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寶貝母女雙響炮 第 8 頁


之後季湘君必定要大肆抗爭了──一想到這兒,她真是一臉無奈! 唉!傷腦筋啊!! ※※※ 蒲康遠望着滿滿的行程表,他真是忙得焦頭爛額了,偏偏心如今晚還要搞個晚會──真是找麻煩。 他本來該依老婆的吩咐向花店訂花
作者:葉小嵐 / 頁數:(8 / 0)

「那又怎樣?這是她個人的事,她畫的畫是很棒的,也難怪你不懂欣賞,滿腦子只有數字沒有美學概念,真是庸俗啊!」容覺生讓季湘君下不了台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看你才是不切實際的夢想家咧!」湘君的火爆脾氣眼看就要一發不可收拾了……
幸好,此時打了上課鐘,一旁觀戰的季嫣嫣這才鬆了囗氣,戰爭總算可以暫且停止了,她可以脫離現場。
「嫣嫣,你考慮一下我的提議!」
「嫣嫣,快回教室上課!」
兩人都在發號施令,季嫣嫣看了兩人一眼,這兩人正冷眼斜視對方,冷哼一聲各自抱著書從前後門各自離開辦公室。
還停留在原地的季嫣嫣一臉的無辜與無奈──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她也一個頭兩個大,今晚回家之後季湘君必定要大肆抗爭了──一想到這兒,她真是一臉無奈!
唉!傷腦筋啊!!

※※※

蒲康遠望着滿滿的行程表,他真是忙得焦頭爛額了,偏偏心如今晚還要搞個晚會──真是找麻煩。
他本來該依老婆的吩咐向花店訂花,並派人去佈置會場,不過現在這些事只好交給他那能幹的女秘書安妮囉!
「安妮,進來一下!」
安妮是個事業家庭兼顧的新女性,她落落大方地走進來。
「總經理,您有什麼吩咐?」安妮俐落的短髮、黑色的套裝,看來十分乾練。
「我老婆要辦個晚會,你知不知道有沒有花店能佈置大型會場的?替我安排一下。」
康遠問她。
平常各種訊息問安妮應該不難,她像萬事通,可是,安妮也有較弱的一環,花卉──她不懂。
「總經理,您剛好問到我最不熟悉的一點!」安妮老實的說。
「啊──那怎麼辦?我老婆可是再三交代我!」康遠可不想被心如給嘮叨死。
安妮突然想起了一個人──「總經理,請讓我打個電話!」安妮說完就按了免持聽筒的按鍵,然後快速的按了幾個號碼,沒一會兒,電話接通了,話筒上傳來一個溫柔的聲音。「風采您好!」
「妙然嗎?」安妮問。
「是啊!安妮,什麼事?」對方一聽就知道是安妮!
「知不知道什麼花店有替人做會場佈置的?」安妮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等一等。」
對方停了近一分鐘,才又開口。「安妮,你打廿六一──三五四七問花砌坊,他們有這項服務,很棒的。」
妙然回她。時尚書屋
「謝啦!活計算機,拜!」
「拜!」
匆匆結束了兩人的對話,安妮記好了電話,笑咪咪的對蒲康遠說:「OK!我立刻聯絡。」

康遠好奇的間:「剛纔那是誰?」
「哦!我的好朋友,我都叫她活計算機,她在雜誌社工作,信息很多。」
安妮簡略說著,然後便出去聯絡花店了。
蒲康遠也放心了,至少,他做好老婆交代的事。不過,他的腦子裡卻一直記着方纔那個溫柔的聲音。
那聲音教人覺得舒服、悅耳……
安妮打了內線進來,打斷了他的思緒。
「總經理,凱悅飯店雍雅廳對嗎?今晚七點半!」
「沒錯!七點半以前要佈置好!」他和安妮再check一次。
掛了電話也沒空多想,他還得回家接老婆呢!

※※※

嫣嫣和湘君是同時進門的,兩人都一副急急忙忙的樣子。當然急──她倆都急着要向季巧然告狀呢!
不顧季婆婆正問她倆肚子餓不餓,兩人拚命往樓上巧然的房間衝去。
「砰!」地一聲,兩人推開門同時喊:
「媽咪──」
「表姊──」
兩人同時喊巧然,正準備大肆告狀時,卻雙雙張大了嘴,並瞪大了眼睛──因為,她們看到季巧然穿著一件黑色雪紡紗的禮服,合宜地包着她那曼妙的身段,俐落的剪裁看起來十分高雅!
這禮服是湘君去年送巧然的耶誕禮物──來自唐娜.凱倫的設計。
她不僅穿著禮服,還將一頭长發放下讓它垂落在肩下,閃閃發亮;而且還化上平常少見的濃妝!
簡直是──明艷動人啊!
湘君與嫣嫣都看獃了,巧然當然能理解她倆的反應,只好先開口:「你們找我有事?」
本來是有事的,但湘君與嫣嫣兩人卻早忘到九霄雲外去了,忍不住好奇的問:
「表姐──你要去哪兒?」湘君一臉質疑。
「媽──你好漂亮!好象公主喔!」嫣嫣從來沒見過母親這等隆重的裝束。
巧然正想解釋,就聽見季蔚然扯着大嗓門喊着:「老姐,你知不知道停在我們家門口那輛奔馳六百是誰的?」他走進巧然房間一看,表情也同方纔嫣嫣和湘君一樣。
巧然抓起黑色手提包,尷尬的說:「是來接我的。」

「接你的?」三人異囗同聲!
「抱歉,我現在沒時間解釋,等我回來再說!」巧然匆匆下樓。
蔚然、湘君、嫣嫣都帶著疑問見巧然華麗的身影翩然離去──「怎麼一回事?」蔚然問。
湘君與嫣嫣同時搖頭──究竟怎麼一回事啊?

※※※

坐進了這輛停在季家門囗的豪華奔馳六百轎車內之後,季巧然才開始有些許後悔自己的衝動,心底直嘀咕:「你真的是瘋了!不然怎麼會答應這個荒謬的提議?」
是的,巧然必須承認自己是有點瘋了,她想要這張保單想得快瘋了,因為她不想輸給那個胖子,她知道若是她沒讓蒲懷遠簽下保單,那麼她的地位也會動搖。
她無法承受被小人奚落的感覺,所以當蒲懷遠提出建議時,她竟也認真的考慮起來──「我有個提議,算是交換個條件。」
蒲懷遠向她提出竟見。
巧然直覺的問:「你說說看吧!」
「如果你答應陪我出席今晚一個鷄尾酒會,那麼我就答應你會仔細看完你的計劃書。」
他十分認真地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