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別跑,我喜歡你 何七 第 7 頁


忙,行麼?」白雪說得特誠懇。「呵,除了讓我賣身,一切好說!」「啊?賣身?你賣身誰會買啊?呵……」白雪勉強擠出一絲微笑。「喂,幹嗎這麼說嘛?」我開始有些不高興,「再怎麼說,大家都是從小玩到大的好兄弟,你說得我
作者:待考 / 頁數:(7 / 0)

其實,我剛纔只是臨場救急。說到底,還是胡謅的成分多些。可沒想到,白雪竟然信以為真。唉,看來女子最為致命的弱點就是天真、易信!由此,我又領悟到一條相對應的「真理」:「男人要是靠得住,母豬搬家樹上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正在為如何「續拍」而愁眉不展時,白雪的手機救了我一命。她看了看手機屏上的電話號碼,斷掉了來電。剛纔蕩漾在她臉上的微笑,轉眼間煙消雲散。時尚書屋
沒多久,手機又響了起來。白雪依舊未接。如此反覆七八次後,白雪的嘴裡冒出三個字:「王八蛋!」
這簡簡單單的三個字,組合在一起,似乎把我剛纔所誇過她的話,全盤否定了。我看著神色凝重的白雪問:「哎,怎麼了?」
「有隻蒼蠅!」
「蒼蠅?」
「嗯。小七,幫個忙,行麼?」白雪說得特誠懇。時尚書屋
「呵,除了讓我賣身,一切好說!」
「啊?賣身?你賣身誰會買啊?呵……」
白雪勉強擠出一絲微笑。時尚書屋
「喂,幹嗎這麼說嘛?」我開始有些不高興,「再怎麼說,大家都是從小玩到大的好兄弟,你說得我一點面子也沒有,好像我是個清倉大甩賣的處理品似的。」
「幹嗎還好像啊?你本來就是嘛!哈……」
白雪雪上加霜,給我以沉重的打擊。時尚書屋
「好好好,只要你高興,隨你怎麼說嘍。誰讓我們是好兄弟呢?」
「嗯!夠朋友!」白雪把我的肩膀拍得直髮麻。時尚書屋
「說吧,什麼事?」
「別急。來,好兄弟,本姑娘以奶代酒,此語欠酌,容易引起誤會敬你一杯。」
白雪說完將那杯她喝了一半的牛奶遞到我面前。我看見杯口邊,淡淡地印着她的口紅印。時尚書屋
「行了,快說吧。什麼事?」我接過杯子將牛奶全部灌進嘴裡。想知道我喝牛奶時所選擇的「杯邊角度」嗎?嘻,當然是印有口紅的那邊嘍。罪過,罪過……
「好!小七,你能不能……能不能……」
23
「小七,你能不能做我的男朋友?」
「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白雪的這句話把我嚇得將剛剛纔喝到嘴裡還沒來得急嚥下去的牛奶全都噴了出來。她該不會是「饑不擇食」了吧?我想。時尚書屋
「白雪,你……你說什麼?」
「我說,你能不能做我的男朋友?」
「啊?你還是殺了我吧!」
「哎,死豬頭,你什麼意思嘛?難道說,本姑娘配不上你?」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擔心,我要是做了你的男朋友,那追你的那些男生還不得把我淹死在馬桶裡,再撈出來曬乾,做成小人兒罐頭啊?」

/

-
《別跑,我喜歡你》第1章(8)
-
「只不過是臨時客串一下嘛!你說的也未免太誇張了吧?」
「啊?客串?臨時?這麼說,是假的嘍?」
「當然了。你以為呢?」
「我還以為……」
「你少臭美了。最近,有個蒼蠅總是死纏着我。我想讓你冒充一下,也好讓他死了那條心。」
「哦。是這樣。」
我會意地點點頭。時尚書屋
我就說嘛,天上怎麼會憑白無故地掉下個餡兒餅呢?更何況,還是個「三鮮」餡兒的。時尚書屋
24
不曉得追求白雪的那個傻小子是不是個白痴。在不到十幾分鐘的時間裡,他居然被我這種如同三腳貓的演技給誆住了。「驅蠅」工作格外順利。可以說,是「兵不血刃」。時尚書屋
那個傻瓜皮膚黝黑,比我高大威猛。聽白雪說,是土木工程系的。這趟差事辦得不差,相對輕鬆。但如果非要說有些驚險,那便是我色厲內荏地跟他說「哎,小子。時尚書屋
小雪她愛我,我更愛她。希望你以後不要再來搔擾她。」
的時候,他那張蜥蜴一樣的臉,瞬間變成了青色。時尚書屋
我原以為,比我又高又壯的他會走上來拎着我的脖子惡狠狠地說:「我們決鬥!」
事實上,我連求饒的話都已經準備好了。倘若他真的要修理我這副「塑料體格」,我便會說:「大俠,放我一條生路。我只是逢場作戲,養家餬口而已。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癱妻兩位……」
可沒想到,那個「黑鐵塔」竟然上來拍拍我的肩膀說:「你要好好對她。」
接着,他轉過身用百感交織的眼神深情地望了白雪一眼後說:「小雪,我能抱你一下麼?」
白雪被殺了個措手不及,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她愣在那裡。倒是那傢伙快刀斬亂麻,順勢將白雪摟在了懷裡。時尚書屋
事情的經過,大抵如我所述。哦,對了。臨走前,那傢伙留給我的最後一句話很有震懾力。他說:「好好對她。時尚書屋
否則,我拆你們家祖先的牌位!」
25
事實上當我看到那傢伙彎着問號一樣的背影離去的時候,我突然覺得自己幹了一件傷天害理的壞事。一種強烈的負罪感有油然而生。我記得那個傻瓜臨走的時候,佯裝撫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其實,他騙不了我的。時尚書屋
儘管,那個假裝拂發的動作做得很逼真。但我知道,那是他在擦自己的眼淚。時尚書屋
「白雪,為什麼不試着接受他?他看起來,還不錯。」
我同情地說。時尚書屋
「有些事情,是勉強不來的。況且,我在等着一個我愛的人。」
「你愛的人?!誰?說來聽聽。」
我睜大眼睛問。時尚書屋
「小七,你知道喜歡一個人可是他卻不知道你在喜歡他,有多痛苦嗎?其實,我想,那個死木頭,他也是喜歡我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在逃避我。好像就是不明白我喜歡他。哼,氣死我了!」
白雪說完慢慢地抬起頭,然後望着天空做了個深呼吸。我看到她的眼神中充斥着一種鬱悶。那種鬱悶,我似乎在何時何地也曾見過。或者說,我似乎熟悉那種鬱悶的顏色。時尚書屋
但仔細想來,它卻總是給我一種似是而非的錯覺。時尚書屋
26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