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寶貝母女雙響炮 第 16 頁


麼就讓她盡一盡秘書之責,為他和季巧然安排一頓特別的晚餐吧! 因為──她也挺欣賞季巧然的呢! 嫣嫣、湘君、覺生三人商量的結果是,每週一、三、五補習,因為若要嫣嫣放棄每個周末下午和同學一起逛街、看電影的這個習慣,那把
作者:葉小嵐 / 頁數:(16 / 0)

向來嚴肅的蒲懷遠竟在一夕之間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連Lisa都要忍不住讚歎愛情的魔力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看著懷遠笑笑的問:「現在是不是要我訂晚餐的位子?」
「知我者莫若你啦!」懷遠若沒有Lisa這得力助手怎行!
「你覺得是不是要再給她一個驚喜呢?」Lisa問懷遠。
只見懷遠一個勁的點頭,Lisa一副「有我在,不用你操心」的神情說:「放心!包在我身上!」
懷遠忍不住興奮的在Lisa額上輕吻一下。然後哼着歌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Lisa輕輕搖頭的想:有人的愛苗發育得真晚,看看這個以往對女人不屑一顧的企業鉅子,誰想得到一見鍾情的情形竟會發生在他身上呢?
那麼就讓她盡一盡秘書之責,為他和季巧然安排一頓特別的晚餐吧!
因為──她也挺欣賞季巧然的呢!
嫣嫣、湘君、覺生三人商量的結果是,每週一、三、五補習,因為若要嫣嫣放棄每個周末下午和同學一起逛街、看電影的這個習慣,那把她先殺了會徹底迅速一點。
今天是他們上課以來最安靜的一天,說實在的,嫣嫣還真有點不習慣,因為湘君和容覺生,每天總會忍不住的鬥嘴,嫣嫣還有點後悔自己自作聰明的把這兩個人擺在一起呢!
可是──今天的氣氛卻有點不同,有些怪怪的。
湘君還是她那一貫的裝扮,緊身粉紅T恤和一條花長裙配上耐吉的氣墊鞋,她那染過的頭髮上還夾着粉紅色小髮夾,裝束和一般女學生不相上下。但她今天卻好象失去了些活力,安靜的坐在一旁看著容覺生指導嫣嫣加強素描的技巧。
她太安靜,安靜得快讓人忘了她的存在,但容覺生卻忍不住的偷瞄着季湘君,不僅是他如此,連季嫣嫣都一樣,平常怒意敵意明顯的事湘君今天是怎麼一回事?
中邪了嗎?怎麼一臉安靜,還有些心不在焉?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啊!
嫣嫣看容覺生也正偷瞄着季湘君,實在也忍不住了,她放低自己的音量喊容覺生:「老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聽嫣嫣喊他,容覺生蹲下身聽嫣嫣要跟他說什麼!
「我阿姨今天有點反常!」嫣嫣下了個結論。
「何止反常?簡直是太陽要打西邊出來了,她安靜得有點讓人毛骨悚然昵!」容覺生一臉恐怖的形容。
「完了!有點像『暴風雨前的寧靜』!」嫣嫣找到了形容詞,容覺生用力點頭表示同意。
兩個人都有點膽顫心驚,提防着暴風雨隨時的來臨。
好不容易結束了容覺生的課,這下子該換季湘君上課了,她依舊坐在那兒沉思,不知在想什麼。
嫣嫣只好抱著「必死」的決心喊湘君,打斷她的冥思。「阿姨,換你上課了!」
嫣嫣的心跳一百,等待季湘君的反應,打斷湘君的冥思不知會不會令她生氣?
季湘君從她神遊的太虛之中回過神來看了嫣嫣一眼,有氣無力的問她:「明天的段考有沒有把握?」
「應該可以吧!」她據實以答,她沒那個膽子和夜叉小姐打哈哈。
「那就好!」她又不知在想什麼,突然沉默了起來,又過了幾秒鐘,她把眼神定在容覺生身上,突然問他:「喂!一起去吃飯好不好?」
咦?這是怎麼回事?嫣嫣與容覺生相互你看我、我看你交換着不解的眼神,愣在那兒不知怎麼回答。
季湘君見他倆半天不吭一聲,突然沒了耐性,扯起高八度的嗓門大喊:「到底去不去啊?」
這一吼嚇壞了他們兩人,毫不考慮的同時點頭回答,「去!」
湘君立刻抓起她的帆布大背包說:「那就走吧!還等什麼!」
說完就往教室外走去,季嫣嫣和容覺生只好趕緊拿着自己的東西,加快腳步跟上季湘君,兩人心底都納悶着:這女人是發什麼瘋了?
當然,只有跟着她去才有答案可尋啦!兩人緊緊跟在季湘君的身後──抱著探知的心情。
季巧然提早了約半個小時回到家,一回家就對季婆婆抱歉說有飯局不在家吃飯,然後匆匆忙忙奔回房間。隔不到一分鐘吧!季婆婆又接到了嫣嫣的電話說她要和湘君在外面吃飯。
掛下電話之後,季婆婆想起妙然與蔚然老早就已告知今晚會晚歸,這麼一來不就只剩她這孤單老太婆一人在家嗎?
哇!那多無聊啊!季婆婆可不甘寂寞,既然年輕人都有自己的樂子,那她也得自己找點事來做做!不然悶在家裡遲早會得老人痴獃症。
於是,二話不說,季婆婆拿起電話、翻開電話簿,戴起她那貓眼狀的老花眼鏡翻看電話簿,決定找人一起發揚國粹──當然就是找牌搭子去搓幾圈麻將,消磨消磨時間。
不到二十分鐘,季婆婆已找好牌搭子,換了衣裳,拿起她的小皮包,要到陳婆婆家去打牌了,她準備要出門時卻發現季巧然還沒出門。
她心底嘀咕了起來,這丫頭是要去赴什麼約會?盡在樓上磨蹭大半天了還沒下來,她沒時間去留意巧然了,留下一張便條紙,告知她的寶貝們,她發揚國粹去了,並留下陳婆婆家的聯絡電話。她是個怕麻煩的老太婆,交代詳細一點,省得兒女擔心,又念她個沒完,乾脆自重一點留下紙條讓他們安心。
於是,季婆婆開心的出門去過自己的生活去了!
而季巧然急忙衝回家的原因,當然是為了晚上與蒲懷遠的晚餐之約,她匆匆的沐浴、更衣,但光是更衣,她就花了不少時間,不知該穿哪一套衣服好?
天啊!這樣子根本就像是十七歲時初戀的樣子嘛!她不禁在心底對自己說:季巧然,你今年已經將近卅六歲了,拜託你鎮定一點好嗎?
她只有一再地對自己這麼說,才能讓自己的情緒暫時的安定一會兒。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