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寶貝母女雙響炮 第 14 頁


呢! ※※※ 蒲懷遠在會議室內聽取各部門的經理們報告前半個月的業績成長進度,他臉上的表情嚴峻,相當專注,在公事上他向來不馬虎的,他的員工們也都相當明白。 他對這半個月的業績成長還算滿意,唯一不滿意的是,他們家
作者:葉小嵐 / 頁數:(14 / 0)

巧然輕嘆一口氣後說:「算了!讓他們去寫吧!我總不能因為這樣就不跑Case了吧!」她也有自己的職業道德,況且,她根本不能輸掉這個Case!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看得開就好!不聊了。」
妙然不想再影響巧然的心情,於是收了綫。
季巧然必須承認她的心情已經多少變得有些不穩定了!唉!這世界無聊的人真的很多,閒到沒事去討論別人家的事。
她搖搖頭,算了!先做好自己的事吧!反正雜誌土並未提到她的名字,這消息在他們公司暫且還不會成為話題,她還不必過于擔心。
如倩拿來她要的東西,她接過之後對如倩說:「我今天不會回來了,有事就撥行動電話給我。」

如倩點頭,然後走出她的辦公室。季巧然將一干資料全部收進公文包內,她沒時間去想其它事了,一大堆事正等着她呢!

※※※

蒲懷遠在會議室內聽取各部門的經理們報告前半個月的業績成長進度,他臉上的表情嚴峻,相當專注,在公事上他向來不馬虎的,他的員工們也都相當明白。
他對這半個月的業績成長還算滿意,唯一不滿意的是,他們家老三──蒲君遠竟然沒出席會議。
匆匆結束會議之後,懷遠帶著一臉不悅回到他的辦公室,經過Lisa旁邊停了下來。
「Lisa,打電話間Kelly,君遠今天有沒有來上班?」他是十分不悅,畢竟內舉不避親,君遠不出席,對其他人而言不太公平。
「不必找了,他在你辦公室等你!」Lisa給他使了個眼色,表示君遠找他有其它事,看起來還挺嚴重的。
懷遠不解的望着Lisa,又往自己的辦公室看了看,然後加快步伐往自己的辦公室而去,推門而入。
一進門,就看見君遠大搖大擺的坐在他的沙發上,看來挺優閒的,不像遠說的有什麼大事發生啊!
「你有什麼大事今天沒來開會?」懷遠坐在他的對面問他。
君遠將一本雜誌推到他的面前,淺淺一笑。「我沒什麼大事,是你有事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懷遠瞄了那雜誌一眼問:「什麼?」
「自己看吧!」君遠對他說。
只見懷遠打開那雜誌,赫然見到他的名字成了頭版新聞,他眉頭立刻皺了起來,然後再繼續往下看──過了一會兒,他怒氣沖沖的抬起頭來問君遠:
「喂!這是怎麼回事?」
君遠聳聳肩說:「我儘力了,沒提到那位神秘女子的芳名,而且我已經警告他們了,如果再繼續登──我會讓他們雜誌社關門!」
懷遠陷入一陣沉思。這個報導可能會替季巧然帶來不便,而他不應該造成她的困擾。
懷遠的心事明白清楚的寫在他的臉上,一目瞭然,君遠站起身來準備離開他的辦公室,他打開門,準備離去之際,又回過身喊懷遠:「擔心的話就打個電話向人家道歉吧!」說完之後才離開懷遠的辦公室。
懷遠反覆想著方纔君遠的話,也對,他是該先向巧然表達歉意!

※※※

季巧然和蒲懷遠約在西華飯店共飲下午茶。
當然,因為那個八卦周刊捕風捉影的報導,已讓蒲懷遠感到不悅,他主動約巧然出來,其實是為了向她致歉。
季巧然看著原本排好的行程表,原本不打算與他見面,但是蒲懷遠一派誠意,令她不好婉拒,再加上蒲懷遠順便提及想與巧然聊聊保險的事,光是這一點就令她無法拒絶。
午後,他們坐在西華飯店內,懷遠選了個靠落地窗的位置,陽光瀲灧的照在他們身上,令人感到溫暖,無形間拉近了他們之間的距離。
巧然有些不自在的啜飲着咖啡,坐在她對面的蒲懷遠帶著歉意望着她,她不習慣他眼中的那種溫柔,那讓她有些不自在。
「實在很抱歉,我沒想到會被那些記者捕風捉影,希望沒為你帶來困擾。」
他是很誠懇的在道歉。
「蒲先生,無所謂的,嘴在人家身上,他們要怎麼說,我們不能控制,我不曾介意的!如果每天在意着這些事,那人生無謂的煩惱就太多了!」
巧然釋然的說出自己的想法。她是真的不介意。
懷遠詫異的看著對面的這個女人,說實在的,他不能不欣賞她的豁達與明理!打從第1次見到她,她給自己的印象就十分深刻。
她的每個反應都教他詫異,是他預料不到的。她沒有一般女人的矯情,態度總是從容自在,和她相處總感覺那麼舒適,她渾身散髮的魅力教他很難將眼光從她身上移開。
面對懷遠的注視,巧然突然泛紅了臉頰,她很少躲避別人的注視;而現在,她卻避開了他的目光,原因無他,實在是眼前的這個男人太帥了!他的穩重是自然散髮出來的,但他的笑容卻如陽光般和煦,說實在,她真喜歡他的笑容!
而他那雙深邃的眼眸散髮着幾許溫柔,教她無法直視他。她該害怕的,害怕被他的目光吸引。
「巧然──我這樣稱呼你可以嗎?」懷遠開口問她。
她抬眼望着蒲懷遠,不能抗拒的點點頭。懷遠對她微微一笑,「如果──我很誠懇的再約你,你會答應我嗎?」
這──這教她怎麼回答?該顧慮女人的矜持?還是誠實的回答他,她很想常與他見面,和他相處很自在?她不知如何回答,似乎有些騎虎難下。懷遠自顧自地說:「你說的沒錯,我何必在乎別人怎麼說。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巧然點頭,一雙靈澈的眼眸專注的凝視着他。
「你是為了簽下我的保單才願意與我見面的吧?如果撇開公事,我可還有機會和你見面?」
他的摯情可從他眼神中透露的訊息一覽無遺,這個企業鉅子在她的眼前放下身段,只為問她是否再與他見面──季巧然有一種很深的感動。
「蒲先生──」她開口。
「叫我懷遠好嗎?」他要求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