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按時長大 饒雪曼 第 7 頁


話,一點也不冷場。快到我家時有一小段路都是緩緩的上坡,見我騎得吃力了,他就一隻手騎車,另一隻手在背後推着我。我挺直了背,告誡自己千萬不能不自然,不然又要丟臉了。對面有不相識的女生騎着車地過來,側臉看我一下,臉上全是羡
作者:饒雪曼 / 頁數:(7 / 37)

我們停止戰爭,兩個腦袋湊到電腦前,看到一張好美的畫,畫上的小姑娘有翹翹的小鼻子,戴着個小圓眼鏡,扎着馬尾,正抱著雙腿坐在草地上看星星,她的拖鞋擺在一邊,前面還有一隻和她一樣在虔誠看天的小狗,旁邊的小字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星星最後還是沒有露臉

遠方不斷傳來夥伴們的歌聲

我等待漸起的濃霧將的包圍

那麼我就可以

假裝自在地和你一起歡唱

亞妮驚呼說:「哇塞!起碼有百分之九十的神似!」
我沒敢吱聲,我哪有那麼可愛啊。時尚書屋
從小,我就覺得自己是一個不可愛的女生,看上去傻傻的獃獃的。說實在的,我還不習慣別人用欣賞的眼光看我。時尚書屋
那天從亞妮家出來,是和花夏一起的,他也要回學校去。亞妮抽風一樣非要讓花夏送我,說什麼天黑了不是太安全。花夏同意了。不知道為什麼,我也沒有拒絶。時尚書屋
他的話挺多,一路上跟我說著笑話,一點也不冷場。快到我家時有一小段路都是緩緩的上坡,見我騎得吃力了,他就一隻手騎車,另一隻手在背後推着我。我挺直了背,告誡自己千萬不能不自然,不然又要丟臉了。時尚書屋
對面有不相識的女生騎着車地過來,側臉看我一下,臉上全是羡慕的神色。時尚書屋
我有些說不上來的驕傲。時尚書屋
很快就到了家,我跳下車,低着頭跟他說謝謝。時尚書屋
他朝我揮揮手說:「回見。」
然後一面走一面回頭丟下一句話說,「小豆子你太害羞了,膽子要練練大!」
我來不及點頭,他已經騎遠了。時尚書屋
晚上我有些睡不着。被花夏捏過的胳膊和推過的背都有些鈍鈍的說不上來的疼。我也爬起來趴到窗口看星星,六月的星空安安靜靜的,空氣裡是初夏特有的一種香味在瀰漫,我想起幾米的那張畫,忍不住照起鏡子,從眼睛一直看到下巴,再從下巴一直看到眼睛。哪裡像哪裡像啊?心裡是很多平時從來沒有過的東西在慌里慌張地湧過來湧過去。時尚書屋
奇怪的是我竟沒有臉紅,原來偷偷地想一個男生,就是這樣的沒臉沒皮。時尚書屋
那些日子班上開始流行F4和他們的《流星雨》。那個叫「花澤類」的,我一看就覺得他長得特別特別的像花夏,而且他們都姓花呃!真是太巧了,亞妮也發現了這點,這下她可得意了,到處跟別人炫耀她有一個「花澤類」表哥。時尚書屋
我們班的胖妞葉雅是絶對的「花澤類」FANS,聽亞妮這麼一說,她不高興了,下課的時候敲着桌子罵亞妮說:「什麼像啊,誰跟誰像啊,你就知道吹牛!」
「我要不是吹呢?」亞妮說,「我們賭什麼?」
「仔仔的最新CD,要正版的!」胖妞發話了,「把零花錢存存好!」
「怎麼個賭法?」亞妮問。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把他叫來啊,讓大家看看不就行了?誰的支持者多誰贏唄。」
「那不行。」
亞妮咬咬下唇說,「我們可以去他學校,帶上六個人做評委,如何?」
胖妞想了想說:「行!不過你和我不算。」
再想了想後又說:「紀潔也不能算!」
聽說要去看「花澤類」,班上的女生們個個興緻高昂,最後,我們一行九人,浩浩蕩蕩的大隊伍,集體逃了第3節自修課,朝着花夏他們校園衝去。時尚書屋
一路上,我都覺得自己挺神經的,可是見亞妮那麼激動,我就不敢說一句掃興的話了。而且,想到要見到花夏,心裡還是有些說不上來的開心。時尚書屋
大學裡的女生都挺傲氣,一個個如風一樣地走過用不屑的眼神看我們嘰嘰喳喳的樣子。亞妮在校門口打電話給花夏,花夏很快就出來了。胖妞就在那一瞬間發出一聲接一聲的神經質的尖叫,嚇得亞妮和旁邊的女生都跑上去拚命地堵她的嘴。時尚書屋
根本就不用投票,胖妞首先投降,眼光直直地看著花夏說:「你是不是就是仔仔?」
花夏笑呵呵地說:「小妹妹,我不是仔仔,我是花夏!」
「花夏?難道你是花澤類的弟弟!」
哦哦哦,胖妞真不是一般的弱智。時尚書屋
亞妮在我身邊嘿嘿地笑着,得意地要了命。這是我第2次看到花夏,他真的和花澤類長得很像,但是我又覺得,他比花澤類看上去還要好看,還要有氣質。時尚書屋
胖妞整個傾倒,拿出紙筆要他簽名,女生們也開始你一句我一句:
「你可以去參加電視台的模仿秀哦,可以拿第1名!」
「你走路要小心哦,小心被FANS們圍攻!」
「哎,沒準你真是仔仔失散多年的孿生兄弟哦!」
「……」
花夏突破重圍,好不容易才從亞妮那裡弄清事情的原委,他狠狠敲亞妮腦袋一下說:「拿你老哥尋開心?」
「不是啊不是啊。」
亞妮趕快申辯說:「有個帥老哥,實在忍不住要炫耀一下呢。」
「好吧,好吧。」
花夏手一按說,「我請妹妹們吃冰淇淋,吃完你們趕快回家,OK?」
「OK!」大家齊聲答,又齊聲笑。時尚書屋
路人皆側目,還有男生對花夏吹起口哨。時尚書屋
亞妮得寸進尺,高聲喊到:「要買最貴的,和路雪。」
花夏一鞠躬說:「是,小姐!」雅妮笑得天花亂墜,她今天真是有面子極了。時尚書屋
冰淇淋來了,大家一搶而空。最後一枝淡綠色的香草遞到我手裡,是花夏。他笑着問我:「是小豆子啊,好像今天就你沒有採訪我?」
「你說的幾米的書我買不到。」
我簡直是在沒話找話,糗得要死。時尚書屋
「哦?」花夏朝我揚揚眉:「下次我要看到替你買。」
那是我那天跟他說的唯一的一句話,我「不用」兩個字還沒出口呢,他就被胖妞她們的問題引到一邊去了。時尚書屋
回到家,我很有些失落。時尚書屋
都怪我自己太膽小了,不然一定可以和他多說幾句話的。可是就算多說,我也沒什麼好說的呀,我就是這樣的沒出息,自己恨自己都恨得要死掉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