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寶貝母女雙響炮 第 24 頁


,嫣嫣終於完成她的作品,開心一笑,因為她覺得自己抓住了眼前這人的神韻,她很滿意自己的作品,便將完成的畫給他。 「嗯──畫好了,給你,希望你還滿意。」 韓楓從她手中接過畫一看,訝異的嘴都闔不攏了,哇!她畫得真棒,
作者:葉小嵐 / 頁數:(24 / 0)

但韓楓卻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在香港竟然還有人不認識他──這也算是奇聞了;但換個角度想,這樣不是更好,他可安然的度過一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真的要幫我畫素描?」他開心的問。
嫣嫣點頭,於是韓楓安分的坐下,好讓嫣嫣替他畫畫。於是嫣嫣十分用心的開始替韓楓畫畫。
方纔,這個男生戴着帽子、眼鏡,看不大出他的五官輪廓,但現在,她開始在紙上畫他,才訝然發現他有一張完美的臉,五官明顯俊美,那雙深邃的眼眸像夜空中幽靜的星子般!
課堂上她們畫宙斯的雕像,俊美得無懈可擊,而此刻她畫的是個活生生的人呢!他竟有着如宙斯般完美線條的輪廓,她因此更加用心的畫着。
她作畫時專注的神情深刻的吸引着韓楓,她現在的樣子和方纔少根筋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嘛!
過了不知多久,嫣嫣終於完成她的作品,開心一笑,因為她覺得自己抓住了眼前這人的神韻,她很滿意自己的作品,便將完成的畫給他。
「嗯──畫好了,給你,希望你還滿意。」

韓楓從她手中接過畫一看,訝異的嘴都闔不攏了,哇!她畫得真棒,但他有些懷疑她是否將他美化了。
「好帥,你把我畫得太帥了!」他笑着說。
「你本來就很帥啊!」她笑着說,那不是虛偽的恭維,而是出自真心的恭維。
「你──叫什麼名字?」望着她陽光般的笑容,韓楓想和這個女孩成為朋友。
「我姓季,叫嫣嫣!是從台灣來香港度假的!」嫣嫣大方的自我介紹。
喔──從台灣來的,難怪不認識他。他也大方的向她自我介紹。「我是韓楓,嫣嫣,我可以這麼喊你嗎?」
「可以!」
「我的朋友不多,你願意當我的朋友嗎?」他問。
「我們已經是朋友啦!」她大方的說。
「那我們可以一起約會,一起出去玩嗎?」他問。
約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把嫣嫣難倒了,約會的定義是什麼?她從未和男生「約會」過口也!
「什麼叫約會呢?」她突然問,又是那種少根筋的表情。
韓楓覺得嫣嫣真好玩,他說:「沒什麼──就是一起出去玩嘛?我帶你兜風逛逛。」

「OK!」她答應,至少他看起來不像小阿飛。
「走吧!」
於是,嫣嫣和韓楓兩人上了吉普車,一同遊車河、兜風去了!
韓楓回到半島酒店已是下午的事了,他大搖大擺的像個沒事人似的,就這麼回到酒店,對於那些因為他的失蹤個個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般的工作人員們,他全然視而不見,也不在乎他們的心情。
他現在的心情好得不得了,手中握著嫣嫣送他的素描畫像,和嫣嫣開車兜了大半個香港,他許久沒這麼逍遙自在了。
所以,他現在只想保持這般好心情,不想讓任何人破壞它,而唯一的方法,就是對任何人採取置之不理的方式。
不過,事與願違,他雖可以不理會那些工作人員,但他一走進房間之後,就明白了一件事,有的人他可以置之不理不放在眼底,但這個坐在房內等着他的人,他卻不能這麼灑脫地不理他。
他推開門見到鐘少東正一臉不悅地等着他,他原本飛揚的好心情立刻變得低落。
「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韓楓的經紀人已經火冒三丈了。
面對鐘少東的詢問,一旁的季世千只能偷偷的對韓楓眨眨眼睛,意思是要他自求多福了。
韓楓聳聳肩故作輕鬆的說:「沒什麼,我只是出去散散心啊!」
鐘少東挑挑眉又問他:「一聲不吭的故意失蹤,這樣心情會比較好嗎?」
韓楓緊緊抿着唇,眉頭很自然的糾結在一起。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鐘少東的話,當初他抱著濃厚的興趣進入這一行,根本沒想過會有今日的成就。
但鐘少東幫了他很多忙,可說韓楓的存在,有一半的成就是來自鐘少東。
所以,在鐘少東眼中,韓楓今日的作為實在任性吧!韓楓不語。
「韓楓!」鐘少東喊他。
韓楓定定的望着他,仍然沉默着。
「你進這一行原本就該有心理準備和自我調適的能力。成名的前後,原本就有很大的差別,而公眾人物本來就是沒有自由可言的;但你要知道,你今天的成就不只是你一個人的能力辦到的,看看那些唱片公司的企劃、製作、經紀公司的工作人員、廣告商等等,是他們辛苦地工作將你捧上了天王的位置,你應該心存感激才是。我要求的不多,只要你和我還有合約的一天,我希望你能用認真的態度看待這份事業,好嗎?」
鐘少東一開口便滔滔不絶,每句話都相當的深刻有力,讓人啞口無言。
「你明白我的意思嗎?」鐘少東再問。
「我明白了!」方纔沉默的韓楓總算開口。鐘少東的話很有警惕作用,立即奏效。
「你自己好好的想一想!」鐘少東說完起身準備離開,走至玄關處又轉過身來對韓楓說:「明天的廣告拍攝別再延誤了,別讓你的保母為難!」他指的是季世千。
季世千自韓楓失蹤之後,就忙着張羅着和各單位道歉處理善後,對韓楓來說,他愉快了幾個小時,但對季世千來說,他可是忙歪了。
鐘少東走後,韓楓的表情才緩和下來,季世千替韓楓倒了杯橙汁放在他面前。
「今天辛苦你了,玩得如何?心情好點了吧?」世千的語氣中透着一點酸味。
「好了!別損我了好嗎?直接教訓我如何?」韓楓扮着鬼臉對世千說。
只有季世千在一起時,韓楓才能露出他自己的本性。
「大少爺,你是不是覺得我的工作大輕鬆?」世千無奈的問。
「我保證以後不再犯了嘛!」韓楓舉起手指像童子軍般起誓,一臉正直不阿。
世千眨眨眼,「這一點我不大相信。」
語氣中儘是懷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