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按時長大 饒雪曼 第 3 頁


他們的夏令營什麼的,可是我什麼心情也沒有。期末考試成績平平,父母隱藏着的憂鬱眼光以及即將到來的高三常讓我一想起就不由地落到手足無措的境地裡去。我原本是個飄逸灑脫的女孩,真實地擁有一個十八歲少女應有的足夠的虛榮,無數的
作者:饒雪曼 / 頁數:(3 / 0)

「于嗎問這個?」我笑嘻嘻地避開話題,心裡卻很狠地抽痛了一下,其實我好想說林沐我累我真的累呀,但是我說不出口,我都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說不出口。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也許,我只是害怕讓別人知道我也需要理解。時尚書屋
很可惜,林沐不是我想象中的白馬王子,我們截然不同毫不相關,要不我就可以擁有一個可以任意流淚的臂彎。也很可幸,林沐不是我想象中的白馬王于,像我這樣感情豐富的人,是極容易踏人誤區迷途難返的。時尚書屋
說到底,我很驕做也很感激擁有這份友誼,一切都純得像水晶。時尚書屋
暑假來得很迅速,一下子就考完了試空閒下來。由於校舍要大整修,以前雷也打不掉的暑期補習也打掉了。我收到好幾家雜誌社的來信邀請我去參加他們的夏令營什麼的,可是我什麼心情也沒有。期末考試成績平平,父母隱藏着的憂鬱眼光以及即將到來的高三常讓我一想起就不由地落到手足無措的境地裡去。時尚書屋
我原本是個飄逸灑脫的女孩,真實地擁有一個十八歲少女應有的足夠的虛榮,無數的讀者來信讚我心靈剔透不染俗塵所以寫得下輕巧透明的文字。但我終究只是個俗人,近來我總俗氣地想若考不上大學就一切都完了,我想上大學,復旦大學中文系,想得要命。時尚書屋
於是整個假期我都撲到數學裡去,常常半天半天地耗費在一道怎麼也弄不懂的題目裡,林沐說我像「紅了眼的賭徒」般拚命,一個很老調的形容詞,卻說得我很傷心。時尚書屋
「蓓潔,」他說,「你患得患失所以心力憔悴,你不還在小說中告訴別人青春是公平的一切不能操之過急嗎?」
林沐記得我小說中的話?怎麼連我自己都竟然不記得了?時尚書屋
「是的,」我說,「我想見萌子。」
萌于讓我覺得輕鬆讓我開心愉悅,可是放假這麼久,她竟一次都沒來找過我,是不是小女孩一夜間長大了不再需要任何的幫助和安慰?我不喜歡這種被人遺忘的感覺,悵憫到極點。時尚書屋
「你的朋友,」林沐支吾他說,「我好像在哪兒見過。」
「在哪兒?」
「藍夢酒巴。我自那兒過見她穿著制服在門口同什麼人講話。」
「你是說萌子在酒巴做服務員!」我大驚,差點跳起來。時尚書屋
「利用暑假打工沒什麼不好嘛,勤工儉學不是一直都很提倡嗎?」林沐慢吞吞地說。時尚書屋
不,我不能接受。萌子做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能去那種三教九流聚集的地方。「藍夢」是出了名的亂絶不是什麼好場所。萌子似我過去的影子,我愛她,她就像我的親妹妹,我絶不允許她濃妝艷抹地穿梭在那樣的人群裡,絶不允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對林沐說我要去「藍夢」一趟,他問我需不需要陪,我說不要你回去多背幾個英語單詞好了。時尚書屋
「萌子有她自己選擇的權利,你不要太逼她。」
他告誡我。我點點頭,一個人打着傘出門。晌午時分,街上行人稀少,太陽很毒,孤孤單單地射在我身上,我心裡滿是對萌子的空空失望。時尚書屋
走到「藍夢」我毫不猶豫地邁了進去,在煙酒的霧色和音樂的嘈雜聲中四處尋着那個和別的服務員一樣穿著黑格白底制服的十四歲的女孩子。裡面大約安了冷氣的緣故,驟冷驟熱令我的身體感到很不舒適。時尚書屋
「晦!」有人在背後重重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轉頭看正是萌子,手裡拿着空托盤甩來甩去,賊眉賊眼地看著我。時尚書屋
「跟我走,以後別來了。」
我開門見山。時尚書屋
「幹嗎,黎姐姐,是不是怪我很久沒來看你,你看我現在是有工作的人了,實在脫不開身。」
「萌子!」我生氣。時尚書屋
「到那邊坐下再說,今天我請客,快點嘛,黎姐姐。」
她一面說一面把我拉到裡面較偏僻的位子坐下,很快給我端來一杯不知叫什麼名字的冰凍飲料。時尚書屋
「我就知道你一定反對;所以一直不敢來告訴你,可是假期太無聊了,我想賺錢買條好裙子穿。」
萌子急忙解釋。時尚書屋
「無聊可以看看書練練字,想穿好裙子我替你買,別做了好不好?我几乎是求她。」
她毫不領情竟然笑起來:「怎麼你說話像我媽,幸虧我媽不知道,要不她非打死我不可!」
「你才十四歲。」
我提醒她。時尚書屋
「噓——」她制止我,「小聲點,別讓老闆聽見。這兒的人都當我十七。」
「你看看這是什麼地方,烏煙瘴氣。一定要做的話為什麼不去」東方之珠「或」藝術城「,既高雅又體面。」
「人家會要我嗎?你信不信那些地方的服務員都有大專文憑,」她嗤嗤地笑,「再說這兒薪水也滿高的。」
「萌子你讓我擔心。」
我說。時尚書屋
「相信我,我會潔身自愛。」
她對我發誓。時尚書屋
我知道再說什麼都是多餘的,林沐說得對,萌子有她自己選擇的權利。我無能為力地起身告辭,萌子送我到門外,強烈的陽光刺得我睜不開眼,我聽見她靠在門邊低聲說:「黎姐姐,我在想也許我們的十四歲不會全然相同,社會在進步,希望你理解我。」
「我試試看。」
我說,學她的口吻。l
「真的好謝謝你,有空常來看我。」
萌子與我握手,仍是那雙乾爽柔嫩的手,卻在十四歲的時候就想扶持一下自己整個的人生,我很感慨。l
時代在進步,難道萌子在暗示我已經落伍?當我在自己的象牙塔裡編織我美麗的文學夢時,難道我已經錯過或誤解了許許多多正在千變萬化着的人物或事物?時尚書屋
回到家我立刻就翻出十四歲的日記來看,我急迫地想回憶一下那個時候的我究竟在想些什麼,但我知道不會和萌子很相同的,這一點連萌子也看到,雖然我們相差僅僅四歲。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