莉,也不高興自己老婆什麼都愛聽她的,但她其實是個很關心朋友、很善良的女孩子,他並不希望看到她受到傷害。 
對林傲天的擔憂,身為好友的丁鈴卻一點也不當一回事。 
「你與其擔心這個,還不如擔心天翔好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丁鈴不以為意地說。 
「為什麼?」林傲天奇怪地問。 
丁鈴喝了口柳橙汁,「儘管我不完全清楚茉莉腦子裡想些什麼,但我知道她和我不同,她一旦喜歡上某樣東西,就會渾然忘我地全情投入,而且這種喜歡的熱情絶對不會輕易消褪的。 
如果她以這種熱情來談戀愛,肯定會以她全部的感情向對方表達她的愛,而且絶不會因任何阻礙而屈服,所以,我才不擔心她會被天翔那些所謂毒辣的言詞傷到;反倒是天翔,不知是否招架得了她的攻勢。” 
林傲天意外地盯着自己的妻子。 
「怎麼啦?幹嘛盯着我?」丁鈴瞥他一眼。 
「以前我就覺得你是個怪女人,一直覺得奇怪,像茉莉這麼理智聰明,又有點狡猾的女人,為什麼會和你成為好朋友,原來她也是怪女人一個!」 
丁鈴眉毛一挑,生氣地叫嚷着要打他,「什麼啊!你說我是怪女人?!你皮癢了是不是?」 
怕丁鈴追逐的過程中出意外,林傲天只好站着不動,任妻子的花拳繡腿招呼到他身上。 
「好啦、好啦!」林傲天捉住妻子,把她整個摟進懷裡,坐回沙發上,「我們還要安排他們見面的事呢!」 
「太好了,又可以見到天翔,他上次參加婚宴時穿得好帥哦!可惜沒用相機幫他拍照,這次他來,你可要叫他穿上次那套西服,讓我拍個夠。」
 
「我會安排的,你別操心。」
林傲天虛應着。 
他才沒那麼笨,讓丁鈴見到天翔,說不定她又口水流成河,被迷得痴痴獃獃的。 

******* 

走進凌天集團大樓的頂層辦公室,不等秘書的通報就大刺刺地推門進入的,一向只有林傲天一個人。 
「這麼沒禮貌的客人,不用說,肯定是林先生。」
凌天翔頭也不抬地說。 
「這不叫無禮,叫直率。」
林傲天不客氣地坐在辦公桌的對面。 
「無事不登三寶殿,請問有何貴幹?」凌天翔邊說邊審視着手中的檔案,一心二用也能應付自如。 
朝端上咖啡的秘書微笑着點頭以示謝意,林傲天說出了此次的來意。 
「有個女孩請我來拜託你和她見個面。」
 
聽到出乎意料的話,他停下飛快閲覽的視線,抬頭盯着坐在對面的林傲天。 
「你哪裡不對勁了?你應該很清楚我最討厭女人利用各種關係來接近我,以達到目的。怎麼現在連你也像那些人一樣,想方設法介縉女人給我認識。」
 
「你怎麼能這樣說我?天翔,我們是十多年的朋友了,你還不瞭解我嗎?」傲天有點不快地說。 
「我是不太瞭解你,竟然這麼早結婚,這不是擺明害我嗎?」天翔小聲地咕噥道。 
「你說什麼?」 
「對不起。」
天翔輕舒了口氣,「我不該這麼說,這幾天來,我快被我爸媽他們煩死了,而他們煩我的根源,就是女人!」 
回想這些天,他的日子簡直像在煉獄中度過。每天都被勒令回家,一進家門,少說也有三四十個女孩子在家裡開舞會,雖然他家大得容納個一百人也綽綽有餘,但是,看到那些想以各種方式來吸引他注意的女人,他就一個頭兩個大。 
「怎麼?凌爸爸、凌媽媽一向都很開通,從來不緊張你的婚姻大事,怎麼現在突然開始緊張起來?」 
「還不是你這混蛋害的!」凌天翔沒好氣地給他一個白眼。 
「我?」林傲天一臉無辜地指着自己,「關我什麼事?」 
「要不是你突然發神經跑去結婚,我爸媽怎麼會突然進入緊急狀態?現在竟然連你也跟着他們瞎起鬨,要給我介縉女朋友了!」凌天翔越說越氣,差點想把這禍害根源徹底剷除。 
「別生氣,別生氣,可憐我剛娶嬌妻,又快有稚兒,就饒我一條小命吧!」看凌天翔真的動怒,他忙安撫道。 
他這個死黨,雖然平時喜怒哀樂不形于色,但真要發起火來,可不是好玩的! 
重重地嘆了口氣,把自己過于激動的情緒迅速壓抑下來,凌天翔立刻又恢復他慣有的老成持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