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寶貝母女雙響炮 第 9 頁


目而舉辦她都不知道的鷄尾酒會! 天啊!季巧然坐在豪華的皮椅上想著:這是我這一生以來做過最荒謬、最衝動的一件事了;而且,現在反悔也已經來不及了,因為,車子已停在凱悅飯店門囗了。 有人替她開車門,但她還未下車,有個人
作者:葉小嵐 / 頁數:(9 / 0)

見巧然不信任的望着他,蒲懷遠接著說:「我保證我不是那種好色之徒,更不是在測驗你的道德感,事實上我是真的需要個女伴參加酒會,而你也需要我跨出第1步,至少先看你的計劃書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天!這個理由太合理、太完美了,讓季巧然完全接不上話,她只能盯着他看,心中想著:這沒損失,只要他肯看,應該會喜歡那個計劃才對!
「你只剩三分鐘時間考慮了。」
蒲懷遠提醒她。
「OK!我答應你!」巧然答應了。
於是,她去了美容院洗頭,把長髮吹得又鬈又亮,回家換了這身禮服,化了妝,穿上黑色高踉鞋,手上拿着黑色小皮包,大搖大擺的坐進了大轎車,現在就要前往大飯店參加一個連為啥名目而舉辦她都不知道的鷄尾酒會!
天啊!季巧然坐在豪華的皮椅上想著:這是我這一生以來做過最荒謬、最衝動的一件事了;而且,現在反悔也已經來不及了,因為,車子已停在凱悅飯店門囗了。
有人替她開車門,但她還未下車,有個人先坐了進來,她一看,是蒲懷遠,他坐進來幹嘛?她想。
蒲懷遠仔細打量了季巧然一下,她現在這樣子與白天看到的差了一百八十度,現在的她看起來較白日裡柔和許多。她放下長髮真美!
她的頸項間和手腕間沒有配戴任何飾品,和他想的一樣,他打開他手中拿着的黑色絨盒,遞到巧然面前。
季巧然被這珠寶盒內耀眼奪目的鑽飾給嚇了一跳,急急的問:「你這是幹嘛?」
「請你將它們戴上!」蒲懷遠客氣的說:「你放心,我只是希望今晚你是最耀眼的,而它們能幫忙你!」
絨盒裡躺着的是卡地亞的鑽飾,有項鏈與手鏈一組,巧然將它們戴好,心底卻不自在起來,有價值昂貴的東西在她身上讓她感覺不自然。
懷遠貼心的送上一句:「謝謝你的幫忙,相信我,待會你會暫時忘了它們的存在!」
於是──他們一起下車走進飯店。

※※※

整個會場的佈置讓莊心如很滿意。其實只是個規模不大的鷄尾酒會,到場的女客多於男賓,因為她想替蒲家最有價值的單身漢介紹對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整個會場都以香檳玫瑰做主綫,感覺柔和高雅,在花束間還綁着銀色的心型汽球,看起來高雅美觀。賓客來得很踴躍,她發了不少邀請函,當然啦!就算不是衝著她的面子,也是為了蒲懷遠而來。
在賓客間穿梭,心如身着一襲銀色連身洋裝,輓着高高的髮髻,一副女主人的樣子。她招呼着這些名門淑女,每個人都稱讚着會場的氣氛好,餐點也棒,心如還請來四人小型樂團在台上現場演唱伴奏。
她得意的笑容掛在臉上,和每個女客聊天,順便物色哪一個人的談吐最適合懷遠,她喜歡這種忙碌,而且她對她的大伯蒲懷遠是又愛又敬,他與康遠是兄弟,但個性不大一樣。
康遠此時正站在角落靜靜的喝着酒,看著這些無聊的人。他只是來交差的,心如交代他好歹也該到場,否則待會兒大哥來他卻不在,準挨罵。
心如的個性其實不壞,只是驕縱了些,而且好表現,其它也沒什麼缺點。康遠不是怕老婆,他只是不想花太多時間和她爭些無意義的事,那太浪費時間與精力,把那些時間放在工作上多好。
心如繞到康遠身邊,看看手錶,有些不耐的瞅着他。「你到底有沒有和大哥聯絡好?他怎麼還沒來啊?」
康遠聳聳肩不做表示。心如正想去打電話,突然看見入口處正緩緩走進一對男女──男的正是蒲懷遠,那麼,在他身邊的女人是誰呢?
一時之間,在場賓客的眼光全投向了正往廳內進來的金童玉女。

※※※

方纔,蒲懷遠對季巧然說不必太在意身上那些貴重的飾品,因為她會沒時間去在意!
原本巧然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是在她輓着懷遠的手臂緩緩走進會場時,她完全明白了他的話,因為正有一堆奇異的眼光向她投射而來。
她忙着響應這些訝異、嫉妒、臆測的眼光都應接不暇了,哪裡還有空在乎自己身上貴重的鑽飾?
是的,所有的人,尤其是那些受邀而來的女人全都一個表情──在那黃金單身漢身邊的女人是誰?
心如也睜大了眼睛看,沒想到蒲懷遠會帶個女人來!康遠則忍不住會心一笑:大哥!真有你的!他想。
音樂仍然在室內流動着,蒲懷遠刻意湊近巧然的耳邊輕聲的說:「沉着一點,全看你的了!」
這個親昵的小動作羡煞那些眼珠子快掉出來的女人,巧然只好認了,既來之則安之吧!她微微一笑,那笑容是美麗懾人的!
他倆緩緩踱向康遠夫婦,蒲懷遠要讓心如知道,他不必她費心替他物色對象,站定在康遠夫婦面前,尚未正式介紹,這兩個女人已認出彼此。
這正是那天車禍時彼此照過面的女人!她倆心中同時想著。
「她是季巧然,我的女伴!」懷遠向康遠夫婦介紹。
「這是我二弟蒲康遠和他的妻子莊心如。」
蒲懷遠禮貌周到。
巧然向他們微笑,「你們好!」
她不多說話,保持氣度與神秘,因為女主人心如的臉上已表現出對她的不屑,巧然因此更端起了架子,側臉望着懷遠,帶著迷人的微笑對他說:「我有點餓了,陪我吃點東西好嗎?」
「當然。」

懷遠輕扶着巧然的腰,兩人一同去用餐。蒲懷遠一臉體貼,而巧然則用醉人的笑容迎之,這種畫面教人不想把眼神移開……
兩人選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用餐,懷遠對她說:「謝謝你的配合!」
「別忘了我是在商言商!」巧然給他一個微笑。
「等我看完你的計劃書,我會主動跟你聯絡。」
懷遠給她一個承諾。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