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寶貝母女雙響炮 第 27 頁


察覺湘瑜不知想什麼想到出神了。 「湘君昨晚打電話回來,說要和你的美術老師訂婚了!」湘瑜先說比較沒有衝擊性的。 「真的嗎?哇!太閃電了吧!他們進展的還真快咧!有沒有準備什麼時候開始籌備呢?」嫣嫣可是興趣十足,再怎麼
作者:葉小嵐 / 頁數:(27 / 0)

當然是拜媽媽所賜,信用卡真是方便,她買了些衣服、鞋子以及分送給同學們的禮品、飾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別看嫣嫣平時迷迷糊糊,在人情世事上,她可是挺細心的呢!
她在房內將衣物、飾品等一一整理好,這時門外有人經敲房門。嫣嫣輕聲答:
「請進!」
推門而入的是她的湘瑜表姨,嫣嫣一看是湘瑜,立即露出甜甜的笑容,開心的說:「瑜姨,你回來啦!」
「要不要我幫忙整理?」
「不用了。不過明天你可得送我去機場哦!」嫣嫣說。
「那當然囉!」湘瑜十足寵溺的語氣,季家每個人都當嫣嫣是寶貝。湘瑜望着嫣嫣,不知該不該將湘君電話中的內容告訴她。
她猶豫着,心想,嫣嫣總是要知道的,還不如早點告訴她,讓她有個心理準備,能調適自己的心情,不至于回到台灣之後有唐突的不適應。
「瑜姨,你在想什麼啊?」嫣嫣察覺湘瑜不知想什麼想到出神了。
「湘君昨晚打電話回來,說要和你的美術老師訂婚了!」湘瑜先說比較沒有衝擊性的。
「真的嗎?哇!太閃電了吧!他們進展的還真快咧!有沒有準備什麼時候開始籌備呢?」嫣嫣可是興趣十足,再怎麼說,她也算是他倆的媒人吧!
湘瑜不疾不徐的說:「湘君的意思是他們到時請個假,先回香港來和我媽談一談!」
「哦!那我回去可以好好糗一糗湘君阿姨了!」嫣嫣可樂呢!
「嫣嫣,還有一件事想告訴你。」
湘瑜遲疑了約兩秒。
「什麼事?」嫣嫣睜着慧黠大眼望着湘瑜。
「你──媽媽──她要結婚了!」湘瑜好不容易才將這句話完整地說出來。
原本眼眸中泛着光彩的嫣嫣聽完這個消息,那眼眸中的光彩立刻褪去,她的表情有些空洞──在一瞬之間。
「我想──先告訴你可能比較好吧!讓你先調適一下。」
湘瑜的語調十分婉轉。
「媽媽決定什麼時候?」嫣嫣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日子沒定,等你回去吧!」湘瑜說。
「跟我又沒關係,幹嘛等我?」她說得直接坦白。
湘瑜摸摸嫣嫣的頭輕聲的說:「我想你媽咪需要你的祝福吧!」
嫣嫣不再答話,只是低頭機械式的開始將行李默默的收拾好,然後再將飾品分成一袋一袋,貼上送給誰的禮物,對方纔的那件事不再提起。
湘瑜心底一陣心疼,但她沒多說什麼,只是輕輕的拍拍嫣嫣的肩膀。「早點睡吧!」
然後便離開她的房間。但湘瑜知道,今晚的嫣嫣鐵定會失眠了!

※※※

躺在柔軟舒適的床上,嫣嫣果然如湘瑜所料,反覆輾轉難眠,這夜,她是失眠了。
瞪着大眼望着天花板,怎麼也無法闔眼,腦子裡全是湘瑜的那句話,關於媽咪要結婚的事。
其實,媽咪要結婚是件好事,她應該為媽咪高興才對。但不知為何,嫣嫣卻高興不起來,一種複雜的情緒升起。
她從來不過問自己父親的事,她也習慣了自己的身世,十六年來她不在乎自己的生活中沒有父親這檔事,結果──現在媽咪要結婚了,這不正意味着──她就要多了個與自己沒有血緣的爸爸了嗎?
總而言之,她不知如何釋懷這複雜的情緒。
翻來覆去,她怎麼也睡不着,索性坐起身來不睡了,摸黑下床,往客廳走去。
夜半,客廳內只留了沙發邊一盞立燈的微弱燈光,嫣嫣打開冰箱取出一瓶牛奶,然後坐回沙發上開始喝,扭開電視看著。
她並不是很用心的在看,只不過是打發着無聊的時間及漫漫長夜。
「嫣嫣,怎麼還沒睡?」世千在這時才回來。
「你怎麼這麼晚回來?」嫣嫣發現世千的工作真是不輕鬆。
「韓楓的唱片賣了六白金,公司開慶功宴,玩晚了點。你呢?還不睡,明天不是要回去了嗎?」世千邊說邊在她身邊坐下。
「我媽咪要結婚了!」她突然開口,世千愣住了好幾秒,沉默片刻才又開口。
「有點無法釋懷嗎?」世千問她。
嫣嫣無奈,默默點頭。
「人生是很難去預計將會發生什麼事的,我在演藝圈看盡人生的現實,突然覺得什麼都是不可靠的,唯有家人的愛才是最實在的。我想,你媽咪會想再結婚,一定是這個男人十分愛她,才能打破她的心防。她現在可能也跟你一樣,處于不穩定的狀態之中吧!所以她才希望等你回去之後再決定結婚的事。」
世千語重心長的對嫣嫣說。時尚書屋
「真的嗎?」嫣嫣半是疑惑問世千。
世千揉揉她的頭。「表舅什麼時候騙過你?」
嫣嫣這才釋懷的點點頭,露出笑意。
「哦!我差點忘了。」
他從背包中取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物交給嫣嫣,「韓楓送你的!」
「送我?」
「對啊!他說是紀念你們之間的友誼。」

「真好!這趟來香港的確收穫不少!」嫣嫣露出微笑,恢復她原來開朗樂觀的性格。
「去睡吧!」世千對她說。
嫣嫣帶著笑容回房,現在的她應該可以好好的睡一覺了!

※※※

巧然偎在懷遠的懷中,藉由他的體溫讓她感到自在與安然,只有靠在他的懷中才讓她覺得自己是女人。
「怎麼了?」因為她的身子不安的蠕動了一下,懷遠輕聲問她。
「沒什麼──明天,嫣嫣就要回來了。」
巧然擔心的是嫣嫣是否能接受她要結婚的事實呢?
她們母女相依了十六年,突然這一切將要有所轉變了,她有着些許的惶恐不安。
懷遠托起她的下巴,找到她的唇深切纏綿的吻她,吻了好久好久,他才放開她,溫柔摸着她的唇,對她說:
「巧然,無論任何情形,都不會改變我對你的感情,你不必擔心,我會等到嫣嫣接受我為止,好嗎?」
「真的嗎?」巧然問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