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寶貝母女雙響炮 第 4 頁


指! 蒲懷遠身為長子,性格也較為嚴肅,他自小就被訓練成蒲氏接班人,沒有所謂的私生活,他全部的精神都放在工作上,所以蒲懷遠似乎是與遠至企業畫上等號的。 但蒲康遠則不同,他很早就結婚、育子,卻依然不改玩性、交際廣闊,
作者:葉小嵐 / 頁數:(4 / 0)

雖然這麼想,但她還是認真地把他的資料看完──畢竟她要打贏這場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蒲懷遠坐在他的辦公室之內,他什麼都沒做,只是望着眼前的計算機屏幕,看著密密麻麻的數字──千萬別小看這些數字,這就是讓「遠至企業」鞏固的基礎!
蒲懷遠是蒲家第3代繼承人。蒲家第1代,從事服飾紡織發跡;第2代以進出口貿易繼續發展;到了蒲懷遠他們這一代,則是三兄弟各有所長。
康遠的專長仍在貿易、商界;君遠則是行銷企管的專才;而懷遠,他是數字天才,對股票、外匯、期貨都有相當的敏感度。
到了他們這一代,他們三個人的能力已把遠至企業推上了巔峰的位置,目前為止,他們在企業界穩坐龍頭的位置,而他們的名字更是讓人豎起拇指!
蒲懷遠身為長子,性格也較為嚴肅,他自小就被訓練成蒲氏接班人,沒有所謂的私生活,他全部的精神都放在工作上,所以蒲懷遠似乎是與遠至企業畫上等號的。
但蒲康遠則不同,他很早就結婚、育子,卻依然不改玩性、交際廣闊,不過,他有個會交際的妻子──莊心如。莊心如的脾氣不是頂好,所以康遠還算有分寸。
而蒲君遠,是絶對的天之驕子,年輕有為,喜歡他的女人一大籮筐,但他絲毫不為所動。他唯一的偶像大概就是他大哥,如果蒲懷遠是第1有價值的單身漢,那麼君遠則是排行第2。
這三兄弟坐擁雄偉的帝國大樓,各自為政,這是他們遠至企業的坐標,所有人的堡壘!
蒲懷遠的辦公室在頂樓,可望見整個巿區的景色,他這個辦公室,簡直是和大飯店的總統套房沒兩樣,寬敞舒適,在另一道牆之後,是間休息室,他時常以此為家。
看著計算機屏幕,他抓起電話按了幾個按鍵之後便等待接通,待電話的那端有人接起,懷遠低沉的聲音傳過話筒那端。「山米,替我買馬克,還有把英磅都平倉了。注意今晚的匯巿,還有德國重貼現率要公佈了,注意馬克行情,知道嗎?」他交代的夠清楚了。
「是,蒲先生,我記住了,我會注意的!」
「好!謝謝你!」
交代完了公事,他收了電話綫,又把精神移回屏幕,這是他的工作,看來枯燥,但這些可都是讓遠至企業財源滾進的中樞。蒲懷遠的一舉一動,都攸關股巿的起幅呢!
他可是人們所謂的幕後黑手,他的決策可說是牽一髮而動全身!

※※※

季巧然身着一襲駱駝色的套裝,是這一季相當流行的顏色,配上咖啡色的高跟鞋及公文包,她是相當注重儀態的,畢竟這是給客戶的第1印象,馬虎不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走進帝國大廈,季巧然就有一種喘不過氣的感覺,這幢大樓華麗卻不失莊嚴,令人有種全身的細胞都甦醒、不敢懈怠的衝動。
她實在佩服這棟建築物的設計師,把遠至企業的這棟帝國大樓設計得相當有代表性!
當然,巧然也明白能坐擁這棟大樓的人,想必不是簡單的人物;況且,她已經和這人照過一次面了,他那冷峻的樣子的確與這幢大樓十分相配。
這個人不是個容易說服的角色,巧然已經有相當的心理準備,可是,她必須簽下這個案子,不然以後鐵定會被那個死胖子笑翻天。
走到電梯門口,她毫不猶豫進了電梯。看著電梯一層一層的往上升,她的心情也愈來愈緊張,電梯在頂樓打開門,巧然知道面對現實的時刻到了!
年近中年的秘書Lisa是懷遠的得力助手,見巧然來到,立刻對她微笑,客氣地問:「您是季小姐吧?」
「是的。」
巧然以笑容答之。
「容我通報一下!」Lisa說完便按下了對講機,「蒲先生,保險經紀人來了!」
「進來!」對方回答簡明,聲音依舊冷峻。
巧然明白,對方沒有很大的興趣見她。
「季小姐,請進!」Lisa依然和善。
「Lisa,謝謝你!」她明白這些大人物身邊的機要秘書是得罪不起的,最好和她們保持良好關係。
站在門前,巧然伸手握著門柄的同時,也用力的做了個深呼吸,然後推門而入──門內,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感覺是,這間辦公室真大,並且相當豪華。她一眼就望見蒲懷遠那核桃木的辦公桌,及旁邊一整排的計算機屏幕。
他的視線仍在屏幕上,根本不在意來訪何人。和她想的一樣──冷漠!
她走近他的桌前,很鎮定地說:「蒲先生,既然您決定見我了,那麼就把視線停留在我身上幾分鐘,這應該很合理吧!」
這句開場白已經夠吸引蒲懷遠了,來者是個鋭氣十足的女人──他想!
那就如她所願,看她有何能耐!他轉過椅子,抬頭準備瞧瞧這個鋭氣十足的女人,一抬眼,他就愣住了!這不是那天那個女人嗎?心中的疑問表現在他臉上,不等他發問,巧然已開口。「沒錯,我們的確見過面。」
她說話時臉上有股淡淡的笑意,讓人不易對她產生敵意。
「這麼快就來給我帳單了?」他竟笑了!
之前的冷峻全在這一笑之間瓦解,巧然看著蒲懷遠,這個坐擁集團的首領,其實笑起來感覺還挺有男人味的!
「你知道嗎?你應該常笑的,你笑起來臉部的線條柔和多了!」她答非所問。
「謝謝你。我可以看看帳單嗎?」他問道。
顯然,蒲懷遠以為她是為那天車禍之事而來,可見,他不是很仔細聽他秘書跟他說的話。
「蒲先生,你有個很盡責的秘書,不過你卻不太盡責。她向你表明了我的來意,你卻沒仔細聽!」她這麼說有些責怪他的意思。
蒲懷遠詫異的望着她,不管她來意為何,很少有人用這種態度對他說話的。沒錯,他是沒仔細聽。
「那你是?」他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