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寶貝母女雙響炮 第 23 頁


、球鞋,一頂棒球帽壓低遮住他半個臉,還架了副黑框眼鏡在臉上。 如此一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獲得了自由。此刻的他坐上吉普車,愉快的發動車子,他才不管別人怎麼想──他也不管待會兒的廣告片場會開天窗。 他只知道一件
作者:葉小嵐 / 頁數:(23 / 0)

香港來了好多次,基本上她是不需要嚮導的,所以她起了個大早,換上牛仔褲、薄綫衫、搭件外套,換上球鞋、背起背包,留下字條給湘瑜,告訴她下午會回來找她一起逛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嫣嫣決定自己坐船過海,去大嶼山看看風景,或者去看青銅大佛──香港的新地標。
一身勁裝的季嫣嫣,自顧自的出門了,她先在樓下小吃店裡吃了早餐,順便拿出筆記本記錄自己的心情。
她有這個習慣,別小看她,她文筆還不錯呢!背包裡還有她的素描本、照相機。
順便買了三明治放在背包裡當午餐,季嫣嫣的冒險之旅就要展開了!

※※※

韓楓偷偷的溜出了半島酒店,偷偷開走宣傳人員的吉普車,他喬裝的樣子讓他躲過一些監視他的歌迷的視線──他換上白襯衫、牛仔褲、球鞋,一頂棒球帽壓低遮住他半個臉,還架了副黑框眼鏡在臉上。
如此一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獲得了自由。此刻的他坐上吉普車,愉快的發動車子,他才不管別人怎麼想──他也不管待會兒的廣告片場會開天窗。
他只知道一件事──他再不讓自己好好放鬆一下,他鐵定會發瘋的,所以,他決定駕車兜風去。
就這樣,韓楓拋下了一大堆正等待着他的工作,駛着吉普車揚長而去──他只想開車散心,只想讓自己當個普通人、不是偶像,一天就好!

※※※

結果,嫣嫣搭車來到飛鵝山,這兒有許多豪宅,而且視野頗佳,她原本想到大嶼山,但算算來回時間,恐怕來不及下午和湘瑜去逛街。
於是她下了公車,慢慢散步,一邊瀏覽着香港的景色,讓景色完整的盡入眼底。她停下腳步在路邊的一處小公園休息,還拿出相機拍照,頗能自得其樂。
不過她可不這麼輕易滿足,她又拿出她的素描本,繪出一些景象,讓自己沉浸在自得其樂的情緒中,許多煩憂都一掃而空。
就在此時,韓楓駕車來到飛鵝山,他一路飛快駕車,真恨不得自己就在賽車場上奔馳,或者是在大平原上讓他開個過疵,幸好這個時段的車不多,不然以他的車速,算是十分危險的。韓楓卻十分開心,這種速度的快感讓他血脈僨張。
嫣嫣開心的畫完一張城巿速寫,她望着這張信手塗鴉的畫稿還頗滿意,她將它撕下,準備放入夾頁中,才稍一不注意,畫稿就從手上滑落到地上,她正準備彎下腰去拾起,卻讓風吹滑了直往前飄去。
嫣嫣趕緊上前追着畫稿。山上風大,一颳風,畫稿被風揚起於半空中直往馬路上飛,她緊追在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說時遲,那時快,眼見嫣嫣就快追到車道上去了,突然聽見刺耳的煞車聲,而那張畫稿「啪!」地一聲,落在那車子的擋風玻璃前。
咱們的季大小姐真是個反應慢半拍的人,她可沒想到方纔是多麼的危險,她有可能就這麼被車撞了,但她似乎完全沒想到。
她跳到那車前,一把抓住那張畫稿,一臉喜獲至寶的表情──她是找回畫稿了,但是,她可也把車內的韓楓嚇掉了半條命。
他坐在駕駛座上,用怪異驚訝的表情望着這個冒失的女孩。因為若不是他反應夠快,緊急踩了煞車,這個女孩恐怕已成了車下亡魂了。
但誇張的是,這女孩似乎一點警覺性都沒有,完全沒發現方纔她正置於生死邊緣,瞧瞧她正望着一張紙入神,就是那張落在他擋風玻璃上的紙,差點遮住了他的視線。
愈想愈氣,顧不得三七二十一,韓楓跳下車決定好好修理一下這個不知死活的小丫頭。
「喂!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剛纔很危險的口也!」韓楓的語氣可是來勢洶洶,悍得很。
還弄不清狀況的嫣嫣,突然被一個不知哪冒出來的男生給凶了一頓,她着實沒反應過來,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事。
她無辜的望着眼前的韓楓,手中還握著自己找回的畫稿,心底還想:這個男生長得好帥氣──可是這麼凶,真不協調。
韓楓原本火冒三丈,想好好的罵這個女孩一頓,可是這個女孩睜着水靈的大眼睛,一臉無辜的望着他,他方纔的火氣全消了──喔,不!應該說,已被那無辜眼神中閃爍的水波眼神給澆熄了。
但是,他突然又想到,這女孩該不會認出他是「韓楓」所以給嚇獃了吧?
他想進一步的證實,沒想她卻用不大流利的廣東話問他:「你為什麼這麼凶,我有得罪你嗎?」
韓楓聽他這麼一問,立刻證實她並未認出他,又嚴肅了起來。
「剛纔你突然跑到車道上,若不是我提早煞車,恐怕早就撞到你了,你怎麼那麼冒失,不看路就衝了出來?」
嫣嫣這才反應過來,恍然大悟。
「真的嗎?我只顧着撿畫,沒注意車子!真是謝謝你!」她突然來了個九十度鞠躬表示失禮。
唉!誰能對這麼有禮的女孩發火呢?
韓楓覺得這女孩真有趣,於是問她:「你剛纔在追什麼東西,那麼入神?」
嫣嫣想起她追了半天而此刻正握在手中的畫稿,她將畫紙遞給韓楓然後答道:「我就是追這個啦!」
韓楓接過,仔細一看──哇!他露出訝異的眼神,是香港的城景,這女孩畫得真傳神。
「你畫的?」他再問。
嫣嫣點頭。
從沒有人替韓楓畫過素描,但她卻突然問他:「我幫你畫張素描送給你,算是向你道歉可好?」
咦──真新鮮!這可勾起了韓楓的興趣,他立刻摘下偽裝的帽子和眼鏡問她:「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誰嗎?」
這話問得嫣嫣一頭霧水,她怎麼會知道他是誰?
「你這個人好奇怪口也!我怎麼會知道你是誰?我才第1次見到你啊!」嫣嫣覺得眼前的這個男生真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