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寶貝母女雙響炮 第 7 頁


為過,不過癥狀有重、有輕,季蔚然大概就是嚴重的那一種。 「我看你是中毒了,沒工作反而渾身不舒服。」丹尼吐了囗煙之後對蔚然說。 「答對了!丹尼,別讓我閒下來吧!」還有人自己討工作做呢!真是罕見。 丹尼搖頭微笑
作者:葉小嵐 / 頁數:(7 / 0)

創意是廣告是否受到歡迎的要素,丹尼手下有許多愛將,季蔚然就是其中之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季蔚然斜斜靠在丹尼辦公室的沙發上,一副精疲力竭的慘狀,聽見丹尼宣佈的消息之後,更像泄了氣的皮球,一點反應都沒有。
「怎麼?你一點都不高興嗎?」丹尼抽着煙斗。他老愛抽菸鬥,他說這有助於他思考。
「說不高興是騙人的,畢竟我努力了這麼久──」他邊說邊移動身子稍稍坐正了些,然後又繼續說:「可是接下來呢?我要做什麼?一不做事我就全身沒力,好象人生無光一樣,沒意思!」
說季蔚然是自虐型的人,丹尼會舉雙手贊成,但不置可否這是一個好創意的基本元素,他的腦子必須不停的轉動、思考,這樣才會有不停的點子。
這種個性稱之自虐也不為過,不過癥狀有重、有輕,季蔚然大概就是嚴重的那一種。
「我看你是中毒了,沒工作反而渾身不舒服。」
丹尼吐了囗煙之後對蔚然說。
「答對了!丹尼,別讓我閒下來吧!」還有人自己討工作做呢!真是罕見。
丹尼搖頭微笑說:「你先放假吧!來了個新的創意,亞瑟親自挖角來的,那個汽車廣告已經交給那個新角了。」
丹尼對蔚然說。
「什麼人?亞瑟親自出馬?」這下子引起了季蔚然的好奇心了。
「記得去年華人廣告金像獎吧!新加坡的廣告得獎作品之中,有三則廣告出自她手中,亞瑟親自到新加坡挖她過來的。」
丹尼將此人的背景解釋給他聽。
「哇!厲害哦!咱們部門又多添了個生力軍,他什麼時候上班?咱們請他吃頓飯去海喝一下,以後都是好哥兒們啦!」蔚然個性向來海派。
丹尼聽他這麼說並未答話,反而露出詭異的笑容,帶著玩味的表情望着季蔚然。
蔚然不解的看著丹尼問:「你幹嘛這樣望着我?」
丹尼笑着說:「看來她不能和你成為好哥兒們哦!」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什麼意思?」蔚然還是不解。
丹尼笑而不語,蔚然恍然大悟的問:「你是說──她是女人?」
丹尼點頭,肯定了蔚然的猜測。
季蔚然立刻變了臉。有沒有搞錯?他可不管這個女人有多能幹,他只知道女人都很麻煩,他在家裡已經看了一堆女人了,現在又要和女人共事,他可不願意。
況且這個女人一來就接個大案子,什麼意思?給他們這些男人難堪嗎?
他一臉不耐,坐在沙發上不發一語,丹尼看在眼中,臉上仍是笑意,他可不像季蔚然那麼仇視女人。
不過,他卻覺得以後的生活會更有趣,季蔚然和那女人是勢均力敵,丹尼愈想愈覺得有趣。
再看季蔚然一眼,丹尼的笑意更深了,以後可有好戲可看了……
帶著忐忑不安的心,嫣嫣往科任老師的辦公室走去。其實她不喜歡去辦公室,因為她那如夜叉般的阿姨也在那間辦公室內。
回家得看見她,上課又看見她,現在下課又得看見她,嫣嫣怕待會兒季湘君又抓住她教訓她一頓。她不僅剛纔的習題不會寫,連前天的段考她也知道自己考不過四十分的。
要不是容覺生要她到辦公室,她會躲得遠遠的,能避就儘量避!因為──容覺生和季湘君他們兩人的座位正是面對面!
到了辦公室門口,嫣嫣深深吸了囗氣,才硬着頭皮走進去。
季湘君改完了段考考卷,簡直是全身無力。她真不明白,她被封為數學才女,怎麼會有個連方程式都不明白的侄女?
她正在想要怎麼訓季嫣嫣,沒想到一抬眼正巧看見了嫣嫣,這小鬼來的正是時候,她正想問問她腦子裡裝了什麼漿糊?
她正準備開口喊嫣嫣,卻看見她筆直的走向了坐在自己對面的容覺生──咦!怎麼回事?
季湘君瞪大她的眼睛,豎起她的耳朵,用力的看著季嫣嫣!
季嫣嫣當然知道季湘君正虎視眈眈的看著她,但她只有假裝沒看見。到了容覺生面前,她恭敬的問:「老師,找我有事嗎?」
她的聲音有點抖,一則因為湘君的鋭利眼光,一則是因為容覺生是她們的偶像,和偶像說話時多半會緊張的。
容兔生帶著笑容看著嫣嫣,這是他最招牌的笑容。「你很喜歡畫畫嗎?」
嫣嫣點點頭。
季湘君心底則嘀咕:這小子到底想說什麼?
「有沒有考慮過報考美術系?」容覺生直截了當的問。
嫣嫣訝異的望着容覺生,心裡想:哇!老師好厲害,怎麼知道我的心事?
不會吧!叫嫣嫣考美術系?湘君心底打了個大問號。
「你的天分很高,若有興趣可以努力加強術科,明年努力一年可以增加實力,報考美術系應該沒問題。你想不想考呢?」容覺生問她。
「我……我……真的可以嗎?」嫣嫣懷疑自己的能力。
「當然可以,如果你願意,我可以替你加強你的術科啊!」容覺生對嫣嫣鼓勵的笑一笑。
嫣嫣正想一口答應的同時,季湘君卻開口了:「我看你把你的書教好,還有你──把你的數學搞好一點應該比較實際吧?」
容覺生詫異的望着坐在他對面這個新來的數學老師,不明白她怎麼突然插進話來,而且語氣還這麼不友善。
「我想這是她個人的事,與你應該沒什麼關係吧?」容覺生也很不客氣。
這下可把季湘君惹火了,她不甘示弱的回他:「即使和全世界都有關,也和你最不相干;你別一廂情願在那邊慫恿她,搞不清楚狀況的美術老師!」
「我搞不清楚狀況?那她考不考美術系關你什麼事,充其量你不過是數學老師,你管得着嗎?」容覺生鮮少動怒,這回卻破例了。
「當然,我是她表姨!」湘君得意的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